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妖王們直翻白眼,本來氣勢洶洶的鎮海龍王,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給方運見禮,這實在太出乎意料。

    不過它們也沒有說什麼,畢竟文星龍爵在遠古時期地位顯赫,方運拿著雞毛當令箭,敖蒼還真沒有辦法,否則方運會遠古時期的手段,能直接禁錮敖蒼。

    敖蒼抬起頭,龍鬚飄飄,冷聲道:「方運,我敬的是我族文星龍爵,但我不敬你!龍門之中,你竟然斷我西海龍族之路,讓我等無法躍盡龍門。這筆帳,我本來要與你算個明白,沒想到你竟然愚蠢地把我們引來這裡,那麼今日就算一算新仇舊恨!」

    方運不咸不淡道:「你身為龍族,自然對古妖的大競技令有所了解,你對比一下你我手中的大競技令有何不同。」

    方運說著,學著冰同的樣子,把水晶狀的大競技令輕輕上拋,然後接住。

    其餘妖王都不明所以,看向敖蒼,只見敖蒼咬牙切齒。

    「方運,從三谷連戰之後,你就在策劃此事?」敖蒼強忍怒氣道。

    「不錯,在我發現三谷連戰是一處還算完整的古妖競技場時,我便找到報仇之法,憑藉冠軍之功,求取大競技令。我原本準備遊歷各古地,尋常適合我的競技場,沒想到誤打誤撞進入十寒古地,才發現這裡竟然是古妖祖帝屠庭的霜界大競技場,而我的大競技令,便屬於屠庭一系。所以,在得到冰宮山刻痕后,我就在尋找時機,把你們挪移到此地,一網打盡!報彭走照之仇,報三谷連戰所有人之仇!」

    方運不徐不疾地娓娓道來,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像是在敘述一件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狐璃卻看得出來,不是方運不在乎,而是方運已經把這個計劃在心中演練千百萬遍,以致於他心中難再起波瀾。

    冰同詫異道:「你選這個時候喚他們而來,豈不是讓他們聯手對付你?」

    方運道:「那就要說說大競技令。大競技令,分為主令和從令。簡單點說,就是我有主令,他們拿的是從令。我們作為三谷連戰的勝利者,可以參與此地也就是霜界大競技場的爭鬥。由於我們的大競技令同出一地,所以我們只有在解決外敵後,內部才會繼續競爭。只要我們沒有殺光冰族與血妖蠻兩族的妖王,那我們之間就不能相互攻擊。而且由於我手持主令,他們持從令,我可以下達一些不會違背大競技場規矩的命令。」

    「那你身後的魂魄血球是什麼?怎麼會跑到你身後?」冰同問。

    「在他們抵達后,我對他們十四人加上我開啟了囚魂之戰,這是一種非常惡毒的古妖對戰之法。最惡毒的地方在於,勝者可以囚禁敗者的靈魂,同時,可以從靈魂中獲得一定的力量,增強己身。比如那三頭大妖王被殺,魂魄血球本來會給勝利者,但殺他們的是冰帝宮的力量,不是我們其中之一,那麼,我這個主令擁有者,便獲得三顆魂魄血球。」

    方運說完,眾多妖王憤怒地看著方運。

    「人族虛聖果然卑劣,竟然動用囚禁魂魄的手段!」

    「實在太無恥了,即便是人族與妖蠻有仇,也不應該用這種惡毒的手段!連你自己都知道惡毒,竟然還繼續做下去,你簡直是人族敗類!」

    「控魂之術,在各族各地都被禁止,你為了勝利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方運雙目空空,道:「我開啟囚魂之戰,並非是為了勝利,而是在勝利之後,可以將他們的魂魄永久囚禁,焚燒百世!」

    鎮海龍王大怒,道:「當年我並未動手,不過是想辦法阻止你使用騰龍詩或天子戰詩,那些人的死與我毫無關係,你為何要如此對我?」

    「龍與妖行,不存無辜。」

    方運認真看了一眼十頭妖王與鎮海龍王,緩緩道:「我曾經發誓,殺光你們。」

    方運的神態無比冷漠,語氣無比自然,好像說過成百上千遍一樣。

    狐璃握緊拳頭,她不清楚方運具體經歷了什麼,但此刻卻感覺方運好像變了一個人,如獨行於萬丈海底,又像是孤立於千仞山巔,與世間萬物格格不入,與天地一切遙遙相距。

    狐狸彷彿看到,這些年的時光彷彿一把利刃,把仇恨一筆一劃刻進方運的聖道,刻進方運的喜怒,刻進方運的目光,刻進方運的指,刻進方運的眉,甚至連風吹起的黑髮,都隱隱有四個字。

    殺光你們!

    那些不曾說的,那些看似不在意的,清清楚楚刻在心臟之上,每一下跳動,都會撕裂一次傷口,讓他牢牢記住那一幕幕,那曾經的誓言與仇恨。

    每一個不畏懼寒冷的冰族妖王,生平第一次感到背後發涼。

    這恨意不張揚,不喧鬧,卻彷彿如無盡黑暗,吞噬一切。

    鎮海龍王輕蔑一笑,道:「可笑!當年是西海龍聖爺爺命令我去三谷連戰幫助妖蠻,你是不是連他也要殺?」

    方運看著敖蒼,雙目幽幽,彷彿連通一處無光之界。

    「終有一日,我分晝夜,洗劍龍宮,觀,血漫西海!」

    方運雙目中,有星辰升起。

    「放肆!放肆!放肆!放肆……」鎮海龍王瘋狂地吼叫,他的爪子在顫抖,聲音也在顫抖。

    他在恐懼。

    眾多妖王被方運嚇住,原本喊打喊殺的念頭不翼而飛,只剩下一個願望,那就是不要死在這裡,不要死在如此可怕之人的手下。

    狐璃望著方運,輕聲嘆息,那不知壓抑多久的恨,今日終於宣洩而出。

    方運轉頭看向以冰骨王為首的十寒古地妖蠻冰族,露出一個冷冰冰的微笑。

    「多謝你們,若僅僅是百頭妖王,怎麼會是這些萬界最優秀的妖王的對手。去吧,鎮海龍王敖蒼,你的對手是冰骨王,至於其他妖王,你們平分其餘妖王。記住,一個都不留。」

    隨後,十頭妖王與鎮海龍王都感到無形的力量落在自己身上,只要自己違背方運的命令,那種力量就會控制自己去殺敵,直到自己死亡。

    無論是祖神一族還是真龍,無論身世多麼顯赫背景多麼強大,在這大競技場中,它們只是方運的隨從。

    一頭熊妖王大吼一聲,怒道:「本王乃是堂堂聖子,豈會聽你號令,區區大競技令,豈能奈何我!」

    熊妖王吞食整整三滴聖血,身體膨脹一圈,全身金光交織,威如天神。

    但是,下一刻他瞪大雙眼,身體脫離他的控制沖向冰族,瘋狂攻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