🏡
PTT小說網
x
    獅坎王的話很快傳入冰族和星妖蠻的耳中,各族諸王疑惑地看看方運,看看人族的大學士和大儒,都猜不透發生了什麼。

    一些妖蠻想要假意攻擊方運,但什麼都沒看到。

    「有意思……」冰同拿出黑珍珠,向上輕拋並接住,眼睛卻盯著方運。

    人族的大學士與大儒卻好像完全不在乎外界的變化,一心一意閱讀眾聖經典。

    「你們看,方運有變!」

    一頭妖王喊過後,所有人緊盯方運。

    之前方運的身體一直在顫抖,像是請了仙神上身的巫婆,但現在身體抖動越來越輕微,明顯有停下的趨勢。

    一些妖蠻或冷哼,或在心裡咒罵,本以為方運會倒大霉,沒想到竟然挺過去了。

    人族的大學士與大儒們大喜,連帶誦經的聲音都挺高了許多。

    獅坎王譏笑道:「別高興的太早,看他那副樣子,就算活著,沒有數個月的時間也別想恢復!」

    「說的沒錯,只要蕭葉天也受傷,人族將無人能問鼎寒君之位。」

    「看來咱們多心了,根本就沒要必要來。這冰宮山刻痕本來就是遠古之物,乃是冰族先祖所留,即便是半聖的分身抵達此地也無法參透,更何況區區一個大學士!」

    「這冰宮山刻痕若是如此容易就參悟,早就被冰族破解!」

    「我們冰族至今都不知道這些刻痕的真正意義,不知道是文字還是精神烙印,或者只是上古先祖隨手為之,他一個人族就想壓過我冰族這些年的所有努力?可笑!」

    「走吧,沒必要看了!」

    「不,再等等,總要看看人族虛聖倒霉的樣子!」

    「哈哈哈……」

    眾多妖蠻和冰族肆無忌憚大笑起來。

    又過了十幾息,方運停止抖動,手從石壁上滑落,身體一歪,就要摔倒。

    顏寧逍眼疾手快,伸手托住他。

    「方虛聖,你怎麼了?」顏寧逍緊張地詢問,其餘大學士也急忙圍過來噓寒問暖,心疼地看著方運。

    此刻方運雙唇乾裂,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正眯著眼,好像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用極低的聲音道:「沒……事……就是……太累了……」

    但是,顏寧逍根本不相信他的話,這位大儒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方運此刻體內的生命氣息只比螞蟻強一些,那些風燭殘年的老人便是這等樣子。

    更何況,方運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他可是大學士!

    「唉……」

    顏寧逍輕嘆一聲,外放才氣凝聚天地元氣托著方運,然後腳踏平步青雲,徐徐向人族大營飛去。

    此刻人族大營的人還在繼續誦讀經書,不過一些人已經感受到細微的變化,現在誦讀眾聖經典的效果正在緩緩消褪。

    那些妖蠻看了一眼方運,陸續會各自的營地。

    在顏寧逍以才氣托著方運路過冰同的時候,冰同突然輕輕動了動鼻子,問:「方虛聖,這冰宮山刻痕到底是什麼?」

    方運嘴角浮起一個細微的弧度,並沒有回答。

    一個冰族妖王朗聲道:「冰同,你別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這冰宮山刻痕乃是十寒古地的未解之謎,連人族半聖分身都無法解讀,他區區大學士何德何能勝過半聖?」

    冰同也不理會那個人,不斷向上拋著黑珍珠又接住,目送方運遠去。

    等方運遠離,冰同左手接住黑珍珠,右手露出「X」字黑色符號,然後按向石壁。

    人族陸續停下誦讀眾聖經典的,一些人悵然若失,因為如果繼續誦讀下去,自己收穫會更大,文膽或文位有可能晉陞。

    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裡,已經有七位進士晉陞翰林,六人文膽晉陞一境,甚至還有一位翰林已經在晉陞大學士。

    一些年輕的讀書人自信滿滿,今年若參與科舉,必然高中。

    「方虛聖回來了!」

    眾人看著從天空徐徐下降的方運與顏寧逍,十分緊張。

    顏寧逍覺察眾人的情緒不對,微笑道:「諸位稍安勿躁,方虛聖只是參悟冰族石刻導致體力透支,靜養幾日便會恢復正常。你們繼續安營紮寨,不可馬虎!」

    眾人這才放下心,繼續做事。

    但是,還有一些人並不相信顏寧逍的話,但又無能為力,只能懷著心事離開。

    顏寧逍的大帳已經搭建完成,他托著方運進入,讓方運躺在大帳之中。

    這座大帳上下和四方都置放十寒古地特有的暖石,保證大帳內溫暖如春。

    給方運蓋上被,顏寧逍低聲道:「方虛聖,您先在此休息,不用擔心寒君之事,我們會妥善處理。」

    顏寧逍又囑咐了兩個侍女,緩步走出帳篷,關上帳篷的門帘,然後突然快步擠疾走,同時傳音給在人族的所有大儒與大學士。

    不多時,在人族的主帳之中,所有大學士與大儒齊聚,除了方運。

    六位大儒排成一字坐在地面的蒲團上,其餘大學士分列兩側。

    顏寧逍黑著臉道:「此事老夫有錯,當時理應阻止他。不過,事已至此,責怪他人無用。方虛聖的氣息你們也能感應到,現在老夫可以斷定,方虛聖已經無法參與爭入冰宮,我等已經無法在第一天進入,甚至可能會等到最後一天才有機會進入。接下來的生滅之戰爭奪寒君,我不準備讓他出馬,從現在開始,我們顏家的使命由爭奪十寒君王改為保護方虛聖!」

    顏家眾人輕輕點頭,並沒有因此而反對顏寧逍或反感方運,在他們看來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十寒古地可以放手,但方運不容有失。

    「且慢!」蕭葉天開口說話。

    「葉天,此時說話要慎重。」顏寧逍和顏悅色道。

    一些讀書人本來還沒意識到,但聽完顏寧逍的話立刻明白,這蕭葉天定然是想報復方運。

    蕭葉天微微一笑,道:「寧逍先生,您放心。不過,您似乎忘記了,在方虛聖駕臨前,十寒古地讀書人一致認為在下可擔當爭入冰宮和爭奪寒君的重任。方虛聖既然在人族危急關頭私下外出遇到意外,那我們便當他不在這裡,一切按照原本的計劃行事。」

    「蕭大學士請注意用詞,事實並非是方虛聖私下外出,他的出行獲得我們六人一致同意。」顏寧逍收斂笑意,面色變得冰冷。

    「好,那他便不是私下外出,而是為了一人之欲不顧後果,讓人族陷於危難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