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是對寂靜城有較深的了解,方運也沒有掉以輕心,完全當作陌生之地來對待。

    兩人貼著地面徐徐向前飛行,沒有腳步聲,只有呼吸聲、心跳聲以及風吹衣衫的聲音。

    狐璃的尾巴緊緊貼在身上,一動也不敢動。

    即便這樣,兩人耳邊也立刻響起刺耳的呼嘯聲,彷彿有數以百計的哨子在耳邊同時吹響,連綿不斷,讓人心煩意亂。

    與此同時,頭髮與衣衫被那聲音引發震動,繼而發出更大的聲響,引發更多的寂靜殺音,形成惡性循環。

    方運想了想,沒有消耗文膽之力,任由尖銳的哨聲響著。

    這種聲音令人生厭,定力稍差就可能被驚擾心神,甚至打斷戰詩詞的吟誦。

    這只是最低程度的寂靜殺音,如果在這時候消耗文膽之力,最後可能會導致文膽之力透支。

    狐璃微微皺著眉頭,正想跟方運說話,但嘴張到一半馬上閉上,意識到這裡並不適合開口。

    寂靜城聽名字是城市,但實際是一處迷宮。

    冰宮山刻痕中並沒有記載寂靜城的地圖。

    方運只能用最笨的辦法,去試探每一條路,然後記下來,慢慢在腦海中補足迷宮地圖,直到找到出口。

    兩個人不斷飛行,通過不斷驗證錯誤來獲得正確的道路。

    當難以成功之時,避免失敗便是通往成功唯一的道路。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兩人沒有一絲頭緒,現在記錄下的路線彷彿與出口沒有絲毫關係。

    狐璃隱約明白方運所說的心不能亂是什麼意思,在無處不在的尖銳聲音之中,沒人能保持平靜。一旦情緒失控,很可能會做出不恰當的舉動,一聲怒罵,一聲跺腳,都會引發連鎖反應,從而受傷。

    這座寂靜城無比單調,兩側都是高大的牆壁,天空一片昏暗,唯有高空呼呼的風聲最響亮。

    兩人不斷飛行,不斷記錄,經常會飛行數刻鐘后返回之前的分岔道,選擇另一條沒有前去的路過,像是白白浪費了時間。。

    兩人配合的非常默契,狐璃乖巧聰明,不僅不給方運添麻煩,甚至會指出一些方運都沒有注意的特別地方。

    論視力和嗅覺等方面,再強的人族也無法跟有天賦的妖蠻相比。

    這寂靜城表面上只是有寂靜殺音,但不同地方的殺音力量不同。

    每次路過重音區,方運都提醒狐璃,速度減慢,動作放緩,甚至要屏住呼吸減緩心跳,盡一切可能避開過強的寂靜殺音。

    兩人很少用語言交流,但合作越發默契。

    足足過了七個時辰,兩人證明了多條道路的錯誤,已經不清楚出口在何方。

    突然,方運停下,狐璃也立刻停步,同時感應到前方拐角處有異動。

    兩人慢慢移動,慢慢向前,突然發現一頭冰族妖王。

    方運立刻回憶顏家的資料,認出這頭是妖王冰啰,是第二寒城有名的天才之一,也是爭奪十寒君王的熱門人選。

    在看到對方第一眼時,雙方的神經幾乎綳到極限,下一剎那,方運身後突然冒出由文膽之力形成的光罩,同時張開嘴,口中冒出一點金光。

    「嗷!」

    冰啰大吼一聲,本能地展現妖獸類生靈的習慣,因為吼叫既能展現自己的氣勢,又能影響震懾對手,同時能聯繫同伴。

    這一吼,完完全全是傳承不知多少萬年的血脈本能。

    但這裡是寂靜城。

    在完成吼叫的一剎那,冰啰神色劇變,它第一時間發現自己做了一件大錯事。

    隨後,方運和狐璃驚訝地看到,一種恐怖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向冰啰,那氣息彷彿半透明的氣浪,若隱若現,帶著淡淡的白色光華。

    兩人在寂靜城走了數個時辰,第一次遇到肉眼可見的寂靜殺音。

    冰啰周身的氣血鎧甲如雪遇驕陽,瞬間融化,隨後就見它的身體彷彿在一瞬間被億萬刀刃縱橫切過。

    在這一瞬間,方運想到了一到名菜,文思豆腐,把極軟的豆腐切成頭髮絲粗細,置放於水中,層層疊疊,白白嫩嫩,美不勝收,然後用筷子一攪,絲絲分明,不斷不裂。

    冰啰的表情甚至都來得及變化,就在一瞬間被切成無數細絲,但它的身體竟然沒有分離,依舊保持原樣,隨後,似是有無形的筷子輕輕一攪,冰啰那巨大的身軀化為肉泥血漿四散。

    血豆腐被打成糊摔在地上都比冰啰更加完整。

    這不過是一息間的事,而方運與狐璃都清晰地看到,恐怖的寂靜殺音不僅蘊含強大的力量,還在一瞬間反覆掠過冰啰的身體千百次,生生把強大的妖王身軀粉碎。

    寂靜之城,音能殺人。

    方運與狐璃相視一眼,這還不是最強的重音區,竟然能把妖王身軀打成這樣,若是進了重音區,恐怕能直接將妖王裂解成肉眼看不到的微粒。

    狐璃額頭直冒冷汗,幸虧方運千叮嚀萬囑咐,否則自己極可能會出意外,變成第二個冰啰。

    方運動用文膽之力不會引發過強的寂靜殺音,但張口為唇槍舌劍蓄力唬騙冰啰的時候,外放的力量還是引來少許寂靜殺音,不過在方運的三境文膽前,這種程度的寂靜殺音毫無殺傷力。

    隨後狐璃嘴角浮現一絲笑意,真沒想到堂堂虛聖竟然嚇唬冰族妖王,而且還成功了。

    方運笑著看了狐狸一眼。

    有時候反應太快但不夠真正快最致命。

    兩人繼續前行,很快,又遇到一頭血妖蠻的狼族妖王。

    方運故技重施,假裝要攻擊狼妖王,哪知這狼妖王一言不發,轉身就跑。

    它一加速,立刻引動寂靜殺音,但這種程度的寂靜殺音還無法立刻擊穿它身上的氣血鎧甲,只是讓它耗費大量的氣血之力。

    方運又與狐璃對視一眼,露出無奈之色,不是自己不行,而是敵人太膽小。

    接下來,方運與狐璃繼續前行,或許是因為道路選擇的問題,一直沒有遇到其他人。

    又過了六個時辰,兩人感到身後的方向劇烈震動,甚至連天空烏雲都加速奔涌。

    兩人都從對方眼裡看到少許震驚,也都猜到,恐怕是有倒霉之人引發了重音區的寂靜殺音,那可是能輕鬆滅殺大妖王的力量。

    見識到寂靜殺音的威力,兩人更加小心翼翼,見到重音區就繞過,不斷記錄走過的路程。

    這一走,就是兩天兩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