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凝冰上前一步,望著方運,眼圈發紅,大聲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兩軍陣前,羞辱大將,任何統帥都不能做這種動搖軍心之事啊!方虛聖,還望您大人有大量,饒過葉天這一次吧!他與您之間不過是口舌之爭、意氣之爭,並沒有深仇大恨啊。更何況,您現在身體虛弱,接下來爭奪十寒君王,葉天能助您一臂之力,幫人族奪得寒君之位。沒有了葉天,人族等於失去一條手臂啊!」

    又有一位宗家大學士走上前,道:「之前我等狀告方虛聖,但心有慈悲,所以答應在方虛聖病好之後懲罰,現在,我等希望方虛聖和諸位大儒在爭奪十寒君王之後懲罰蕭葉天。諸位也看到了,蕭葉天並非是不認罰,只不過我等認為,此刻處罰一位至關重要的大學士,乃是自相殘殺!」

    這一番話說得四平八穩,一眾支持方運的人竟然也無法反駁,之前為了幫助方運,大儒們使用了緩兵之計,利用方運的病情拖延,現在宗家同樣使用這種手段,若是強行懲罰蕭葉天,未免有些太過。

    宗家無恥,但各家的大學士如非必要,不會把事情做絕。

    荀平洋道:「這蕭葉天無病無災的,身體比尋常大儒都強壯,現在懲罰也無妨。你們說動搖軍心,但子曰知恥近乎勇,方虛聖又說過知恥而後勇,若能讓蕭葉天知道自己的過錯與恥辱,遵從孔聖之言,必然能奮發圖強,力爭十寒君王。若是不懲罰,讓他有了僥倖心理,恐怕會得過且過。」

    這話雖然有道理,可許多人覺得並沒有完全駁倒宗家人,還是宗家人說的比較有道理,既然方虛聖可以被延後懲罰,那以蕭葉天的身份和作用,也應該延後懲罰。

    孟靜業道:「老夫有一言,如鯁在喉,不吐不快。乍一聽,你們說的很有道理,同樣是懲罰,為何不能同樣延後?事實是,方虛聖並沒有犯錯!方虛聖的的確確從冰宮山中得到好處,有助於人族進入冰帝宮!所以所謂的懲罰也罷,推遲懲罰也罷,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我們能懲罰一個完全正確的人嗎?顯然不能。整件事,自始至終,犯錯的只有蕭葉天一人。你們把正確的方虛聖和錯誤的蕭葉天放在一起,混為一談,不僅可笑,而且大錯特錯!」

    聽完孟靜業之言,許多人恍然大悟,紛紛點頭,這件事的本質是對與錯,並非是否要推遲懲罰,怪不得人家是大儒,絲毫不被宗家的詭辯所影響,自己卻差點被宗家人說服。

    被孟靜業一言揭破,宗家上下頓時鴉雀無聲,跟大儒爭辯,必然會陷入越辯越輸的困境。

    蕭葉天面色泛著又羞又惱的潮紅,此刻心中不僅憎恨方運,也連帶恨上孟靜業,並且恨上一切幫方運說話的人。

    堂堂人族大學士,十寒古地人族第一天才,一代四大才子候選,竟然在雪地中光著上身站立如此久,僅僅如此,就已經是極大的羞辱。

    宗凝冰長嘆一聲,道:「眾聖教導人族當用仁義對待同族,可如今看來,恐怕只有方虛聖能得『仁義』之道。我們也不爭了,請方虛聖決斷,若是您棄仁絕義,我們也無話可說。」

    全場嘩然,眾多讀書人紛紛指責宗凝冰。

    仁義不僅是儒家聖道,也是普通人即便做不到也應該嚮往的目標,仁義看似無比空泛,但實則非常具體,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人與事之間的聯繫,都跟仁義有關。

    若不提仁義,只談法令,那就是把所有人當成士兵,而且是毫無感情的傀儡士兵。

    所謂仁義,是受人族的「心」決定,涉及到人的情感。

    人族各家大儒已經有了共識,若人族真的做到棄仁絕義,結果必然是天下大亂,絕不可能是一個井然有序的世界,因為法家最昌盛的秦朝就曾經有少數法家人暗中實行棄仁絕義、去喜去惡,妄圖以法理來消滅人族的情感和慾望,建立一個完全被律法控制的社會。

    但事實證明,人族終究不是畜生或傀儡,人族需要感情,根本無法在只有律法沒有仁義情感的社會生存,於是揭竿而起,導致秦朝滅亡。

    以致於現在聖元大陸已經沒有極端的法家人,因為妄圖重蹈覆轍的法家人早就被人族淘汰。

    現在聖元大陸的法家已經有一個共識,雖然律法至上,但仁義教化的確能讓人減少違法的行為,宣揚仁義也的的確確能讓人向善、遵守秩序。

    仁義道德與其說是束縛人族,不如說是防止人族崩潰,給予人族心靈上的安全感。

    人族經歷過很多不講仁義道德的時期,比如那些戰亂時期,而所有人族都想遠離那種時代。

    在聖元大陸,說一個人棄仁絕義,那便等於罵對方不是人。

    只有妖蠻不講仁義。

    「請方虛聖明鑒!」宗家眾多人齊聲行禮。

    方運靜靜地掃視宗家人,最後目光落在蕭葉天的後背,緩緩開口。

    「仁義道德,關乎我們的內在,往往決定我們應該去做什麼;除了仁義道德,我們還有律法,律法則關乎我們外在的言行,往往會約束我們不應該做什麼。我例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看到一輛馬車翻車,貨物四散,我們若不聞不問,律法無權判定我們有錯,無善也無惡,是平常之人;若是我們去幫助車主收集貨物,那便是行善,這不是律法讓我們做的,這是由我們心中的仁義道德決定。若我們自己遺失物品,第一個念頭會是什麼?自然會希望他人行善,希望他人有仁義道德。我們可能也會違背仁義道德,但我們需要的是以後改正,而不是選擇放棄仁義道德。所以,本聖不會棄仁絕義。」

    不等眾人有所思索,方運繼續道:「很多時候,僅僅講仁義道德還不夠。馬車翻車,貨物四散,往往會伴隨哄搶,這時候,罵哄搶之人不仁不義卑劣無恥有用嗎?毫無用處,因為他們本來就無恥,不僅違背道德還違背律法。那麼,這種時候我們應當如何?懲罰他們!」

    方運說完,張口吐出一道金光,劍化龍,龍化鞭,在半空劃過優美的弧線,狠狠抽在蕭葉天的脊背。

    啪!

    清脆的聲音炸響,蕭葉天慘叫一聲向前撲倒,背後從右肩到左腰出現一條一掌寬的醒目鞭痕。

    紅如雞冠,形如蜈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