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我全家性命!」一頭狼妖帥根本顧不得妖王禁令,已經完全失去理智。

    「我要殺了你這個人奴!是你殺了我的兒女!」一頭獅妖侯也兩眼通紅,向前奔跑。

    「殺光人族!殺光人族!」

    一頭頭血妖蠻想起冰帝宮門外的戰鬥,想起那一堆堆的屍體,想起那只有白與紅的世界,被刺激的失去理智。

    獅坎王不得不怒喝一聲,以強大的威壓震懾所有血妖蠻,這才讓它們靜下來。

    只不過,它們看向方運的目光依然充滿濃烈的恨意。

    「我很喜歡你們現在的眼神,總有一天,妖界眾生都將用這種眼神仰視我人族!」方運毫不客氣地舌綻春雷,惹得數十萬血妖蠻瘋狂怒吼。

    不僅是普通人第一次看到這一幕,甚至連眾多大儒大妖王也是第一次聽說人族會把血妖蠻氣成這樣,即便是方運當年在兩界山,也只是嚇到妖蠻而已。

    妖蠻可以忍受戰死,但無法忍受被人族玩死。

    「方虛聖好樣的!接下來就算死在冰帝宮也值了!」

    「哈哈哈,說的對!有千萬冰族與血妖蠻在冰帝宮內外陪葬,死而無憾!」

    「看到血妖蠻竟然沖著我人族大喊,真是痛快!」

    「血妖蠻如此憤怒,證明我們人族作對了!方虛聖,在下以後或難以追隨,但永遠別忘了,越是妖蠻罵的事,您越要全力以赴去做!您不用在乎那些罵聲,我們在天之靈幫您頂著!」

    「不用頂著,聽妖蠻大罵,明明是一種享受!」

    「某些世家真是靠不住,關鍵時候,還得是方虛聖!病了有什麼,坐輪椅上又有什麼,還不是把血妖蠻玩的跟孫子似的!」

    眾多人族激動地看著那些血妖蠻,冰帝宮之行,生死已經不重要,人族能做到這一步,已經超出了原本的預估,不僅夠本,還大賺特賺。

    星妖蠻私兵看著這一幕,心中充滿悲切與悔恨,甚至對那死去的五頭大妖王有絲絲恨意,若不是那五頭大妖王自以為是放棄人族,那上百萬星妖蠻早就跟著人族進入正門,現在已經抵達無定河畔,準備過河。

    一些星妖蠻輕聲哭泣。

    冰族們遠遠望著人族,同樣恨得咬牙切齒。

    冰族諸王開始在暗中以氣血交流。

    「血妖蠻真是愚蠢,尤其是那頭鷹鳩王,若不是他看走眼,人族已經全軍覆沒!何至於讓人族走到無定河畔,為了十寒君王,我等不得不忍受他們。」

    「該死的方運,早知道他這麼厲害,就應該在外面將其暗殺!」

    「算了吧,若是在冰帝宮外動方運,人族眾聖就敢跨界復仇。萬一孔聖在人族留下通往這裡的星路,我們現在恐怕已經全部死絕。」

    「根據以往的規律,三天內冰帝大殿就會打開,方運那半死不活的樣子必然不可能進入裡面,只要留在外面,我們就能連他帶人族一併殺光!」

    「的確。我等根本無鬚生氣,一旦冰帝大殿關閉,便是我們與血妖蠻聯手屠殺人族的時機。那六位大儒的確強大,但他們最多撐兩三日,撐不到最後十寒君王誕生!」

    「不過,萬一人族眾聖遷怒我等,該怎麼辦?」

    「很簡單,只要證明冰帝是古妖,證明我們是古妖的後裔,那麼人族眾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便不會出手。畢竟,人族要和古妖聯手抗擊妖界。再者冰骨王已經帶領數百妖王前去冰祖遺址,只要不出岔子,定然會滿載而歸,只要與冰祖搭上關係,人族眾聖就不敢動我們!從此以後,咱們就是祖帝後裔,地位與人族孔家不相上下!」

    「不錯!到那時,我們掌握十寒君王,人族眾聖除非降臨真身,否則在十寒君王面前只能狼狽而逃!」

    「就算他們真身降臨此地也未必能做什麼,這裡可是冰祖與冰帝的地方,若是遇到外敵,定然有反擊之法。」

    「對,冰祖隨便吹口氣,就能誅殺人族半聖!」

    冰族漸漸恢復平靜,但血妖蠻依舊喝罵不休。

    人族一開始還跟血妖蠻對罵,不久便停下來,為接下來做準備。

    人族接下來的步驟簡單,但困難重重。

    首先,人族大儒要把眾多大學士送到對岸,然後大學士會進入冰帝大殿,之後大殿門關閉,極寒之氣會全部進入水中,導致無定河結冰。

    厚厚的冰層成為最佳的道路,到時候人族會全力趕到對岸,因為用不了多久,無定河水便會受極寒之氣的刺激,瘋狂上涌,越來越多,直到淹沒整座冰帝宮。

    而冰帝大殿及其邊緣則被冰帝宮的力量保護,不會立刻被淹沒,只會逐漸被無定河水蠶食,地方越來越小。

    為了讓自己一族有足夠的面積站立,各族只能搶佔他人的地方,形成一場非我即敵的戰鬥。

    冰帝大殿附近能容納的人數不固定,歷代最多一次可容納五百萬之眾,最少一次只能容納五十萬。

    各方往往會殺紅眼,到時候即便死的人差不多了,活著的人有充足的空間,各方也會戰鬥,為死去的同胞復仇。

    只有當十寒君王正式決定,無定河水才退去,新的十寒君王頭頂帝冠,帶領各族離開冰帝宮,回到各自的寒城。

    時間慢慢過去,人族最擔心方運再次出現傷病,不過一切正常,方運在以較快的速度恢復,過了一天,方運臉上甚至偶爾會出現淡淡的血色,氣色明顯好轉。

    人族情緒遠比路上高漲,已經做好最後的準備,星妖蠻私兵的情緒十分低落,甚至有個別星妖蠻自殺,最後經過狐璃的安撫和方運的保證,這支私兵隊伍已經基本安定下來。

    各族靜靜等待,在抵達無定河畔的第三天,突然,天空的雪花急劇減少。

    數十息后,大雪停止。

    各族大營中傳來接連不斷的傳令聲,所有人行動起來。

    又過了數息,冰帝大殿門口的石鼓突然響起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石鼓聲音激昂宏亮,讓每個人熱血涌動。

    冰帝大殿的門徐徐打開,露出一條巨大的長廊。

    但是,大妖王或大儒都沒有動,而是靜靜仔細觀察無定河上空的冰寒之氣。

    熟悉后,方運坐下的輪椅突然浮現平步青雲,載著方運飛到離河面一丈高的半空,隨後,六位大儒陸續使用強大的防護戰詩詞,接連不斷的光芒落在方運身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