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幾位醫家大學士急忙飛過去,拿出醫書救助。

    所有冰帝侍衛自爆后,全無復甦的跡象,看上去即便能復原,也需要很久。

    「繼續前行!」顏寧逍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

    大雪之外,再無冰帝侍衛前來。

    眾人長長鬆了口氣,終於安全了。

    解決冰帝侍衛的威脅,人族順利抵達冰脈群山。

    在路上無一人死亡,但抵達冰脈群山後,一些病人和老人心中的一股氣散盡,再無遺憾,長眠於此。

    五個小時雖短,但過程驚心動魄,付出一位大儒受傷與一位力竭的代價,保住了數十萬人的命。

    冰脈群山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冰山,由於冰山裡有各種奇異的古代物質,散發著各種各樣的光芒,宛如一片七彩鑽石山。

    這些山高低不同,最矮只有一兩百丈,最高卻有千丈。幸好冰脈群山終年不變,人族早就得到冰脈群山的全部地圖,可以找到一條最快的路線通過。

    地圖上顯示,在偏西五十二里處有一個入山口,眾人在休息一刻鐘后,全力向那裡趕去。

    在路上,顏寧逍召集大儒與方運在一起商討,其餘所有人都沒有資格參與。

    那些大學士看著七個人在一起,心情有些沉重。

    冰帝侍衛的異變實在太大,讓每個人的心頭蒙上陰影。

    宗家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葉天,現在連續兩位大儒因為冰帝侍衛而暫時無法戰鬥,我們能順利抵達無定河嗎?」

    「無非現在多死一些,後面少死一些。既然現在死的少,後面會死的多。古地生滅一開始,人命只是數字而已,無須在意。」蕭葉天的態度十分淡然。

    「現在不是那些百姓死活的問題,沒有足夠的大儒,你未必能度過無定河,更不要說爭十寒君王。我簡直無法理解那兩位,簡直把人族的未來當兒戲!若是這一次古地生滅我族沒有任何一位十寒君王,那等於為了區區幾十萬人把十寒古地拱手相讓,得不償失。」

    「同樣無須擔心,這兩位大儒既然為了救幾十萬人而全力以赴,那為了把我送過無定河,定然也會不惜性命。」

    宗家眾人輕輕點頭,蕭葉天的確是優秀之人,完全不被事情的表面影響。

    「葉天你真是好脾氣,換成我可難以忍受。方運現在只是廢人,除了開過一扇門,至今毫無作為。在那些冰帝侍衛前,他和普通百姓毫無區別!為何大儒叫他商議,不叫你?」

    蕭葉天目光輕動,似是想說什麼,但隨後輕嘆一聲,道:「我是有些羨慕他。」

    「等你成為下一任人族的寒君,就是他羨慕你了。與壽過兩百的寒君相比,區區虛聖也只有虛名而已。到了那時,你藉助十寒君王的力量晉陞大儒,宗聖化身降臨,祝你脫離寒君帝冠的束縛,最多五十年,你就能成為萬界第一位同時擁有人族與冰族血脈的半聖,成為十寒之主,毫不遜於他的血芒之主。」

    「說的也是,大儒商討,理當請葉天才是。不過,現在先忍一忍吧,他畢竟是虛聖。」

    「可惜不知道他們商談什麼,否則我們也好早做準備。」

    「他們也沒什麼可商談的,最重要的無非是詢問方運能不能在爭奪十寒君王前恢復力量。可惜……」蕭葉天的語氣中充滿惋惜。

    宗家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髮生了什麼,蕭葉天的語氣非常奇怪,沒有正常宗家人該有的痛恨,對方運充滿遺憾,好像提前知道了什麼。

    「葉天,你能不能說明白點?跟你比,我等簡直就是老糊塗了。」

    「是啊,你知道了什麼?」

    一眾宗家人紛紛發問。

    蕭葉天沉思片刻,道:「若我所料不錯,冰帝侍衛異變僅僅是開始。諸位記住,在接下來的道路上,遠離方運,越遠越好,即便出了冰帝宮,也要與他保持距離。言盡於此。」

    蕭葉天說完,端坐平步青雲之上,手持宗聖所著經典《經世》,細細閱讀。

    其他宗家人低聲議論,不明所以。

    不多時,人族抵達冰脈群山的那處入口,而方運也與六位大儒分開。

    許多人偷偷觀察,發現七人的面色都有些沉靜,無法判斷他們這次商談的結果好壞。

    狐璃也不說話,繼續推著方運向前走。

    冰山路滑,人族陸續換上鐵扣,這種鐵扣固定在鞋上,下方有倒扣,踩到傾斜的冰面上可以防止向下滑,同時在手上也加裝類似的防滑手套,許多人也配備了登山手杖,全部由工家人打造,足以讓人族度過冰脈群山。

    看到人族換上登山工具,那些星妖蠻私兵終於感到好受一些,在冰脈群山,妖蠻和冰族都遠遠強於人族,什麼都不用就能快速通過冰脈群山。

    接下來的過程,對普通人來說是最艱難的時刻,即便身上加持了各種戰詩,在光滑的寒冰山峰上前行攀爬也異常困難。

    方運的輪椅本來最不方便,但有妖王在,反而成了最輕鬆的人,對於不動用氣血之力就能力舉十數萬斤的妖王來說,背著方運與輪椅和背著一根羽毛並無差別。

    冰帝宮越發冰冷。

    縱然有各種戰詩的力量保護,縱然穿著耐寒的皮衣,一些人身體較差的人也難以抵擋冰帝宮奇特的寒意,陸續被生生凍死。

    在這種時候,醫家人只能黯然神傷,這根本不是普通的寒意,涉及半聖甚至更高層次的力量,除非是醫家半聖親來,或者手持聖書《傷寒雜病論》,否則醫家大儒也束手無策。

    在冰脈群山之前,生死由人族大儒決定,但在冰脈群山之上,每個人的命都在自己手裡。

    七十萬人的大隊被不斷呼出的哈氣籠罩,那不是簡單的水汽,而是生命的跡象。

    是人族最頑強的鬥志。

    那些輕輕鬆鬆攀爬的星妖蠻私兵一開始還對人族生出一絲優越感,但一起攀爬了兩天後,他們心中的優越感全部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彷徨。

    妖蠻一族在這種地方的確比人族更有優勢,那麼,若妖蠻遇到同樣的困難,是否會有這種鬥志?是否會有克服困難的手段與智慧?

    星妖蠻們迷茫了,十數萬年前,在與古妖抗爭的時代,妖蠻的確有足以戰勝一切的鬥志和能力,現在呢?

    星妖蠻們赫然發現,和現在的妖蠻相比,人族反而更像那個曾經與古妖斗、與天地斗、與萬界斗的妖蠻先輩。

    .

    .

    抱歉,昨晚小區的光纖出現問題,今天才修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