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調侃,冰烙眼中偶爾浮現惱怒之色,但始終沒有出手,反而變得警惕,生怕方運與狐璃聯手出擊。

    方運與狐璃調侃幾句后,便不再關注冰烙。

    冰烙暗暗鬆了口氣,隨後大聲道:「冰同,方運身為人族,你乃冰族,為何不聽冰族大妖王號令殺死方運?」

    冰同不耐煩地道:「少廢話,你先把人族眾聖殺光,我馬上對方運下手。惹惱了本王,先殺你!」

    冰烙咬牙切齒,早就知道冰同的凶威,不敢發作。

    巴掌大的雪片不斷從天空飄落,在場四人都不得不持續外放力量防護自身。

    不多時,一頭妖蠻抵達。

    狐璃低聲在方運耳邊道:「獅族天才,獅鈞,是獅坎王之子,實力非凡,最喜好勇鬥狠,曾經挑釁冰同,但最後全身而退,非常罕見。」

    方運看了一眼這頭體形龐大的獅妖王,全身覆蓋紅中泛金的氣血鎧甲,雙目之中一半是金色一半是血色,血脈奇特。它大口大口呼吸,每次呼氣都噴出濃濃的白霧,顯然為了抵達這裡耗費不少力量。在他的左肩與右腿,都有被凍結的傷口,正在以極慢的速度恢復。

    冰烙忙道:「獅鈞,後面還有多少冰族人?」

    獅鈞不陰不陽道:「多少我不知道,但我殺了一個,應該是第十寒城的冰椐。」

    冰烙頓時啞口無言,本來想與獅鈞聯手儘早解決方運那個禍害,可沒想到兩族竟然起了衝突。

    「不知……你為何會與他衝突?」冰烙明知故問,誰都知道兩個妖王所在的兩座寒城有過多次衝突。

    「還能因為什麼?老子在那個鬼城裡提醒他不要發出聲音,他偏偏不管不顧,而且從我身邊跑過,連帶我耗費許多氣血之力,我忍不住開罵,受了輕傷。在上摩天崖前,我又遇到他,他竟然對我冷言冷語,本王豈是他可以嘲笑的!」

    冰烙頓覺頭疼,道:「那你先休息,恢復氣血,我幫你守護,小心方運偷襲。等你氣血恢復,咱們再聯手對付方運!」

    獅鈞看了一眼方運,露出不屑的笑容,道:「在過河前,我已經與冰瀚王和他的兒子冰漠聊過,方運必死無疑。等我妖蠻與你們冰族到個七七八八,將其圍殺即可。你我不需冒險。」

    「說的是,可其餘人族抵達該如何?」冰烙無奈道。

    「他們無法抵達。部分妖王就在摩天崖下,阻止人族的所有大學士。不過這個方運真是運氣好,若是慢了一步,早就被下面的妖王殺死。」獅鈞道。

    「到時候還請諸位妖蠻盟友相助,定要殺死方運,待十寒君王確定,便殺光星妖蠻的餘孽。」冰烙道。

    「這你放心,身為妖蠻,我絕不能放過方運。至於和冰族的小誤會,我不會放在心上。」獅鈞道。

    「說的是。」冰烙呵呵一笑,心中暗罵獅鈞就是仗著在別處動手,若是在摩天崖上,給獅鈞十個膽子也不敢跟冰族廝殺。

    獅鈞一邊恢復氣血,一邊道:「不過咱們也要小心,這個方運既然是虛聖,手裡有不少寶物,更何況他在兩界山的戰績人盡皆知。當然,那時候他是靠著兩界山的力量和詩詞初現,現在他絕不會那般強大。不過,以他的能力,臨死前帶著十幾個妖王同歸於盡,不算難事。」

    「的確。」冰烙點頭道,所有妖王都不蠢,所以他才寧可去殺實力不減的狐璃,也不去動輪椅上的方運,方運的威名實在太強。

    方運位於摩天崖最深處,幾乎背靠巨大的冰山,眯著眼,透過重重的雪片,看著前方出現一個又一個妖王。

    當第六頭妖王出現后,狐璃無奈道:「在這冰帝宮,無論如何,還是冰族佔優勢。他們一旦積累到足夠的妖王,必然會出手。」

    「怎麼,你怕了?」方運問。

    「有點怕,不過,事已至此,怕也沒用。身為月神祭司,或許無法保護您,但絕不會讓您死在我前面。」狐璃堅定地道。

    「如果僅僅是這些妖王,你不用怕,他們不敢對我出手。」方運道。

    狐璃點點頭,已經不像之前那樣質疑,知道方運必然有所倚仗,只是現在沒有必要展現而已。

    冰族與血妖蠻的妖王陸續登上摩天崖,每一個到達此地的妖王都立刻休息恢復氣血,同時與其他妖王交頭接耳,看向方運的眼色一個比一個不善,完全像是飢餓的野獸,視方運為食物。

    摩天崖的妖王越來越多,很快,數量超過三十!

    人族大學士一個未有。

    方運算了算時間,道:「那些人雖然會慢一些,但不會慢得如此離譜,顯然,他們要麼已經戰死,要麼被那些妖王攔在下面。」

    「我們……要不要下去與他們匯合?」狐璃道。

    「冰族與血妖蠻是為了十寒君王與我而來,所以那些大學士即便有劣勢也能保命。我若是下去,他們反而更糟。更何況,蕭葉天等宗家人也未必領情。」

    「您說的是。不過,我們就在這裡干坐著嗎?」

    「我在讀書。」方運道。

    狐璃無奈苦笑,都火燒眉毛了還在讀書,從來未曾聽說過這等人。

    當摩天崖的妖王數量超過五十后,兩族妖王騷動起來,超過七成的妖王要求先殺方運,后開冰帝山拜見冰帝神座。

    但是,也有妖王認為,兩族目的是為了十寒君王,沒必要冒著風險動手。

    等摩天崖的妖王數量到達一百后,認為先殺方運的一方佔據絕對的優勢。

    上百妖王暗中商量,足足兩刻鐘后,才達成一致,決定對方運出手。

    「走!」冰烙第一個邁步,身為堂堂冰族妖王,竟然被方運和一頭狐蠻人調侃,他無法容忍,必須要報仇。

    上百妖王一起向方運走去。

    這些妖王有冰族,有獅虎,有狼熊,每一頭妖王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他們在一起凝聚成更大的力量,如同一張大網撲向方運。

    狐璃喘不過氣來。

    上百妖王步履沉穩,全神貫注,沒有一個因為方運坐在輪椅上而輕視這位人族虛聖,不過,很快有妖王發現己方士氣有些壓抑。

    冰烙冷冷一笑,道:「方運,你不是認為我們不敢殺你嗎?我們來了!」

    狐璃右手輕顫,大聲道:「你們可以殺方運,但之後,你們要承受人族眾聖的怒火!到時候,不僅你們一家老小會被人族殺光,連你們全族都會被滅絕!」

    一些妖王的腳步一緩,但依舊前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