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十寒古地的妖王全部停下,驚駭地望著天空出現一個又一個黑色的漩渦,一共十四個。

    其中有三頭是大妖王。

    看清旋渦中出現的那一頭頭妖蠻,冰族眾人更加疑惑不解,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冰同握著黑珍珠,也不上拋了,獃獃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難以置信。

    其中有幾頭妖王,普通冰族不認識,但冰同曾在妖界遊歷時見過。甚至有三頭祖神一族的成員,在看到這些妖蠻和鎮海龍王后,冰同突然露出恍然之色,似乎明白了什麼。

    漩渦邊緣的所有妖蠻神色各異,有的充滿期待,有的無比憤怒,還有的看著方運發愣。

    他們知道這跟大競技令有關,但不清楚為什麼會跟方運有關。

    「囚魂之戰,開啟!」

    方運緩緩說出一句佶屈聱牙的古妖語。

    所有妖蠻都聽不懂,但鎮海龍王敖蒼面色大變,眼中甚至浮現驚恐之色。

    突然,摩天崖上空的烏雲瘋狂涌動,無數雷霆在聚集,照得天地一片明亮。

    冰骨王慌亂一邊後退一邊喃喃自語:「不可能……怎會如此……我明明是……不可能……」

    眾人這才意識到,這些雷霆應該是冰帝大殿的懲戒之雷,凡是實力超過妖王卻混入這裡,必然會被殺死,這也是大儒或大妖王不能進入冰帝大殿的原因。

    十四個從黑色漩渦出現的妖蠻或龍族用盡全力掙扎,但一道無形的力量封印它們,讓它們紋絲不動,只能在那力量的控制下,緩緩下降。

    鎮海龍王冷冷地掃視下方,目光中充滿了憤怒,尤其是在看到方運笑臉的那一瞬間,知道一切皆因方運而起。

    其餘十三頭妖蠻不懂何為囚魂之戰,毫無畏懼,在看到方運的時候,甚至浮現狂喜之色。

    只要殺掉方運,便能成為妖界的新星,得到數不清妖聖的恩賜,甚至祖神各族也會出面相助,幾乎可以確保封聖。

    即便是有無數妖蠻的妖界,封聖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這些妖蠻都是妖界的精英,早就知道方運進入十寒古地之事,現在已經猜到自己身處何地。

    天空的雷霆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不斷擴散,但是無論是鎮海龍王還是那些妖蠻,都毫不畏懼。

    突然,雷霆爆出炫目的光芒,在場的三頭大妖王心中一慌,因為它們感到那種力量針對自己。

    三道丈許粗的藍白色雷霆當空下降,攜帶無上神威,神罰眾生。

    「不……」

    三頭大妖王在最後竟然稍稍掙脫鉗制,身體動了起來,拚命大吼,妄圖躲避冰帝宮的懲戒之雷。

    其中一頭赫然是祖神一族的蛇祜,在三谷連戰時還只是妖王,而現在已經是大妖王。

    猜到這裡是十寒古地,蛇祜便已經意識到,這是在爭奪十寒君王,任何境界高於妖王的,都會被冰帝宮的力量滅殺。

    「方運!我化為厲鬼也不會放過你……」

    這個時候,蛇祜除了滔天恨意,還有無盡悔意。身為祖神一族成員,只要大妖王的境界鞏固,便有機會進入祖地,裂魂寄托在祖地中,獲得第二條生命,若成妖皇,則必然獲得第二生命。但是,它剛剛晉陞大妖王,還未來得及寄託分魂就被大競技令強行挪移到此地,若是死在這裡,將無法復生。

    下一剎那,三道懲戒之雷攜帶裂空之聲,轟然下落。

    三頭大妖王瞬間化為飛灰消散。

    在他們身體消散的地方,出現三顆血球,快速向方運飛去,每顆血球中,都囚禁著縮小的大妖王,那是三頭大妖王的魂魄。

    三顆魂魄血球飛到方運身後,靜靜懸浮。

    隨後,每顆魂魄血球都外放出淡淡的力量,落在方運身上。

    方運周身立刻多出一種邪異的氣息,讓方運看上去像是能吸取生命的魔物。

    「好一個方運,你真是把一切都算計到了!」鎮海龍王咬牙切齒看著方運。

    鎮海龍王與其他十頭妖王落在地上,恢復了自由。

    冰骨王這才長長吐出一口氣,原來那懲戒之雷根本不是沖著自己來的,急忙道:「鎮海龍王殿下,您既然來到這裡,就不能饒恕方運,請與我們聯手,殺死這個人族小畜生!」

    獅鈞大吼:「諸位妖族朋友,請與我們聯手,殺死方運!」

    妖王狼珀憤怒地道:「本王要晉陞大妖王,一切準備就緒,就差最後一步,卻被牽扯到此地,那些神物全都白費了,我自然要殺死方運報仇!」

    同樣身為祖神一族的虎瀾輕蔑地道:「這樣也好,上一次他從三谷連戰中死裡逃生,那這次我等就將他埋葬於此。他或許以為在兩界山殺了一些羸弱的妖王,就以為天下無敵,可惜,那只是妖界的先鋒,甚至沒有任何主力軍妖王。」

    虎瀾說完,身後浮現一片黑霧,黑霧如流,逆勢上涌,竟然凝聚出一頭模模糊糊的虎頭,那虎頭閉著雙目,看似並無奇特之處,可卻有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儀,所有人見到都會不由自主先行禮。

    即便是方運也目光一縮,露出忌憚之色。

    祖神血脈的妖王,絕對不弱於新晉大妖王,甚至可能與更高一層的神相大妖王不分高下。

    同樣是稱祖血脈,孔家弟子從血脈中獲得的力量遠遠不如妖蠻。

    冰骨王興奮地道:「多謝諸位,今日我們便聯手埋葬方運!」

    「我定要親手殺死方運!」鎮海龍王怒視方運。

    不遠處的冰同道:「敖蒼,你堂堂鎮海龍王,縱橫妖界無敵手,何至於被氣成這樣。」

    敖蒼瞪了一眼冰同,目光落在冰同的右手,當年他在妖界與眾多妖王交手,但也有許多妖王不願意與他分高下,這冰同便是其中之一,雙方只是過了一招便罷手。敖蒼至今記得凶墓之手的力量,讓他非常不舒服。

    「他殺我西海龍族的女婿雷重漠,又辱我水族蛟聖,我豈能放過他?」

    方運卻淡然道:「龍王敖蒼,見到本爵為何不見禮?」

    浩蕩威嚴自方運身上散發,此刻的方運竟然比鎮海龍王更有龍族威勢。

    鎮海龍王體長達到二十丈,氣勢竟然被一個看似弱小的人族壓下。

    敖蒼無比憤怒,但最終卻深吸一口氣,緩緩低下頭,道:「龍王敖蒼,見過文星龍爵殿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