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族還在爭吵哪一城阻撓人族,而血妖蠻則緊盯人族與星妖蠻。

    對十寒古地的血妖蠻來說,星妖蠻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看到近萬人的星妖蠻大隊加入人族,眾多血妖蠻沉著臉。

    星妖蠻隊伍的最前面,狐璃猶如一朵幽谷百合,走到方運一丈外,徐徐下拜,用標準的人族語柔聲道:「奴家狐璃,今日起便將餘生獻於月神,侍奉月皇陛下。」

    狐璃跪拜,其餘所有星妖蠻全都跪下,靜靜地看著方運。

    「都是自家人,起來吧。」方運坐在輪椅之上,輕輕點頭,並沒有去看狐璃,而是掃視那些星妖蠻。

    狐璃是聰明人,聰明人不需要防備,但那些星妖蠻未必聰明,一旦做出蠢事,更令人防不勝防。

    方運目光掃過每一個星妖蠻的面龐,記住它們臉上的每一個細節,能從他們的神色和眼神中看出他們此刻大概的情緒。

    星妖蠻並不善於隱藏情緒,除了狐族。

    兩成的星妖蠻充滿感激與敬畏之情,可以先進入冰帝宮讓他們感激,而月皇的身份讓他們敬畏。

    五成的星妖蠻只有敬畏,沒有感激。

    兩成的星妖蠻神態冷淡,既不感激,也無敬畏,心中有怨氣。

    最後一成星妖蠻要麼蠢得猶如白紙,要麼城府毫不遜於人族。

    「謝月皇陛下!」

    狐狸說完,所有的星妖蠻齊聲道:「謝月皇陛下。」隨後,所有的星妖蠻起身。

    「等等!」一聲大喝從血妖蠻所在傳來。

    方運循聲望去,大妖王獅坎高懸半空,怒目而視。

    方運冷漠地看著獅坎王,還記得在自己參悟冰宮山刻痕之時,這頭獅坎王妄圖偷襲自己,但被人族誦讀眾聖經典的力量震懾,這要多虧了自己吞海貝中的那件人族寶物。

    「方虛聖,你可知道,星妖蠻與我血妖蠻是世仇!你若妄圖包庇這些星妖蠻,那便是與我血妖蠻不共戴天!」

    「我們人族和你們血妖蠻也是夙敵!」方運淡然道。

    獅坎王掃視人族,本以為發出恐嚇后,人族會驚懼或擔憂,但是,所有讀書人看向它的目光都充滿冷淡和輕蔑,完全不把它這頭堂堂的大妖王放在眼裡。

    獅坎王強忍憤怒,道:「每次進入冰帝宮,我們血妖蠻與星妖蠻一旦相遇,必然會拚死而戰,這是先祖的遺命。但是,歷代十寒古地的血妖蠻很少在冰帝宮與你們人族不死不休。你們現在若庇護這些星妖蠻,便等於逼我們兩城血妖蠻在冰帝宮中全力對付你們人族。」

    「是一城加上大半城的血妖蠻。」方運道。

    眾人一愣,立時想起,之前方運與星妖蠻聯手,殺死許多血妖蠻,同時逼得眾多血妖蠻四散,凍死許多。

    獅坎王深吸一口氣,道:「人族,你們現在要麼趕走這些星妖蠻,要麼做好與我們血妖蠻全面開戰的準備!」

    宗家眾人相互看了看,宗凝冰正要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喉嚨被無形的力量堵住,隨後他看到,大儒顏寧逍正望著他,猶如一頭上古凶獸,隨時可以將他連皮帶骨吞個乾淨。

    隨後,包括蕭葉天在內,所有宗家人都發現自己無法說話,但又無法與顏家當眾翻臉,只能憤憤不平地看向方運。

    方運似是有所察覺,掃了一眼宗家,然後又向顏寧逍輕輕點頭,未等說話,狐璃輕聲哀求。

    「月皇陛下,奴家請求您不要趕我們離去。我們選擇歸附您,已經引發我族眾怒,現在若是回去,奴家必然會被剝奪月神祭司之位,我身後的同胞也會遭到懲罰。」

    方運心知這狐璃的話半真半假,她得罪許多星妖蠻是真,但受到嚴懲卻未必。

    方運輕嗯一聲,道:「你們已是我的私兵,除我之外,無人可讓你們離開。至於那頭蠢獅子的叫喚,你們就當沒聽到。」

    「好!好!好!今日之事,本王記下來!」獅坎王怒吼一聲,飛回血妖蠻答應。

    方運則傳音給狐璃,道:「你找個手下告訴星妖蠻,血妖蠻極可能想在冰帝宮中把星妖蠻一族一網打盡,你們在我這裡,讓他們難以一盡全功,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為何獅坎王為何如此氣急敗壞。」

    狐璃面色微變,急忙讓一頭妖王前去星妖蠻答應報信。

    「以後,你來推我的輪椅。」方運道。

    「奴家聽令!」狐璃上前代替顏懷始,站在方運身後,兩手握住輪椅後面的把手。

    「月皇陛下您的氣息比前些日子強了許多,看來恢復實力指日可待。」狐璃道。

    「你不用安慰我,我很清楚自己身體的狀況,除非我回到聖院,得聖氣洗滌,否則沒有一年半載無法恢復實力。」方運道。

    「您也不要灰心,冰宮山畢竟是冰帝甚至冰祖遺留,至少是一位大聖的力量,您能逐漸恢復,已經是萬界罕見的幸運。您放心,有奴家與四頭妖王在,敵人絕對無法靠近您。」狐璃道。

    方運點點頭,繼續坐在大廳門口。

    狐璃還想說什麼,但動了動嘴唇,低著頭,什麼都沒說。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族也已經不再討論與人族爭入冰宮,短暫的聯盟已經瓦解,其餘四座冰族的寒城都瞄向正門,而第一寒城與第二寒城的冰族也在商量,要不要在人族之後搶佔正門,因為正門遠遠比側門寬大。

    過了片刻,一頭全身包裹著厚厚的皮衣的鼠妖來到方運身前,被人族和方運的私兵擋在外面。

    方運抬頭一看,道:「讓他進來吧。」

    那鼠妖笑眯眯走近。

    雖然這鼠妖已經易容,但方運已經看出來,它就是鼠隱王。

    「本……咳咳,老夫見過方虛聖。」鼠隱王學著人族的模樣用兩個前爪拱手。

    「有話儘快說吧,我們人族馬上就要全部進入冰帝宮。」方運道。

    鼠隱王輕咳一聲,暗中傳音道:「是這樣的,兩族曾經立下約定,若一方搶佔一道門,而另一方並未搶到,那麼在一方即將全部進入冰帝宮時,把門讓給另一方,這樣另一方將直接成為被挑戰的一方。您若是讓給我們星妖蠻,那冰族或血妖蠻將出一頭妖王連續挑戰我們三頭妖王,不出意外,我們星妖蠻絕不會輸。」

    其實在打開冰帝宮正門之前,方運就想到星妖蠻會如此。

    「我給過機會,但你們沒有珍惜。」方運冷漠地傳音。

    鼠隱王急得輕輕搓著前爪,道:「我知道我們星妖蠻有錯,所以老夫代表所有大妖王向您認錯。您看,我們派出族內最精銳的妖侯、妖帥和妖將擔當您的私兵,甚至把狐璃送給您,只求您順水推舟,畢竟你們進入冰帝宮后,這正門留之無用。更何況,只要從一道門進入,最後我們會在一起,兩族相互扶持,定然能以最小的損失抵達無定河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