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顆心沉到谷底。

    冰帝侍衛不聽從古妖令咒無所謂,但堂堂負岳一族的傳承者,下達古妖令咒,這些冰帝侍衛竟然毫無反應,超出了方運的預想。

    方運暗中傳音給所有大儒與大學士。

    「小心,情況不對。」

    方運剛剛說完,就見遠處本來不可能前來的冰帝侍衛突然動起來。

    這一刻,沖向人族的冰帝侍衛達到三百之數。

    這些冰帝侍衛的破壞力只是妖王巔峰,但它們的身體非常獨特,全都相當於大妖王,以至於普通大學士的戰詩詞落在它們身上,只落下少許冰屑。

    這些冰帝侍衛的寒冰之體最可怕的就是不斷重生,無論被打碎多少塊,一息之後,所有的碎塊都會飛向一處,重新組合成新的身體。

    所以,根據方運提供的冰帝侍衛構造,眾人只是限制而並非破壞冰帝侍衛的弱點。

    本來一切順利,但隨著三百冰帝侍衛齊齊沖向人族,形勢發生巨大的變化。

    這裡只要有一位將家國天下練到極致的大儒,不要說三百冰帝侍衛,即便是三千也不在話下,但在場的大儒都只有新晉大儒的實力,若不拿出真本事,很難解決如此多的冰帝侍衛。

    「不要停步,向前!向前!」顏寧逍大聲吼叫。

    那些被嚇住的人族猶豫數息,繼續邁步向前。

    數以百萬計的戰詩兵將包圍人族,為人族抵擋冰帝侍衛。

    之前,大儒與大學士們以限制冰帝侍衛為主,保證他們不會攻擊到普通平民,但現在這些冰帝侍衛一門心思向人群里沖,那些原本計劃好的手段全部失效。

    三百頭冰帝侍衛或在戰詩兵將中奔跑,或高高跳躍,或打著滾,如同瘋魔一樣。

    一頭冰帝侍衛被懶腰截斷,換成以前,它會稍作停留,等待身體復原,但現在,它的兩條腿自顧自向前跑,上半身落在地上,兩條手臂當腿奔跑。

    還有一頭身體被大卸八塊,但在無形力量的牽引下,這些巨大的寒冰身軀一邊向前滾動一邊緩緩組合在一起,空有巨人的外形,實則如魔物。

    「對抵達隊伍三百丈的冰帝侍衛展開強攻,才氣保留三成!」顏寧逍下達命令。

    命令一下,就見數百道光芒陸續飛向冰帝侍衛。

    有唇槍舌劍,有強大破壞力的戰詩,還有一些極快的戰詩名將或戰詩君王。

    不過幾息,衝到人族近處的二十餘頭冰帝侍衛粉身碎骨,隨後天空的大儒用方運的方法,出手拖延那些冰塊恢復為冰帝侍衛的時間。

    人族看到這一幕,紛紛高呼萬勝,這些冰帝侍衛看似不堪一擊。

    但是,那些有經驗的讀書人臉上沒有絲毫的喜悅,因為人族即便一直在小跑,也至少要五個小時才能抵達冰脈群山。這種破壞性的力量看著爽快,但消耗的才氣非常多。

    人族縱然有《泉園觀水》這首方運所作的傳世戰詩可以恢復才氣,恢復的才氣對進士與翰林來說的確不少,但對大學士甚至大儒來說,微乎其微。

    大儒同樣有恢復才氣的手段,但問題是,現在一共只有六位大儒。

    在接下來的五個小時中,人族面對的不只是三百頭冰帝侍衛,而是能不斷復生的冰帝侍衛,說是一萬頭都不為過。

    方運看著這些冰帝侍衛,突然發現兩界山外的妖王其實已經不算什麼,那些妖王再多,也能被殺死、被殺光,但這三百冰帝侍衛卻永遠不會被殺死。

    方運正想著,遠處又有一百個冰帝侍衛由冰雕轉化為寒冰戰士,沖了過來。

    人族的士氣驟然跌到低谷,這是歷代古地生滅從來沒有過的事!

    至今為止,在場的大儒都沒有動用全力,因為這只是古地生滅的開始,接下來所有大儒幾乎要賭上性命守護人族,可現在,許多人發現人族大儒若不提前使出全力,人族恐怕將止於冰脈群山前,全軍盡墨。

    顏寧逍突然道:「抵達冰脈群山後,便靠諸位了。」

    五位大儒沉默數息,陸續輕輕點頭。

    顏寧逍頭頂的才氣明月徐徐落下,沒入頭頂消失不見,隨後,一座文台緩緩升起。

    那文台表面隱隱有流光閃動,其上有兩座建築,一座圓形,一座方形。

    禮道文台。

    上面的兩座建築分別是圜丘與方丘,分別祭祀天與地,是禮道的最高代表。

    在兩座建築的正中,各有兩團火焰燃燒。

    禮道不靖,天火焚之。

    方運立刻想起,在孔聖文界的時候,荀天凌就曾外放禮道文台,引出祭天之火焚燒來敵,異常恐怖。

    禮道有許多力量分支,而最強的便是祭天之火,因為人族祭天必須要用火來焚燒,或有燭,或有紙,或有熟的食物,因此火與禮道密切相關。

    不過,方運隱隱感到,顏寧逍的禮道並不僅僅有祭天之火,應該比荀天凌更勝一籌。

    禮道文台顯現后,顏寧逍緊閉雙目。

    三息后,突然睜開。

    一道莫名的威壓自禮道文台向四面八方傳播,所有人都只覺萬物被無形的力量壓低一頭,冰帝宮的地面都好像下陷一寸。

    那些無比瘋狂的冰帝侍衛,全都停滯了一剎那才繼續奔跑。

    只有擁有文台的大學士或在禮道之上有一定成就的讀書人,才能看到,禮道文台的上空,有一道模模糊糊的眉目,那眉目捉摸不定,直視反而看不見,只有餘光可見,只有神念才隱約能感應到。

    如天之眉宇。

    方運暗驚,沒想到這位顏寧逍的實力竟然到了這種地步,不愧是亞聖世家,捨得把這種人才留在十寒古地。

    眉眼在後,顏寧逍卻向前微微一拜,口中緩緩道:「下三牲。」

    隨後,就見禮道文台前浮現一隻雞、一隻鴨和一隻兔子,隨後三團火焰將其包裹,焚燒殆盡。

    剎那之後,一團只有燭火那麼小的火焰浮現在禮道文台上,然後直衝天空,消失不見。

    過了數息,什麼都沒有發生,許多人不得不放棄仰頭觀看,疑惑不解地看向顏寧逍。

    又過了幾息,天空突然一片大亮,好似有大日一般的通紅之物高懸其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