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鼠隱王輕嘆一聲,道:「其實,當時我並不同意撕毀協議,只是要和你們四位共進退,不得不同意。萬一方運……月皇殿下從冰宮山中得到更多的古妖傳承,可以在冰帝宮中操控冰帝侍衛,那七十萬人族都可能生存下來!從此以後,即便人族沒有佔據第一寒城,也會成為十寒古地誰都不敢招惹的大族!」

    「冰帝宮是什麼地方?冰帝侍衛個個都是古妖巨人,豈會聽從方運一個外人的命令?他在冰帝宮的待遇,最多與那些冰族大妖王等同,僅此而已。更何況,看他那樣子就知道,冰宮山刻痕定然蘊含龐大的力量,他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慢慢吸收。」

    「不錯,若他現在真的有強大的力量,就不會只是關門開門,而是把我們全都逼出冰帝宮。他應該只是通過冰宮山刻痕,獲得與冰族相似的身份而已,我們無須自亂陣腳。」

    「我們只要派個人去道歉,然後做出一定讓步,便可重新締結協議。畢竟冰帝宮中危險重重,我就不信他們人族不需要我們星妖蠻!」

    說話間,在場的所有星妖蠻望向狐璃。

    「我要臉。」狐璃冷聲道。

    五頭大妖王面色無比難看,狐璃實力不高,但論身份比大妖王高,只不過離開第七寒城到了這裡,狐璃只剩虛職,反而要低大妖王一頭。即便如此,五頭大妖王也不能拿狐璃怎麼樣。

    一個大妖王使了一個眼色,於是眾多星妖蠻開始苦口婆心勸說狐璃。

    不遠處的冰族反應最大,甚至比痛恨和畏懼方運的血妖蠻更加激烈。

    那些冰族全都在討論方運為何得到冰族傳承、為何能控制冰族正門以及如何奪回這些力量。

    以至於沒人在乎現在可以挑戰人族。

    冰帝宮正門完全敞開,同一時間可以進入的人數遠遠超過以前半掩的時候,更遠遠超過兩側的側門。

    現在,每一息進入冰帝宮的人超過百人,照這樣下去,最多一個時辰,所有人族都會進入冰帝宮。

    足足過了一刻鐘,各族才開始考慮要不要爭入冰宮,搶奪獲得進入正門的機會。

    一開始是各族在內部商議,幾乎得出相同的結論。

    第一寒城與第二寒城沒有必要冒風險與人族戰鬥,其餘各城若想以一敵三取勝,要麼動用準備爭奪十寒君王的天才妖王,要麼動用碎冰妖王。

    若動用天才妖王,就算能勝過三個人族大學士,也必然會受傷,影響十寒君王的爭奪,更何況人族大學士的實力並不弱於各族妖王,尤其這些人族大都是亞聖世家之人。

    若用碎冰妖王,一次挑戰也只能殺死一個大學士,根本無法連勝三人進入正門。

    為了防止車輪戰,一旦挑戰失敗,被挑戰的一方可以選擇停戰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后其他人才能再次爭入冰宮。

    就人族目前的速度來看,各族只能兩次機會挑戰。

    各族都清楚,就算挑戰成功,方運若是關閉正門,也和失敗毫無區別。

    各城各族的人想了想,開始聚在一起傳音商討,結果談著談著差點打起來,因為每座寒城都不想出人,都希望其他寒城與人族爭入冰宮。

    時間慢慢過去,當進入冰帝宮的人族過半后,一個婀娜的身影走向方運。

    附近的人看清那人,紛紛給狐璃讓道,許多讀書人用曖昧目光看向狐璃和方運。

    在讀書人看來,人族和蠻族發生一段情緣可以理解,甚至和妖族都不算什麼。

    畢竟,歷代有不少半聖或大儒俘獲蠻族女子的芳心,市井之間偶爾流傳某位半聖或大儒與蠻族私兵發生過更親密的關係。

    一身白裙的狐璃走到方運身前,彎腰屈膝失禮,道:「奴家狐璃,見過月皇陛下。」

    方運眨了一下眼,沒想到狐璃對自己的稱呼竟然由「殿下」改稱「陛下」,這等於承認她地位不如自己。

    「有事就說吧。」方運淡然道。

    狐璃那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晃動,她低著頭,不敢看方運,數息后,才低聲道:「我族大妖王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希望能與人族盡棄前嫌,重修舊好。」

    「在開門之前,兩族已經棄掉前嫌了。」方運不冷不熱道。

    狐璃輕咬下唇,道:「我們願意拿出你們人族需要的神物,作為補償。」

    方運道:「聽說你曾經反對他們?」

    狐璃輕輕點頭。

    「那你為何現在要替他們說話。」

    「奴家……終究是星妖蠻,終究是生在第七寒城。」

    「那你就不是月神的信徒了?你就不把我當月皇了?」

    「奴家……知錯,請月皇懲罰。」

    附近不論男女,只要聽到狐璃傷心欲絕的話,全都充滿同情心,恨不得跑到方運面前替她求情。

    但是,方運卻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這種事,有第一次必然會有第二次。我可以原諒你們的錯誤,但我不會給予你們再次犯錯的機會!你回去吧,我絕不會讓人族與你們再次簽訂合作協議。你們,辜負了本聖,不配與我人族聯手!」

    「月皇陛下,懇請您給我們一次機會!」

    狐璃說著,徐徐跪下,白色的長裙緩緩鋪在地上,猶如柔軟的荷葉。

    附近嘆息聲聲,除了六位大儒和方運,所有人族都為狐璃感到惋惜。

    方運堅定地道:「你們不是嫌棄我們人族是累贅嗎?那我會讓你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累贅。至於再次合作之事,想都不要想。不過,我終究是月皇,總不能看到星妖蠻走投無路。這樣吧,我需要一支星妖蠻私兵,數量在兩千左右,可以一直跟隨我,如果可能,我會把它們及其家人一起帶到聖元大陸。在人族完全進入冰帝宮前,你們有時間挑選兩千私兵,去吧。」

    狐璃又跪了數十息,見方運毫無反應,只得起身謝過方運,然後回到星妖蠻大營。

    人族的大學士或大儒與方運交談,稱讚方運做的好,不僅堅守人族絕不與叛徒合作的底線,又沒有拋棄月皇的責任,同時為人族平添一支極強的私兵營。

    半個小時剛過,就見以狐璃為首的一支星妖蠻大隊走向人族,除了狐狸,還有四頭妖王,其後便是各個部族的兩千星妖蠻,成雙成對,最後則跟著五千餘幼小的星妖蠻,陪伴它們的老年星妖蠻不足一千。

    方運輕輕點頭,心道星妖蠻也挺聰明,知道分散風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