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子熊妖王一出手便是氣血縱橫,近處的冰族與血妖蠻非死即傷,無一合之敵。

    眾多妖王驚懼不已,知道妖界的妖王厲害,可沒想到強到這種程度。

    與熊妖王交手的冰族妖王身上個個都附著寒血戰鎧,可只要被熊妖王的巨爪觸及,必然粉碎。

    聖子的實力比普通妖蠻的實力會提高一層,巔峰聖子妖王實際力量相當於普通新晉大妖王,所以那寒血戰鎧根本無法抵擋這頭熊妖王。

    不過,熊妖王造成的破壞比正常的聖子妖王更大。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很快冰骨王發現端倪。

    「這……這熊妖王簡直瘋了,竟然在燃燒壽命激發氣血潛力,在短時間內他會極強,但不久之後便會變得虛弱。」

    「可這頭熊妖王的眼神好像在抗拒,在奮力掙扎。看來不錯,他是被大競技令的力量操控。」

    「我們怎麼辦?這些可都是妖界的妖王啊,最差也是聖子妖王,甚至有可能是雙聖之子或大聖之子。」

    「這個方運太惡毒了,恐怕早就想到這一招!」

    「我們……是撤出摩天崖還是與他們奮戰?」

    「離開摩天崖,就別想參與十寒君王的爭奪,我們不能離開!」

    「不管這些妖王,先殺方運!」

    冰骨王的話音剛落,方運看著鎮海龍王,道:「敖蒼,冰骨王交給你了。」

    「我……」

    敖蒼剛生出反抗的念頭,身體就失去控制,隨後力量節節暴增,原本一些準備最後才用的力量,現在全部激發出來,甚至可能會影響它晉陞大龍王。

    「呼……」

    敖蒼沖向冰骨王,張口就是一道紅中帶白的龍炎,熊熊烈火包裹冰骨王以及附近數頭妖王。

    妖王們慘叫著逃跑,即便有寒血戰鎧,也無法抵禦如此強大的真龍龍炎。

    冰骨王快速擺脫龍炎焚燒的範圍,身上的寒血戰鎧稍有融化,並未傷及自身,遠比那些普通冰族妖王強大。

    「方運,你這個卑劣的人族!馬上讓鎮海龍王停下,你我……」

    冰骨王話未說完,敖蒼便當空撲下,巨大的龍爪襲來。

    冰骨王心中暗罵一聲,不得不與體長達二十丈的真龍龍王戰鬥。

    對於普通妖王來說,敖蒼的體型太過於龐大,附近所有的妖王都遠遠離開,生怕被敖蒼的巨大的白龍之體碰到。

    「你們也去吧!」

    方運說完,其餘妖王被大競技令控制殺向十寒古地的冰族與血妖蠻。

    方運穩坐武侯車,彷彿場外之人在觀看斗獸。

    那些冰族與血妖蠻已經顧不得罵方運,全力抵抗鎮海龍王和十頭妖王。

    在獵獵寒風與巨大雪片之中,雙方展開殊死搏鬥。

    一方是十寒古地的寵兒,有著強大的寒血戰鎧,在寒冷的天氣中無往不利,佔盡優勢,遠超普通妖王。

    一方是妖界的精銳,甚至有龍族與祖神一族的成員,血脈最低也是聖子。

    雙方展開了大混戰。

    冰同看了一會兒,突然輕輕抽了抽鼻子,扭頭看向方運。

    就見方運前面多了一塊武侯車探出的托板,托板之上是一套完整的茶具,方運正在泡茶,然後倒了一杯給狐璃,狐璃手持茶杯,呆坐不動。

    方運則慢慢悠悠飲茶觀戰,如同一位看兒孫切磋的老相爺。

    冰同翻了一下白眼,繼續望向戰場。

    一開始,冰族妖王並不想與方運喚來的十一頭妖王戰鬥,但那十一頭妖王完全被大競技令的力量控制,失去自我,全力以赴,殺死一頭又一頭十寒古地的冰族或血妖蠻。

    很快,冰族的凶性被徹底激發,毫不猶豫還擊。

    兩百餘冰族妖王本身就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這種寒冷的環境中,它們外放的寒冰力量更強,往往成倍增加。

    它們的每一次攻擊,都會攜帶寒冰的力量,或形成巨大的冰柱,或化為漫天的冰刃,或將寒意注入敵方身體,是十寒古地當之無愧的王者。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族漸漸暴露了弱點,它們空有寒冰的力量,但戰鬥能力遠遜於妖界來敵。

    妖族主要力量源自血脈傳承,血脈層次越高,則實力越強。

    無論是鎮海龍王還是其他的妖王,擁有父輩祖輩極為強大的力量,無論是戰鬥技巧、經驗還是其他方面,都遠超十寒古地的冰族。

    妖界妖王所經歷的磨鍊是冰族無法企及的,他們是現在的萬界之主,他們剛誕生就超越冰族,所接收學習的一切依舊超過冰族。

    而冰族則蝸居十寒古地,不僅沒有成長,反而會經常退化。

    兩族之間已經形成不可逾越的鴻溝。

    一頭又一頭冰族妖王被殺死,而鎮海龍王和十頭妖王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冰同輕聲嘆息,若是在普通的古地,沒有冰帝宮的力量加持,兩百餘冰族妖王現在已經被殺光。

    冰族諸王中最強的是冰骨王,他雖然暫時降為妖王,可有著大妖王的實力。只不過,他的對手是鎮海龍王敖蒼,以致於一直處於下風。

    隨著戰鬥越來越激烈,被大競技令控制的妖王與敖蒼再也無法保持清醒,竟然配合大競技令開始瘋狂攻擊冰族。

    不知道過了多久,重傷的冰骨王讓其他妖王攔住鎮海龍王,他開始猶豫是堅守還是離開。

    冰骨王四處張望,赫然發現,兩百餘冰族妖王現在只有不到五十之數,而且個個帶傷。對方除了鎮海龍王、狼珀和虎瀾只是受到輕傷,其餘妖王全部重傷。

    戰鬥還在繼續,冰族一方已經有些膽怯,可被大競技令控制的妖王卻完全無畏無懼,和一開始一樣瘋狂。

    方運始終在當觀眾,喝完茶水就吃甜點,吃完甜點吃熟食,吃完熟食吃補藥,就沒停過嘴。

    冰同不時看一眼方運,經常翻白眼,心道這人族虛聖簡直神了。

    狐璃始終無法適應這種時候的方運,堂堂月皇虛聖,心目中的大英雄,此刻竟然跟個小老頭一樣看戲。

    「狐璃,準備一下。」方運道。

    「做什麼?」

    「偷襲冰族或血妖蠻的妖王,你們狐族擅長這一點。」方運道。

    「可是您喚來的妖王怎麼辦?」

    「我親手解決,我要他們的魂魄!」

    說話間,狐璃看了一眼方運身後的三顆大妖王魂魄血球,那三頭大妖王的魂魄如同被烈火焚燒,慘叫著翻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