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家人見方運如此說,也不再繼續糾纏。

    荀平洋道:「方虛聖說的對,在下受教。若是方虛聖執意進入冰帝大殿,那在下必當全力保護,至於那寒君帝冠,已經可有可無。」

    「我等在龍族廢墟相遇,自然不能於冰帝宮中各奔東西,此番進入冰帝大殿,在下也願全力保護方虛聖。」

    「可惜,我們要留在外面保護其餘人族,否則的話,真想進入冰帝大殿,與方虛聖一同迎戰來敵!」

    氣氛逐漸緩解,蕭葉天與方運都沉默起來。

    最終,大儒們一致決定,人族繼續在這裡休息,若是妖蠻冰族敢來這裡,那就以逸待勞,迎頭痛擊。

    直到第二日,妖蠻都沒有前來,於是人族開始前往無定河。

    方運依舊坐在輪椅上鑄就鎮罪文台,狐璃在後面推著。

    啟程未到一個小時,方運身體猛地一抖,隨後汗流如注,手捂著心臟彎下腰,宛如蜷縮的大蝦。

    狐璃嚇了一跳,本能大叫:「大儒,大儒!快來救救月皇陛下!」

    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大驚失色,全力飛向方運,顏寧逍甚至死死咬著牙。

    雖然不知道情況如何,但方運現在的情形不是一般可怕,這種樣子像極了傳說中讀書人悖逆聖道質疑自我,普通的傷病絕不至於讓堂堂大學士如此。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方運這次的異變恐怕比在冰宮山外遇到的情況更嚴重。

    很快,更多人族知道方運出現的異樣,全都無比擔心,自從抵達冰帝宮,方運就連番出事,這絕對是不詳的預兆。

    六位大儒抵達后,不敢動手幫助方運,立刻讓醫家翰林與大學士診斷。

    就見整整七本醫書在天空浮現,分別放出一道白光籠罩方運,進行遠比望聞問切更仔細更準確的診斷。

    「方虛聖脈象混亂,前所未聞,似是癔症卻又有些不同……」

    「病不在身,怕是在文宮之內,我等根本無法找到他的文宮……」

    「方虛聖的神念時斷時續,這是文宮文膽受創的常見癥狀。」

    ……

    眾位醫家人說出自己的診斷結果,發現根本無法救治,只能暫時讓方運減輕痛苦,於是繼續外放醫書的力量,撫慰方運心神。

    一開始,並無效果,但持續十幾息后,醫家眾人的額頭開始冒汗的時候,方運終於緩緩起身,後背靠著椅背,狐璃急忙伸手扶住方運。

    眾人看向方運,只見他面色發黑,雙唇更是紫黑一片,閉著眼,但從眼縫之間彷彿可見死亡的氣息。

    六位大儒面露悲色,姬青楊更是咬牙道:「方虛聖的病情不在自身,而在他處,可惜老夫實力低微,難以探查來源,只知道,涉及聖位之力。」

    姬青楊不是醫生,但乃是文王世家之人,精通《易經》,所有人全都毫不猶豫相信他所說。

    「莫非是半聖詛咒?」

    「是不是這冰帝宮在作怪?」

    「當日蛟聖未能巡江,是不是他曾暗害方虛聖?」

    「宗家人滾遠些,誰知道你們做過什麼!」曾越實在憤怒,開始遷怒宗家人。

    一些宗家人正要辯駁,蕭葉天伸手阻攔,帶人後退遠離。

    顏寧逍看著姬青楊,問:「青楊兄,我們當如何做?」

    姬青楊苦笑道:「既然是涉及聖位力量,我等除了干坐著,能有什麼辦法?不做或許有機會,萬一做錯,追悔莫及。」

    顏寧逍長長一嘆。

    人族的隊伍停下,除了宗家,無一人有怨言。

    很快,一句話在人族中流傳。

    方虛聖沒有放棄我們,我們也不能放棄方虛聖!

    許多人開始緩緩移動,很快,六十餘萬人族的隊形變成一個巨大的圓盤,而方運就在圓盤的中心。

    諸位大儒與大學士看到這一幕,什麼都沒說。

    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方運,方運眯著眼靠著輪椅,身上蓋著厚厚的皮衣被褥,汗水止不住往外流。

    不僅是普通百姓和讀書人,就連所有大儒與大學士也失去了鎮靜。

    方運在冰宮山所遇更像是力竭,不危及性命,但這一次涉及聖位之力,已經超越了眾人的力量極限,即便像上一次那樣誦讀眾聖經典也毫無用處,甚至可能會讓方運的狀況惡化。

    六位大儒就站在方運身邊守護,不時查看方運,但全都束手無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方運身上,讓方運先開口。

    方運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足足過了三個時辰,方運始終沒有變化。

    宗家人等不及了,於是暗中議論是否當建議大儒繼續前行,但是,無人敢開這個口。

    突然,一聲奇怪的笑聲自遠方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頭體長十餘丈的巨大鷹妖懸浮在半空,宛如一片烏雲,正張嘴大笑。

    「本王本來已經召集好人馬偷襲你們,此次來做最後的探查,沒想到方運不僅是病秧子,還被聖道力量詛咒,離死不遠了。哈哈哈……這樣本王就不用冒險行事了,這就回去告訴諸王這個好消息。嘖嘖嘖,說起來這個方運真倒霉啊。對了,方運之前說過什麼話來著?想起來了,無定河畔見!哈哈哈……我們已經見到無定河,他怕是永遠見不到了!」

    鷹鷲王繼續發出怪叫,扇動著翅膀離開。

    眾位大儒已經懶得出手攻擊。

    人族紛紛大罵鷹鷲王,但宗家人卻說著風涼話。

    「一碼歸一碼,雖然方虛聖變成病秧子,但這次恐怕是他救了咱們。」

    「是啊,看來血妖蠻與冰族早就聯手,準備在路上伏擊我等,應該是把方虛聖當成主要目標。現在一看,方虛聖活不成了,馬上放棄人族。」

    「嘖嘖嘖,從此以後,在下徹底服了方虛聖!」

    突然,顏寧逍猛地轉身望向宗家方向,猛地一揮手,如同在抽一個人的耳光。

    那三個冷嘲熱諷之人被無形的力量打在臉上,發出清脆的耳光聲,隨後三個人跌倒在地,口吐鮮血,面部扭曲,脖子差點扭斷。

    「嗚嗚……我的文宮,我的才氣……」

    三人驚慌亂叫,宗家人這才發現,三人竟然被顏寧逍封住文宮。

    這可是一個大學士和兩個翰林,即便是在號稱大學士滿地走的孔城,也會受到優待。

    宗凝冰強人怒火,道:「顏先生,三人出言無狀,您教訓一下無妨,但封住文宮等於讓他們凍死在這裡,不合律法。」

    「那你去聖院告老夫好了。」顏寧逍說完轉身,不再理會宗家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