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狐璃隱約猜到這本書的作者,知道作品不止一本,便雙手接過,向方運認真行禮,然後一邊飛行,一邊閱讀。

    《論語》是孔子的弟子記載孔子言行的書籍,乃是人族甚至萬界了解孔聖的最佳方式,狐璃雖然讀過《論語》,但並未讀過這本註解《論語》的書籍,於是津津有味閱讀起來。

    不知不覺,狐璃讀完,但她並沒有立刻放下書,而是回憶所讀所學,之後再次閱讀,把之前沒有讀懂或沒有讀精的地方再多讀幾遍,再加深思考。

    整整三個時辰,狐璃在讀書中度過,情緒上沒有絲毫的意外波動,完全在研讀這本書。

    等感覺自己已經基本理解這本書,露出悵然若失的模樣,這時候,第二本書遞過來。

    《孟子章句集注》。

    狐璃面露喜色,把上一本書還給方運,繼續讀新得到的書。

    接下來,狐璃靠本能向前飛行,心思全放在讀書上。

    她也讀過許多眾聖經典的註疏,但發現這兩本書與那些普通的註疏有少許區別,總是站在與眾不同的角度和高度來解讀一些有爭議的語句。

    狐璃忘記警戒周圍,一切都由方運的分神包辦。

    兩個人不斷向前,都好像忘記這裡是危險的無空漠,是磨礪妖王的地方,只是不斷讀書。

    又過了一天,兩人終於停下讀書,因為在前方出現一片海洋。

    「暴風海……」

    接下來,兩人合力前行,衝破大競技場的重重阻礙,在攀登上第十重險阻摩天崖后,終於來到一片冰天雪地。

    前方是座接天連地的冰山,山巔插雲中,直欲與天齊。

    冰山呈半透明,山體極厚,只是隱約看到裡面似乎凍著什麼,但又看不清具體是何物。

    天空陰雲密布,疾風怒號,大雪紛飛。

    與外面的雪花不同,方運伸出手,落在手上的六瓣雪花竟然與手一樣大。

    巴掌大的雪花密密麻麻落下,已經不能稱其為「雪花」,而是「雪盤」。

    落在人身上,已經能清晰感受到其重量。

    這些雪花遠比普通雪花結實,雪如冰堅,邊緣帶刃,堪比尋常刀兵。

    方運外放文膽之力,而狐璃則以氣血鎧甲硬抗。

    這裡的雪花充滿危險,但遠遠不斷從天空飄落,打著旋、轉著圈,在雲光之下,晶瑩剔透,有一種特別的美感。

    不過,在欣賞奇特雪景的同時,方運與狐璃都縮了縮身子。

    這裡更加寒冷,若是普通人在這裡,會被生生凍死。

    方運眼睛一眨,喚出一滴水,然後任由那滴水下落,水滴在半空就凍成冰珠,啪地一聲落在地面的大雪片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方運與狐璃看得清楚,那水幾乎是瞬間結冰。

    狐璃道:「前面應該就是冰帝山,一旦開山,裡面會出現寒帝神座,神座上空漂浮著十頂寒君帝冠,只要有人能摘取寒君帝冠,並且堅持到結束,就會成為寒君。不過……您也看到了,這裡十分寒冷,不僅削弱我們,還能增強冰族。那些冰族的天才,本身跟萬界最頂尖的天才比稍差一籌,但是,在這裡他們可以吸收寒冷的力量,恐怕與萬界最強大的天才不相上下。尤其妖王冰同和少數幾個妖王,他們在這裡,必然能跟您以及祖神一族旗鼓相當。」

    「所以我人族才要培養混血冰族人,所以都說蕭葉天是最有機會奪得十寒君王的人族。」方運道。

    「對了,奴家忘記感謝您了,若不是您對這些艱難險阻瞭若指掌,我到這裡恐怕已經氣血耗盡、遍體鱗傷。」狐璃道。

    「你是月神祭司,偏重妖術,身體並不太強,自己來這裡的確困難。那些冰族一路上縱然消耗氣血身體有傷,但在這種極寒天氣中,也會迅速恢復。它們,終究是寒冰的寵兒。所以,我擔心冰族會強得可怕。畢竟……當年六大世家的巔峰大學士最終只有顏家一人得到一頂帝冠。至於其他人族大學士,全都戰死!」

    狐璃輕嘆一聲,道:「是啊,那可是亞聖世家的大學士,放在妖族,那就是大聖後裔,連那等人物都爭不過冰族,可見冰族有多強大。還有傳言說,無論是血妖蠻、星妖蠻還是人族,之所以能得到寒君帝冠,是因為冰族畏懼咱們身後的力量,否則,很有可能搶光所有寒君帝冠。」

    「這個可能性很大。畢竟顏家記載,所有冰族抵達這裡后,實力都會暴增,少數冰族實力甚至能翻好幾番,文位不到大妖王,但實力完完全全就是新晉大妖王。而且他們在這裡凝結成的寒冰盔甲,是真正的大妖王層次的力量,我們大學士很難迅速擊破。」

    「那……您現在要做什麼?您既然能開門,也能越過冰族開山吧?」

    方運看著巨大的冰山,輕輕搖頭,道:「我應該能開山,但消耗的力量太大,我一旦開山,本來不多的才氣必然耗盡。我只能在這裡等待,讓冰族來開山。」方運道。

    狐璃看著輪椅上的方運,眼中充滿擔憂,道:「這一路上,您也看到了,除了無空漠對人族有利,其他各方面都是對冰族有利。不出意外,冰族與血妖蠻的眾妖王會最快抵達這裡,而人族大學士在最後。到時候,您恐怕會被圍攻。」

    「他們要是願意在奪取寒君帝冠之前冒著死亡的危險殺我,那我也無所謂。」方運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胸有成竹。

    狐璃驚訝地看著方運,道:「您的才氣本來就不多,身體還虛弱,拿什麼跟他們拼?」

    「當然是拿命。」方運道。

    「可是……得不償失啊,我們先躲一躲吧。」狐璃道。

    「已經遲了。摩天崖下,必然已經有冰族在攀登。冰族最強的那幾頭妖王,不會落後太多。走,隨我看一看冰山。」

    方運坐在輪椅上,輪椅在平步青雲上,向巨大的冰山飛去。

    狐璃不知道方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總覺得他應該有什麼後手,默默跟過去。

    方運極為仔細地觀察那座巨大的冰山,用盡所有辦法想透過冰山看到裡面的情形,可惜全部失敗。

    不多時,一個聲音響起。

    「累死本王了……方虛聖,你果然深藏不露啊!」

    第一寒城天才妖王冰同的聲音響起。

    方運緩緩轉身,看到冰同右手不斷向上拋著黑珍珠,又接住,反覆如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