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想到若能鑄就血芒文台,方運便兩眼發亮。

    人族有鑄就過類似的一界文台,比如陶淵明陶聖的桃源文台就算是微型一界,而且桃源文台對他封聖后的影響極大,讓他的文界在人族半聖之中入前三之列。

    血芒界有無限的成長可能,即便與現在的人界無法相提並論,在萬界也是少有的寶地。

    「可惜,血芒文台唯一的缺陷就是成長太慢,因為血芒古地到現在也只是雛形,並沒有完全長成,若是完全長成的血芒界與我的文台相連,那應該堪稱天下第一文台。」

    方運想了想,最終發現自己現在沒有把握鑄就血芒文台,於是繼續想下一種文台。

    思索良久,方運終於決定,接下來鍛造法家文台。

    「罪龜囚車是現成的,鎮罪殿偏殿也是現成的,我若是不將其鑄就成文台,也對不起在血芒界的磨礪。文台後期可以不斷增強,我成大儒后,或許有機會把另一處鎮罪偏殿也收入文台。至於鎮罪正殿,可能性很小,想想就算了。」

    最終,方運決定,鑄造鎮罪文台。

    隨後,方運一心二用,一邊鑄造鎮罪文台,一邊聽大儒與大學士們討論,偶爾觀察四周。

    身後是連綿不斷的冰脈群山,左右和前方都是被大雪包圍的空間,十分空曠,並沒有什麼危險。

    方運緩緩伸出手,感應這裡的溫度,發覺這裡差不多比寒冰荒原低了二十度,更加寒冷。不過這裡沒有風,所以眾人一時間不覺得什麼,一旦長時間留在這裡,必然會有更多人被凍死。

    人族大儒一直在外放力量抵消一部分寒氣,不然九成的人族已經無法行動。

    很快,所有人都發現這裡遠比之前更加寒冷,幾乎所有人鬍子或頭髮都結了冰,許多年輕人看上去也有花白的頭髮鬍鬚。

    方運正觀察四周,一位大學士道:「寧逍先生,這種事需要您一錘定音,越向前越冷,萬一沒有足夠的糧食,許多人恐怕撐不到那麼久,會和三百年前……」

    那人突然住口,現場一片沉默。

    人要趕路,就不可能背太多的乾糧。本來每個人的乾糧重量都經過計算,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定時定量吃飯,所以在三百年前的古地生滅中,就有不少人因為飢餓導致身體虛弱,最後被活活凍死。

    眾人一起看向顏寧逍。

    顏寧逍微微一笑,道:「三百年前我們六大世家犯了一個錯誤,今年豈會再犯?我們凡是有飲江貝之人,半數空間裝的都是乾糧。」

    「飲江貝的大小我等都知道,現在諸位最多能湊十隻飲江貝,能夠七十萬人吃幾天?」

    「只要節省著、計算著吃,就不會出現餓死人的情況。更何況,我們還有方虛聖。」顏寧逍道,許多人聽出弦外之音,不會餓死人,但接下來必然會有許多人死亡,糧食絕對不會缺。

    眾人看向方運,方運輕輕點頭,道:「顏家在請我來古地之前,就已經想好萬全之策,用我的吞海貝和飲江貝盛裝乾糧,也是對策之一。接下來,我會把乾糧拿出來,分給所有人,足夠度過古地生滅。」

    「事不宜遲,現在若能拿出乾糧,必然能穩定軍心!」

    「也好!」

    隨後,狐璃推著方運,方運則手持吞海貝,在官兵的護送下,開始向人族分發糧食。

    所有的糧食都是十斤裝的包,方運心念一動,大量的糧食被吞海貝的力量準確地送到眾人面前。

    人族沒想到方運以病重之身為自己發放乾糧,全都激動不已,許多人偷著抹淚,告訴身邊的兒女只要活著,回到寒城一定要給方運立長生牌位。

    顏寧逍微笑著看著這一幕。

    其餘大儒與大學士恍然大悟,都佩服顏家老謀深算,真會收買人心。

    顏家掌握寒城,一直沒有在意乾糧多寡,明顯是故意而為,早在與方運聯手時就已經謀划好這一步。無論方運之前有沒有功勞,現在,方運親自給數十萬人族發放乾糧,比任何人任何事都能獲得眾人的感恩。

    民以食為天。

    更何況,這一批乾糧全都是顏家托工家、農家與醫家精心製作,糧食、蔬菜、肉蛋與最需要的糖等搭配完美,不僅口感遠遠好於行軍乾糧,只要吃一點就能夠滿足人體所需,有很強烈的飽腹感。

    發放完乾糧,方運沒有休息,而是繼續一心二用,一邊警戒,一邊鑄就鎮罪文台。

    在人族安營三個時辰后,前方突然有一個黑影。

    所有大儒暴起,就見一道道異光直衝那黑影而去。

    「哈哈哈……」那黑影大笑著一振翅膀,迅速逃離,所有大儒的攻擊全部落空。

    方運已經看清那黑影的身份,是一頭鷹族大妖王,目前十寒古地只有一頭鷹族大妖王,鷹鳩。

    許多讀書人發現來敵,紛紛放棄休息,人族一片慌亂,顏寧逍不得不出面安撫眾人,然後召集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商討。

    方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聽著,大儒們也沒有表達態度,而大學士們們說出不同的看法。

    一部分人認為以不變應萬變,各族都要過無定河,不可能會放著無定河不過攻擊人族。

    還有一部分人認為應該暫時撤到新的方向,至少不能被血妖蠻發現,畢竟之前方運接受部分星妖蠻,又關上正門,已經與血妖蠻不共戴天。

    最後一部分人認為趁這種時候直接前往無定河渡河,反正每年無定河都會掀起腥風血雨,與其被動挨打,不如趁血妖蠻沒反應過來之前出手。

    眾人爭論不休,始終沒有定論。

    「咳,諸位稍安勿躁,無定河一定要渡,而且要先把蕭大學士送到對面的冰帝殿,避免錯過十寒君王之爭。現在冰帝宮剛開啟,無定河水凍結較少,過河非常危險,對於尋常人族來說,十餘天後才是最佳渡河時期。只不過……諸位也知道,一旦十寒君王爭奪開始,無定河便會洪水滔天,淹沒冰帝宮,只有冰帝殿附近才安全。但是,冰帝殿外面積有限,所以每次生滅之戰,那裡都會被血水浸透。此事,急不得。」

    孟靜業說完,嘆氣聲一片,無定河之戰太過殘酷,在場的人都沒有經歷過,但僅僅是那些記載和傳說就足以讓人心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