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食指輕輕敲擊武侯車扶手,就見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從華蓋散落,籠罩整座武侯車,如雲光垂落。

    「坐上來。」方運道。

    狐璃明明知道方運看著自己說,可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兩手不由自主捏著長裙,半信半疑問:「是我?」

    「你可以把這個地方讓給冰同。」方運道。

    冰同在遠處應聲道:「我不介意。」

    狐璃愉快一笑,露出潔白的小牙,輕提長裙,小心翼翼邁步走上武侯車,然後小心翼翼在方運坐下,生怕弄髒車子,弄髒方運。

    武侯車本來就是為單人設計,雖然寬敞,但兩人並坐還是有些不適,狐璃盡量向右側座,給方運讓出更大的地方。

    「來吧。」方運望著前方數百妖王。

    許多妖王徐徐后後退。

    武侯車乃是工家的巔峰之作,這些年一直沒有停止改進,越來越強,甚至於一些應用於武侯車的工家技術會陸續普及道人族工坊,讓人族的工坊效率大增。

    幾乎沒有妖蠻沒聽說過武侯車的戰績,什麼一車縱橫萬軍中,什麼生生撞死大妖王,什麼機關一開萬妖俯首,不勝枚舉,看似只是大型的輪椅,但也是萬界頂級的殺戮寶物。

    冰烙也停下腳步,冰族妖王身上的寒血戰鎧的確有強大的防護能力,那也只能是新晉大妖王的層次,但武侯車的防護能力,絕對不下於可汗大妖王,甚至可能相當於大可汗,僅次於皇者。

    一頭冰族妖王氣呼呼道:「早知道他有武侯車,之前就應該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他!」

    「鷹鳩王真該死!若不是他謊報軍情,各族大妖王早就殺死方運,在多位大妖王面前,他縱然有武侯車也無用!現在倒好,一旦他能催動武侯車,只要不與冰同爭奪第一寒君,我們豈能奈何得了他?諸位,我看不如拿出看家寶物,聯手將其擊殺,避免他搶奪寒君帝冠!」

    「我們誰能追得上武侯車?」

    獅鈞的一句話讓上百妖王閉上嘴,武侯車雖然各方面都很強,但本質上還是車,是代步之用,有著超快的速度。少數以速度見長的大妖王或可追上武侯車,但普通妖王絕對做不到。

    「若是只有我們一百妖王,自然不行,若是再加一百妖王,形成巨大的包圍圈,或許可以阻止他逃跑。」

    「另外,武侯車上至少有一件含湖貝,裡面能容納大量的機關。萬一有大儒真文,我們凶多吉少。」

    「你們剛才又不是沒看到,他自己用的是吞海貝,那武侯車上必然是比含湖貝更大的飲江貝,一件飲江貝裡面裝載的像光鐵毒箭之類機關箭矢,足夠殺死幾十頭妖王。」

    「不行,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利用武侯車搶奪寒君帝冠,他不死,我等不開山!」

    「對,他不死不開山!這開山之法只有我冰族才會,而且需要多頭妖王全力施為,他縱然有武侯車,也別想得到寒君帝冠!」

    「等所有妖王都抵達此地,我們就出手!你們不要忘了,他的生命氣息很微弱,對文宮的掌控極弱,縱然有武侯車也難以如臂使指,我們要做的,便是與他消耗!他武侯車只要動,就需要消耗神念控制,我就不信上百妖王聯手還耗不過他。」

    「對,這武侯車需要月石,只要耗光他的月石,這武侯車就變成廢物!」

    「甚好!現在咱們就想一個辦法,耗盡他和武侯車的力量,然後殺死他!」

    眾多妖王開始暗中傳音討論,熱火朝天,一些妖王甚至眉飛色舞,似是有了好辦法。

    狐璃低聲問:「月皇陛下,他們若是硬耗,您似乎難以抗衡,即便是大儒,也難以維持武侯車超過一個時辰,但這上百頭妖王足以拖住您一天。」

    「此事無需多慮,你只要在必要的時候使用妖術相助。」方運說著,伸手拍了一下狐璃的肩膀。

    隨後狐璃如同被電了一下似的,全身狐毛炸起,又緩緩落下,她瞪大雙眼,好像看到不可思議的異象,然後一直保持魂不守舍的模樣。

    方運微微一笑,竟然拿出拿出一本法家經典閱讀,同時在文宮中繼續鍛造法家文台。

    在冰帝大殿的這些天,他幾乎一直在鑄就法家文台。要把鎮罪殿偏殿與罪龜囚車收入文台,形成畫地為牢的力量,但始終找不到恰當之法,畢竟這是人族前所未有的力量,一旦鑄就,便是歷史上最可怕的法家文台。

    許多妖王大怒,沒想到方運竟然在這種時候拿起書津津有味的讀起來,這簡直是對冰族與血妖蠻最大的蔑視。

    「走,先派出十頭妖王,消耗他的武侯車力量!我就不信武侯車的防護力量是憑空得來。」

    「我也去!」

    「走!」

    十頭妖王齊齊向方運衝去,接近百丈后,一出手便是天相之擊,喚出各族祖山或祖河。

    就見十道遠超大學士戰詩詞的力量同時擊中武侯車外面的光罩,但那光罩紋絲不動,甚至沒有泛起絲毫漣漪。

    十頭妖王大為惱火,最讓他們惱火的不是無法撼動武侯車的光罩,而是狐璃依舊茫然看著前方,方運則低頭讀書,完全不把十頭妖王放在眼裡。

    「殺!」

    十頭妖王立刻紅了眼,在百丈外瘋狂攻擊方運,同時警惕地看著武侯車,防範武侯車內強大的機關。

    時間慢慢過去,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妖王換了六批,方運還是紋絲不動,而狐璃則換了一個姿勢,右肘拄著扶手,手托著腮,依舊直直地看著遠方發獃。

    眾妖王沒想到這武侯車如此能強大,感覺不像是諸王在消耗方運與武侯車的力量,更像是方運藉助武侯車消耗眾妖王的氣血。

    許多妖王嚇了一跳,急忙分享自己的想法。

    它們不得不讓十頭妖王繼續攻擊,其餘聚在一起商討對策。

    它們很快想到,所有妖王使出聖相之擊,足以擊碎那層護罩。

    但是,大部分妖王都不同意,因為對於妖王來說,聖相之擊是最強的進攻之法,而且用一次最快也需要數個時辰才能再次使用,一旦對方運用了,在爭奪十寒君王時就可能無法用出,無法兩全其美。

    「不如,上碎冰妖王試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