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多妖王望向位於最後的十餘頭妖王。

    這些妖王並非血肉之軀,而是通體如冰。之前第一寒城出動兩頭碎冰妖王,嚇退蕭葉天。

    那十一頭妖王面無表情,靜靜地站著。

    他們一生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用畢生壽命和全身力量發動最終一擊,是碎冰妖王的唯一攻擊方式。

    幫助其餘妖王爭奪十寒君王,是他們唯一的使命。

    許多冰族妖王輕輕嘆息。

    經過商量,第一寒城決定動用一尊碎冰妖王,而其餘各城承諾,絕不與冰同爭奪寒君帝冠。

    一頭丈許高的冰人緩緩向前走去,透過它體表的冰層,可以看到他身體內的血管和臟器等各種器官,如同是巧奪天工的寒冰傀儡。

    這頭碎冰妖王看著方運,面無表情,開始加速,越跑越快……

    所踏之處,雪片四濺。

    最後,它突然高高躍起,猶如隕石一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墜向方運,周身隱隱與空氣摩擦出火焰。

    但是,方運穩坐武侯車,繼續低頭看書,好像一切盡在掌握。

    眾多妖王或暗罵,或明刺。

    轟!

    碎冰妖王重重撞擊在武侯車的光罩之上,在一剎那,碎冰妖王體內彷彿出現一個小太陽,狂暴的力量徹底爆發,如星辰炸裂,光耀萬丈。

    狂風四卷,所有妖王都被強勁的衝擊推得連連後退,下意識眯著眼。

    待光芒散盡,那頭碎冰妖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周邊的雪花已經全部融化,又很快凍結成冰。

    眾妖王看到,保護武侯車的光罩上泛著一圈圈的漣漪,很快恢復平靜。

    妖王們心中生出一絲絕望,這可是碎冰妖王,足以重創大妖王,讓文宗手忙腳亂,但在武侯車面前竟然如此無力,竟然沒能讓方運抬一下頭。

    「怎麼辦?」

    眾多妖王面面相覷,眼中充滿迷茫。

    「既然如此,我看我們不如聯手使用聖相之擊,擊破武侯車,殺死方運!事後大家都無法使用聖相之擊,相差不大,在爭奪十寒君王時各憑本事,如何?」冰烙提議道。

    「若是我們使用聖相之擊后武侯車完好無損,那當如何?」

    冰烙不知如何作答。

    「耗!繼續耗!我就不信他一人耗得過我們所有妖王,我就不信他擁有無盡的月石!現在二十個妖王為一隊,輪換攻擊武侯車!」

    眾多妖王也不服氣,繼續圍攻方運。

    武侯車上華蓋灑落的光芒無比堅固,即便是二十頭妖王聯手也無法撼動分毫。

    冰同站在遠處,神色由一開始的玩味變成了凝重,仔細觀察這武侯車。

    武侯車的強大超出了冰同的認知,簡直就是一座可以移動的堡壘,只有耗盡裡面的月石,才可能攻擊到方運。

    「不愧萬界最有智慧的人族,竟然創造出這等強大的寶物。」冰同心中讚歎。

    但是,冰同很快面露疑惑之色。

    這輛武侯車的防護能力,似乎超出傳說中的武侯車,畢竟現在武侯車的主人是方運,不成大儒,永遠無法激發武侯車的真正力量。可現在,這武侯車像極了最強的狀態,否則不可能在如此多的妖王圍攻下毫髮無傷。

    就在冰同百思不得其解之時,摩天崖突然震動起來。

    正在攻擊方運的二十頭妖王立刻撤離,方運也放下書,四周打量。

    「一定是冰帝意念憤怒,要懲罰方運!」

    「方運已經激怒冰帝!」

    眾妖王無法忍受被方運的侮辱,想盡辦法找回面子。

    突然,摩天崖西北側裂開一道口子,縫隙不斷變大,很快形成一個方方正正的大洞口,洞口出現一道階梯。

    狐璃也恢復了正常,和所有人一起望向那個坑洞。

    就見一頭神色有些萎靡的高大妖王沿著階梯緩緩走出,這個冰族遠高於其餘妖王,更像是大妖王。

    「這是……」

    所有冰族面露難以掩飾的喜色,有幾頭妖王變得無比興奮,差點原地蹦高。

    狐璃的臉色唰地一下變白。

    來者不是別人,而是方運曾在冰祖遺址外遇到的冰族大妖王,冰骨王。

    方運目光變得無比銳利,眼神如同刀片一樣掠過冰骨王的身軀,發現冰骨王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境界從大妖王層次生生跌落到妖王。

    但是,冰骨王的身體還留在大妖王的層次,加上現在逐漸形成的寒血戰鎧,足以讓他無懼大學士戰詩詞。

    冰骨王站定后,源源不斷的妖王從洞口中出現。

    和普通的妖王比,冰骨王不僅身形高大,一舉一動都更具威勢,神色堅毅如山嶽,隨意一掃,彷彿將摩天崖盡收眼底。

    「見過冰骨王!」

    眾多妖王上前見禮。

    「不必多禮……」冰骨王說著看向方運,「方虛聖,我們又見面了。」

    方運凝視冰骨王的雙目,許久沒有說話,好像要從它的眼眸深處尋覓什麼。

    冰骨王輕聲一哼,看向其餘妖王,不悅地問:「百妖之地,為何可容人族?」

    冰烙如同找到知己一樣,哭喪著臉道:「我們到齊后,一直持續攻擊方運,可都被武侯車擋下。甚至還動用一位碎冰妖王,結果也只在武侯車光罩上形成一次漣漪。我們,根本打不穿武侯車的防護。」

    冰骨王的面色緩和,道:「這輛武侯車的確很強,我不怪你們,畢竟就算本王出手,恐怕也只有在氣血耗盡時才有可能將其擊破。等下面的妖王全上來,我們聯手使用聖相之擊,將方運滅殺於此地,永絕後患!」

    「下面還有多少妖王?」冰烙詢問。

    「一個不少。」冰骨王道。

    妖王們異常興奮,沒想到冰骨王帶著上百妖王去冰祖遺址探路,竟然一人未死。

    「冰骨王,您在冰祖遺址中得到什麼寶物了?」冰烙熱切地看著冰骨王。

    冰骨王淡然一笑,昂首道:「寶物沒有,不過,卻得到最珍貴的傳承,打通大妖王與半聖之間的道路。」

    「太好了!」

    冰族妖王再也忍不住,歡呼雀躍,冰族若能誕生一尊半聖,將再也不用懼怕人族與妖界。

    不多時,一起闖入鎮魂迴廊的其餘妖王陸續走出來,一個也不少,站在冰骨王的身後。

    「包圍方運,全力以赴使用聖相之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