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愧是冰族的第一天才。」方運輕輕點頭,算是問候過,但目光一直盯著冰同的右手,盯著他手上的「X」形黑色印記。

    「也不算什麼,畢竟只是……大競技場的進入資格爭奪而已。」冰同微笑道。

    「看來你們冰族對十寒古地的了解遠超人族所知。」方運坐在輪椅上道。

    「畢竟那是我們冰族的秘密,只是在您面前,這些都是很尋常的東西。都說你可能得到古妖的傳承殘像,但現如今我可以確定,你應該得到古妖的正式傳承,只是不知具體是多少。」冰同道。

    「你似乎對古妖格外有興趣。」方運道。

    冰同左手取過黑珍珠,緩緩舉起右手,露出醒目的黑色X,然後手部竟然徐徐變幻,變成一個黑中透著紅的十字。

    十字的四個端點中,有三個變得殷紅如血。

    狐璃一個閃身,瞬間挪移到方運身前,微微弓著身,雙目血紅。

    方運輕輕拍拍她的後背,示意她不要緊張。

    冰同毫不在意,道:「我去過冰族墓地,去過妖族墓地,去過水族墓地,唯獨沒去過古妖墓地。古妖一族不可能與我合作,其餘各族也不可能找到古妖墓地,你能不能與我合作?我會幫你解決這冰帝宮中所有敵人,包括冰族。」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不是人族,但小算盤打得倒很好,可惜你的價碼太低。不過,有一個地方你應該知道。」

    「你是說葬聖谷?且不說我能否從聖位古妖陵墓中得到好處,只說葬聖谷的進入之法,就不是我小小的冰族可以得到的。你們人族能進入葬聖谷,是孔聖打出來的,我們不行。聽說葬聖谷很快就要開啟,你應該沒機會進入其中,可惜。下一次至少要百年之後,你那是要麼如流星隕落,要麼已然封聖。」冰同道。

    方運點點頭,不在說話,好像完全不在意冰同的提議。

    冰同臉上終於不再有笑容,看了一眼狐璃,凝聚氣血之力,暗中傳音給方運。

    「方虛聖,不知您對斬龍刀碎片有沒有興趣。」

    方運眼睛一亮,又很快恢復正常。

    雖然自己現在完全感應不到斬龍刀,等將來定然有辦法取得。可惜斬龍刀分四片,囚龍索不知所蹤,加上斬龍台在妖界毒蛟一族中,很難湊齊斬龍台。不過,不要說斬龍刀,只要能控制斬龍刀一片碎片,也是無上威能。

    畢竟斬龍台是龍族最強的三件神器之一,人族所有至寶中,唯有孔聖親書的《春秋》能與其相提並論,但殺伐之能稍有不如。

    古妖傳承中,倒是有一些有關斬龍刀碎片的傳說,但都不準確,而且至少要成聖后才有機會尋找。

    「我非常感興趣。」方運傳音道。

    「萬界都知道斬龍刀一碎為四,除了在龍城之中有一塊,血芒界有一塊,龍宮可能藏匿一塊,最後那一塊都沒有確切的消息。我倒是有一個還算確切的消息。」冰同的聲音里充滿了自信。

    「那你為何不取?」

    「與我無益,取之何用?」

    「可交換有益之物。」

    「所以我來找你。」冰同道。

    方運微笑,冰同很有意思。

    「等我成大儒,我會考慮換取你的這個消息。」方運道。

    「到那時,斬龍刀碎片可能已經被人取走。」

    「我是古妖一員,論在古妖中的地位,你們全冰族加一起也遠遠無法比擬,我不可能出賣古妖墓地。」方運給出最終的回答。

    「如此一來,那在這冰帝宮之中,就無法幫方虛聖了。」冰同右手握著黑珍珠,稍稍用力。

    「無妨,沙場之上,刀劍無眼,戰士無悔。」方運淡然道。

    「不不不,你誤會了,雖然我不會幫你,但我也不會對你出手。一來我想多活百年,不想被人族眾聖追殺。二來嘛,我從不與沒有把握戰勝的敵人分生死。以後若是有機會,我會與你切磋,但冰帝宮內,我絕不與你為敵。」冰同道。

    「我現在都成病秧子了,你為何還不敢對我出手?」方運的微笑中似是隱藏著什麼,雙目更加明亮。

    「我不清楚你現在還剩多少力量,我也不清楚你到底有什麼後手,甚至我有信心殺死你。不過,你既然選擇進入這裡,就有活著出去的依仗。我不是人族,不會嫉妒你,也不是妖蠻,不會仇恨你,所以不會被嫉妒與仇恨蒙住雙眼。我很清楚一點,你這個人或許僅僅是因為有運氣,但你的成功則必然有其原因。我不會否定你的成功,所以也沒有什麼能讓我否定你可以活著離開。」

    方運伸手鼓掌三下。

    「好一個冰族天才,我原以為十寒古地蕭葉天第一,現在看來他並不如你。當然,並非是他的才智、能力或天賦不如你,而是……他被他所背負的壓彎心志,你卻輕裝前進。」方運道。

    冰同雙目一凝,道:「不愧是方虛聖,明明剛到十寒古地,卻能看透蕭葉天,實在難得。我本以為你會說他如何不堪,但你卻不說他不堪,只說他為何會如此。」

    就在這時,一頭冰族妖王攀爬上高崖,出現在前方。

    那冰族妖王愣了一下,突然笑道:「冰同,一人一個,怎麼樣?我來對付那頭小狐狸,你對付病秧子。」

    「冰烙,你想去自己去吧,我對人族沒興趣。」冰同說完,慢慢走開,同時觀察前方那巨大的冰山。

    冰烙眨了眨眼,過了好一會兒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來吧。」方運看著冰烙道。

    冰烙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狐璃,不敢邁步,滿面忌憚之色。冰烙之前之所以把方運交給冰同,很簡單,畢竟方運是鼎鼎大名的人族虛聖,怕有什麼暗藏的殺招,可沒想到冰同毫不理會。

    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狐璃低聲道:「月皇陛下,這是第二寒城的妖王,說是什麼不世天才,結果被您嚇成這副樣子,我看應該不是天才。」

    冰烙又羞又惱,可遲遲不敢動手。

    方運意識到狐璃極可能在玩空城計,估計她自己有些忐忑,於是笑道:「你可不要輕敵,說不定他可以輕鬆勝過你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