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人在說話,顏寧逍一伸手,讓大帳內靜下來。

    數十雙眼睛盯著方運。

    方運並沒有看向任何一個人,而是睜著眼睛,望著正上方,雙目雖然明亮,但卻好像失去焦點,有些空洞。

    數息后,方運的雙眼上浮現淡淡的白霧,那是才氣與天地元氣交織形成的現象。

    突然,顏寧逍眉頭緊皺。

    顏寧逍暗中給大帳內的所有人傳音:「先出去,等他能開口再來探訪!」

    眾人躡手躡腳離開大帳,就見外面竟已經匯聚上萬人,在重重營帳間,還有更多人向這裡走來。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期待與擔憂。

    附近的衛兵不敢大聲喊叫,只能把長矛橫在胸前,低聲阻擋來人,避免打攪到方運。

    在場的人偶有竊竊私語,但大都沉默不語,也怕打擾到方運。

    顏寧逍深吸一口氣,傳音給全人族:「方虛聖已經清醒,看樣子並無大礙,無須擔心。他現在需要靜養,諸位不要聚集喧嘩,請繼續做事。」

    眾人陸續離開。

    顏寧逍等六位大儒和一些大學士站在門外,沒有離去,低聲議論。

    「方虛聖的生命氣息正在恢復,看來不會有生命危險,這便好。若是他在十寒古地有個三長兩短,我等只能去聖院負荊請罪。」

    「是啊,能醒來就好,至於接下來的生滅之戰,我等努力便是!他做的已經夠多。」

    「不過,你們有沒有發現方才他眼中閃過的一抹金光?」

    「你也見過?當時我以為是錯覺,現在看來是真的。」

    「哦?我未曾看到。」

    「都誰看到了?」

    許多人輕輕點頭,而顏寧逍等幾位大儒都點了點頭。

    荀平洋笑道:「方虛聖參悟冰宮山刻痕既然未死,氣息還在恢復,眼中又有異象,怕是得到好處!」

    「不錯!方虛聖畢竟與古妖一族關係匪淺,他能從冰宮山刻痕中得到一些好處也理所當然。」

    「冰族說什麼自己是古妖的後裔,說他們都參悟不透,方虛聖更無法參悟,現在想來殊為可笑。妖蠻是古妖的子孫後代,豈不是說妖蠻比冰族更親近冰帝冰祖?」

    「不錯,就是這個道理。這種事情,要有運氣和機緣,但更需要智慧。妖蠻冰族運氣好,但智慧嘛……我就不細講了,給它們留一份薄面。」

    「方虛聖既已得到好處,即便此次重傷在身無法參與爭奪十寒君王,一旦回到聖元大陸,必然能更上一層樓。」

    「冰族曾經推測過,這冰宮山的刻痕,應該記錄了十寒古地的歷史。對當年來說那是歷史,但對現如今的各族來說,那相當於上古秘辛!若知曉十寒古地的成因,加上方虛聖對古妖一族十分了解,就算這次無法爭十寒君王,三百年後下一次古地生滅,我人族也必然會捲土重來,甚至可能爭得第一寒君之位!」

    「不錯!這個消息非常重要!本人以聖院十寒古地分院掌院、人族大儒、顏子世家家老和刑殿隱院正之身,正式宣布,除非聖院眾議開禁,除非四聖親自問詢,否則禁止向任何人泄露這個消息!所有人即刻起誓!」

    在傳音前,顏寧逍就外放文膽之力,隔絕內外,從外面看去,所有人都一動不動,處於顏寧逍外放文膽之力之前的狀態,更聽不到眾人的話語。

    顏寧逍在說話的過程中,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枚黑黝黝的神鐵印鑒,上面散發著淡淡的聖道氣息,乃是半聖親自加持,而且是上一任東聖王驚龍的氣息,不可能作假。

    聽到「隱院正」的三個字,眾多大學士身體一震,但隨後釋然,顏寧逍畢竟是顏子世家的重要人物,在刑殿兼任其他職銜不足為奇,只不過之前他從未透露。

    隱院正是聖院為了行事方便而安排的職位,主要是挑選一些值得信賴的大儒,給予他們這個不為人知的身份,在關鍵的時刻能起到作用。

    比如人族危難之際,有人不聽號令,即便是大儒都難以轄制,這個隱院正的身份便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在危急時刻違反隱院正的命令,那便不是對抗刑殿的罪名那麼簡單,必然會被刑殿以逆種罪名抓捕,然後嚴查並懲罰。

    宗家大學士未來,但其中幾位與宗家交好大學士本來懷著自己的小心思,現在全都拋掉心中所想,不敢有任何僥倖。

    事情一旦泄漏,引發意外,方運若恢復力量他們必然倒霉,若方運受創,聖院必然會找替死鬼,他們更倒霉。

    不多時,眾人散去,而顏寧逍與顏家的大學士守在大帳外,靜靜等待。

    又過了一日,顏寧逍正在閉目修習,吐納虛空,雙目突然睜開,上空瞬間凝聚出一團百丈方圓的白雲,雲中有淺藍色的閃電,但剎那后,白雲與閃電盡皆消散。

    冰帝宮外的各族諸王向顏寧逍所在的方向望來。

    附近的人族大學士也被驚動,大儒一念能改變小範圍的天氣,可顏寧逍這麼做並無必要,看來是遇到小小的意外,沒能控制住力量。

    顏寧逍掀開門帘,快步進入帳篷之中,眾人恍然大悟,是顏寧逍感應到裡面的方運有移動,導致力量稍稍失控,畢竟他只是新晉大儒,難以徹底掌控大儒力量。

    進了帳篷,顏寧逍看向方運,微笑道:「方虛聖,你這次總該算是醒來了吧?」

    方運眨了眨眼,漆黑的眸子中透著極淡的笑意,張口道:「唔……唔……」竟然無法說出完整的話。

    顏寧逍急忙道:「你意外受創,不便說話,以才氣凝音即可。」

    方運眨了眨眼,但隨後輕輕晃了晃腦袋,表示無法才氣凝音。

    顏寧逍急忙伸手給方運把脈,問:「你感覺如何?你也通讀過醫家經典,對自己身體的情況很清楚。若是感覺身體有較重的病情,一直睜著眼睛;若並無大礙,休養后便會好起來,眨一下眼。」

    方運輕輕眨了一下眼,顏寧逍長長鬆了口氣,道:「你脈象並無異處,你自身氣息比昨日又增加數倍,身體明顯好轉,加上你自己也這麼說,看來不會有大礙。十寒古地幸甚,人族幸甚!」

    顏寧逍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