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葉天屢次攻擊方運,在人族中文名有污,但是,即便是最可能死在這裡的人,也沒有指責他。

    面對這種環境,幾乎可以說是必死之局,很多人已經不怕死。

    只是怕死的不值。

    若是幾位大儒保存實力,為以後做準備,無人會埋怨他們。

    大儒們能出手已經是恩德,不能因為對方施小恩而未賜大恩便心中怨恨,那是畜生,不是人。

    姬青楊看了一眼蕭葉天,淡然道:「寧逍兄雄飛,老夫豈能雌伏。」說完,身後光芒輕閃,一座文台徐徐上升。

    一道奇光自他的文台上衝天而起,天空突然出現一道直徑百里的淡白色八卦神光。

    蕭葉天面色微變,沒想到姬青楊一上來就使用文王世家僅次於易道文台的八卦文台,完全把他的話當耳旁風。

    看到天空的八卦文台,無論是其餘大儒還是方運,面色都緩和許多,但隨後目光中又多了一些什麼。

    狐璃低聲道:「我們都聽說過這位老先生的八卦文台,前些年第八寒城的冰族與文王世家的子弟交易,但反悔並打傷文王世家子弟。文王世家子弟前去評說,第八寒城寒君與其他大妖王置之不理。於是這位青楊先生也不多話,只身前往第八寒城北面的要塞,然後便外放八卦文台,切斷第八寒城與要塞之間的道路。那條道路至關重要,每日都有大批貨物來往,於是冰族派出兩頭大妖王前去,但沒入八卦陣中消失不見,再派兩名,又消失。第三天請到其他寒城的大妖王,一共派出十頭大妖王聯手強行擊破八卦陣。結果他們看到,青楊先生早就無影無蹤,那四頭大妖王正昏頭昏腦以為自己在前往要塞的路上,根本不知被困住。」

    方運輕輕點頭,道:「青楊先生出手,這三千冰帝侍衛便不足為懼,只不過,怕就怕這冰帝侍衛非比尋常,導致青楊先生受傷。」

    「奴家不懂。」狐璃道。

    方運不能說懷疑這些冰帝侍衛有幕後黑手控制,和原本的死物完全不同。

    那百里方圓的巨大八卦當空落下,徹底護住人族,八道卦象一落地,便開始徐徐動起來,最後化為一道道光牆,把三千餘冰帝侍衛全部分開。

    文王後天八卦神妙莫測,即便眾聖也難完全通曉其中奧妙,當八卦全力運轉,所有的冰帝侍衛如同無頭的蒼蠅,開始在八卦迷陣中亂跑亂跳。

    無論冰帝侍衛如何做,都無法擺脫。

    星妖蠻私兵們看到這一幕景象,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懼,人族的智慧太可怕了,竟然能創造出如此強大而玄妙的力量,妖蠻各族遇到這種力量全都束手無策,只能憑藉數量的優勢以蠻力擊破。若是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即便妖位更高一層的大妖王,都可能被姬青楊慢慢耗死。

    有了八卦文台庇護,七十萬人族精神振奮,開始加速奔跑。現在已經到了衝刺的時刻,諸位大儒連連出手,分別給七十萬人都使用上加速類的戰詩或兵法,就見所有人族以普通人族百丈衝刺的速度奔跑,即便是老人孩童都變成了奔跑健將,耳邊呼呼生風。

    七十萬人族離冰脈群山越來越近,突然,所有人的心臟猛地一跳,因為每個人都感到一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即將爆發。

    方運面色微變,放眼望去,就見三千餘冰帝侍衛在同一時刻迅速縮小,不過眨眼間就縮小到芝麻粒大小,在許多人的眼中好似消失。

    「不好!」眾多大儒或大學士紛紛驚呼。

    與此同時,三千餘顆小冰粒全部炸裂!

    三千餘碩大的光團在人族四面八方綻放,照亮天地,比之前顏寧逍的祭天之火更加明亮。

    這個變化太快,即便幾位大儒有心出手也已經遲了。

    「老夫一人即可!」

    姬青楊沒有說話,但他的聲音瞬間傳遍所有人的耳中,這是神念化音,一瞬間可以直接說完數個時辰才能說完的話語。

    方運無奈地看向姬青楊。

    在這種時候,正常大儒為了保留力量,為了最後的難關,會收回部分力量,雖然會泄露一些力量,導致十數萬百姓被殺死,但大儒自身不會受傷。

    姬青楊沒有收回力量,在這一瞬間,八卦文台表面變得一片血紅。

    所有人讀書人無不大驚,萬萬沒想到,姬青楊竟然使用了聖血,而且絕對是一位精通《易經》的人族半聖的聖血。

    人族的戰詩詞可以用任何聖血催動,因為只是吸收其中的力量,但人族的文台不僅只能用人族眾聖的聖血,而且必須要力量契合。這八卦文台絕對不能用農家半聖的聖血增強,只能用儒家且精通《易經》的半聖的聖血。

    妖界歷經不知多少萬年,積累了大量的眾聖,聖血極多,但人族眾聖的數量很少,聖血遠遠比妖界眾聖的更加珍稀。

    一些讀書人甚至感到莫名其妙,雖然有些話不能說出來,但大家都懂,比如,十幾萬普通人族的性命,並不值得用聖血來挽救。

    否則的話,這一路上,不要說三千冰帝侍衛,就算三萬冰帝侍衛,人族只要拿出幾百滴聖血也能輕鬆通過。

    聖血有限,各世家必須要用在刀刃上,不是這些百姓不值得救,而是聖血若用在其他地方,能挽救更多的百姓。

    這不是冷血,甚至也不是犧牲,而是人族領袖們必須要做出的決斷。

    按照眾聖世家的規矩,在這種時候消耗家族的聖血,是違背家規,無論任何理由,都會受罰。

    姬青楊這是用了自己的聖血。

    這種時候,顏寧逍不應該全力以赴,姬青楊也不應該消耗聖血,除非他們要保護更值得保護的人。

    方運感到鼻子發酸。

    這時候,所有人都望著姬青楊,唯獨蕭葉天看了方運一眼,目光極為複雜,欲言又止,隨後扭頭看向他處。

    三千餘冰帝侍衛全數自爆,當耀眼的光芒消散后,地面出現一個又一個大坑,方圓百里的巨大八卦千瘡百孔,光芒變得無比微弱,隨時可能消失。

    八卦文台擋住所有的衝擊,沒有一人受傷。

    姬青楊伸手擦掉嘴角流出的鮮血,盤坐在平步青雲上,緩緩下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