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見方運周身好像變成了雜技班子,防護戰詩形成各種各樣的形態,有柔軟的半透明錦袍光影,有堅硬的金甲光影,有厚厚的大氅光影,有大樹光影,有寶塔光影,甚至有城市或山峰的光影。

    這些防護戰詩詞幾乎不計成本地落在方運身上。

    在戰詩臨身的一剎那,方運便向前飛行。

    方運的飛行速度是正常速度的兩倍。

    冰族與血妖蠻的諸王看到這一幕,全都目瞪口呆。

    「病秧子要爭十寒君王?這不找死嗎?」獅坎王忍不住吼叫。

    「人族果然奸詐,方運知道留在冰帝大殿外必死無疑,所以乾脆進入大殿之內,讓其他大學士保護,只要拖到十寒君王爭奪結束,有人族寒君庇護,便能活著離開!」

    「看把他嚇的,這種速度會吸引大量的極寒之氣,六個大儒必須要全力出手消耗海量的才氣,足夠支持四個人渡河。」

    「他作死就隨他去,到時候看看他如何活著走出冰帝大殿!」

    「半空的極寒之氣還有許多,咱們不急,等一刻鐘再說,說不定方運會死在極寒之氣下。」

    「真有可能!」

    冰族與血妖蠻一起望著方運,冷嘲熱諷,恨不得方運馬上掉進漆黑的無定河中。

    人族則擔心地看著方運,希望方運平平安安。

    宗家人表情各有不同,但沒人敢明說什麼。

    方運一路急速飛行,最後竟然平平安安抵達對岸,讓冰族與血妖蠻十分不高興。

    不過,隨後冰族與血妖蠻高興起來,因為六位人族大儒一直在為方運加持防護戰詩詞,才氣消耗極大,是一件好事情。

    方運落在地上后,輪椅輕輕轉動,面向對岸人族,掃視各族,舌綻春雷。

    「諸位……此刻大概也只能問候一句冬安。冰族與血妖蠻,我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看著我一人獨自進入冰帝大殿,不要懷疑,我在冰宮山下並未白白昏迷。只要我願意,你們所有人都無法渡河。至於第二個選擇,則簡單的多,渡河一切照舊,但是,你們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在冰帝大殿關閉,各族都過河后,你們兩族不得攻擊我們人族!」

    所有冰族與血妖蠻全都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眾冰族與血妖蠻才明白,方運掌握了影響無定河的手段,並要挾各族以後不準攻打人族,否則他會阻撓所有妖王過河,最後獨自進入冰帝大殿。

    「可笑!這無定河乃是冰帝大殿外重要之處,與極寒之氣遙相呼應,豈是你一個區區人族可以控制的?誰人先過河,讓這個狂妄的人族看看,這冰帝宮,是他方運的冰帝宮,還是我冰族的!」冰瀚王朗聲道。

    「我來!」就見一頭冰族妖王快步向河畔走。

    「好,諸位一起聯手,送冰燦過河!」

    就見七八位冰族大妖王一揚手,鮮紅的氣血之力如小河一般湧出,落在妖王冰燦身上,形成一層薄薄的血色外套,把冰燦全身上下包裹得嚴嚴實實。

    人族讀書人看到這一幕,心中不屑,冰族浪費的力量至少五倍於人族大儒。

    冰燦腳踏虛空,在一丈高的地方向前方飛行,速度只有之前方運的一半。

    冰燦不斷向前,冰族與血妖蠻見方運沒有任何舉動,頓時面帶微笑,懷疑方運只不過是在唬騙欺詐。

    在冰燦飛出一里后,就見方運輕輕一哼,冰燦附近所有的極寒之氣突然向冰燦涌去。

    極寒之氣無形無跡,普通人感應不到,但妖王與大妖王們卻第一時間感應到那裡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凝聚。

    「不好!冰燦快回來……」

    冰瀚王還沒說完一整句話,就見冰燦身上的氣血外套消融殆盡,冰燦拚命轉身,僅僅轉了一半,突然僵在半空。

    冰燦整個身體覆蓋一層薄薄的白色冰霜,然後如同冰雕向下掉落。

    下一剎那,冰燦的屍體碎成無數粉末,飄飄洒洒落進無定河中。

    各族大驚,連人族都為之震動,唯獨六位大儒面帶微笑。

    極寒之氣也好,無定河也好,甚至連冰帝侍衛,都是冰帝宮的防護手段。

    因為得到冰宮山的傳承,方運每到一處新的地方就會試探自己的力量,在正門前成功,在冰帝侍衛前失敗,而在抵達無定河畔后暗中試探,發現自己雖然不能完全控制無定河與極寒之氣,但能稍加引導。

    極寒之氣不是冰帝製作的傀儡,而是冰祖遺留的力量,即便能稍加引導,也足以滅殺在妖王。

    方運最先想到用極寒之氣與無定河殺冰族與妖蠻的大妖王,可惜現在大妖王都在岸上,等它們過河的時候,上空的極寒之氣已經很少,難以有效殺傷。

    不能殺死大妖王,殺再多其他冰族妖蠻也無用,方運便退而求其次,和六位大儒暗中商討好,以渡河展開要挾。

    看著冰燦消失在無定河中,冰族與血妖蠻再也不懷疑方運的話。

    眾多冰族人比血妖蠻更憤怒,自己明明身為冰帝的後裔,卻屢次被一個人族利用冰帝宮的力量欺壓,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到這一幕,宗家眾人呆若木雞,不僅僅是因為方運掌握如此強的力量,更因為方運在學習這種力量后,宗家人曾要求嚴加懲罰。

    宗家人又羞又惱,明明只是做錯了一件事,可這一路上,從頭到尾方運所作的一切都是在證明,宗家人錯了,宗家人又錯了,宗家人一錯再錯……

    蕭葉天站在那裡,面色稍暗,他真正在意的是,如果說宗家之前是隱隱被六大亞聖世家排斥的話,那現在則已經公開。

    方運抵達十寒古地時,就只理會六大亞聖世家不理會宗家,這一路上,方運無論做什麼事,都與六位大儒聯手,完全當宗家人不存在。

    宗聖與宗家辛辛苦苦培養的力量,一路上不僅成了觀眾,而且是被當成反面典型的觀眾。

    曾幾何時,宗家人意氣風發,認為下一代寒君非蕭葉天或宗家人莫屬。

    可現在,連蕭葉天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十寒古地宗家人加一起,也不如對岸那位坐在輪椅上的病秧子。

    方虛聖就算病重也比宗家的人有用。

    宗家每一個人現在都無法反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