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輪椅轉動,方運的目光掠過關閉的大門,掠過一側的牆壁,掠過牆邊的冰雕,掠過支撐的圓柱,最後背向大門。

    在冰帝宮的長廊之上、兩排盤龍冰柱之間,七十餘萬人望向方運。

    「繼續前進。」方運道。

    各處的兵將陸續發號施令,人族井然有序地向前方進發。

    大儒與大學士們分散在各處,警戒四周。

    以狐璃為首的五頭妖王拱衛著方運,兩千星妖蠻私兵排著整齊的隊形,護衛著他們的月皇。

    顏寧逍在方運與人族大隊之間,能兼顧到方運。

    整條長廊和冰帝宮一樣,都由奇特的寒冰打造。

    屋頂的冰層中,流光溢彩,彷彿有神異的力量在流動。

    兩側的牆壁到處都是壁雕,許多讀書人一邊前行一邊仔細觀察,甚至有畫道精深之人一邊走一邊作畫,為人族記載這些精美的藝術品,希望可以在死後留下什麼。

    兩排盤龍冰柱阻隔人族與兩側的牆壁,直通走廊的盡頭。

    自從進入這裡,方運就一直在打量四周,偶爾輕輕點頭,通過這裡的建築風格推斷出許多有用的信息。

    許多普通人連大氣都不敢出,如果把冰帝宮用同層次的人族建築替換,那至少也應該是亞聖故居。

    隊伍一路前行,沒有遇到任何意外,順利抵達長廊的盡頭,部分大儒與大學士先出去探路后,先頭部隊才走出長廊大門。

    方運身在隊伍的末尾,並沒有著急,依舊在仔細觀察長廊,希望可以從中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對於其餘人來說,長廊只是路過之處,但對方運來說,這是冰帝宮的一部分,是研究的對象。

    許久之後,狐璃輕聲提醒:「月皇陛下,馬上要到寒冰荒原了。」

    方運輕輕點頭,收回目光,望向前方。

    長廊的盡頭是一座拱形門,透過大門,可以看到那是一處只有黑與白的世界。

    遠處一片漆黑,近處是唯有雪花和寒冰組成的白色。

    門外雪花疾飛,宛如狂蜂飛舞,風力之大遠超方運的想象。

    所有人族站在大風之中,根本不敢正面向前,或側著身,或乾脆背對著風口,一些瘦弱的人甚至無法站定,他們的身體被強風吹得不斷挪動。

    大風之中,許多人東倒西歪,還有少數人已經摔得頭破血流,正在接受醫治。

    不斷有雜物飛到半空,有皮毛,有衣衫,甚至有一些包袱在地上被吹得快速滾動,引得一些人在追趕。

    幾乎所有人的衣服都被吹得獵獵作響,只有翰林或更高文位的讀書人才不會被這強風影響。

    輪椅離開長廊,方運正式進入寒冰荒原。

    方運只覺一股邪風撲面而來,自己幾乎要被吹飛,但下一剎那,大學士、文星龍爵和古妖傳承的力量隱現,鎮住狂風。

    一縷刺骨的寒意無視方運所有的能力,瞬間傳遍四肢百骸。

    方運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本能地縮了縮脖子。

    這不是十寒古地那正常的乾冷,而是猶如聖元大陸南方的濕冷,潮濕與寒冷連在一起,讓方運感到身上的衣服完全失去了保暖的作用,簡直就是鐵片貼身。

    這種寒意雖然無法驅散,但並不致命,方運很快便適應,然後從吞海貝中拿出一件極厚的裘皮大衣披在身上,緩解身體的寒意。

    放眼望去,一個個人族都穿著各種毛皮大衣,輕輕跺著腳,口中嘶嘶哈哈,如同一群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企鵝。

    原本十寒古地最有秩序的人族,被狂風和寒冷弄亂了套。

    一些將領拚命指揮,大聲喊叫,但結果是灌了一肚子風,只能一邊捂著肚子一邊找醫家人要藿香正氣水。

    突然,漆黑的天空出現刺眼的銀色光芒,隨後部分銀色光芒轉化為紅色的火焰,同時伴隨著巨大的破空聲。

    方運抬頭望去,就見一根三百丈長的巨大冰錐自天而降,後面拖著長長的尾焰,自天空劃過。

    下一剎那,方運糾正自己的錯誤,那根本不能稱其為冰錐,應該是一座冰山。

    那便是冰族口中的冰流星。

    冰與火的力量降臨。

    轟!

    高速飛行的火焰冰山落在遠處,大地震動,隨後一股強大的震蕩波席捲,讓寒冰荒原的風速陡增數倍。

    這種風速足以吹飛秀才!

    無數人驚恐的大叫哭號,眼看冰流星引發的強風就要抵達,一個和藹的聲音出現。

    「莫慌!」

    孟靜業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天空回蕩,隨後就見天空中的孟靜業伸出右臂,用食指向前一點。

    「止!」

    孟靜業的聲音沒有大威勢,也並不響亮,但卻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

    就見孟靜業口中飛出一點金光,在半空凝結成一個「止」字,隨後金光一閃,化為無形的力量四散。

    前方那洶湧的狂風立刻變成見到獅虎的小綿羊,無比輕柔。

    所有人長長鬆了一口氣,這就是人族離不開大儒的原因,再厲害的大學士也無法輕易將這種大範圍且連綿不斷的衝擊化解。

    「稍作整飭,即刻上路!」孟靜業下達命令。

    沒了狂風,人族很快整備完畢。

    約三百息后,天空突然又出現一座尖錐冰山,拖著長長的火焰落下,這一次距離更近,撕裂空氣,聲音無比刺耳。

    這一顆冰流星,落在十裡外,形成的衝擊力量完全超過海嘯,已經不再是吹飛誰的問題,而是能把人撕成幾塊的問題。

    更讓人驚恐的是,在狂風之中,還夾雜著漫天亮閃閃的碎冰,這些碎冰遠比鋼鐵更加堅硬,速度又如此快,殺傷力已經不遜於進士的唇槍舌劍。

    億萬舌劍乘風起。

    「定!」孟靜業再一次使用大儒才能掌握的微言大義,再一次化解這恐怖的天災。

    方運心中盤算,抵達這裡的衝擊力已經相當於大學士戰詩,但範圍卻超任何大學士戰詩詞,大學士若出手,只能用防護戰詩詞硬抗,根本無瑕顧及他人。

    方運抬頭望向冰流星的落點,那冰流星落地后,一部分寒冰崩碎向四面八方飛射,剩下的寒冰則因為高溫化水,很快凍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