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霸下在龍族的地位是龍帝,妖位則相當於古妖的祖帝或妖蠻的祖神,同屬於稱祖大人物。

    那龜妖侯便是利用妖界的手段,喚出霸下血脈的力量,也是妖界認為己方三谷連戰必勝的原因。

    但恰好在那之前,方運獲得文星龍爵的部分力量,又獲得東海龍聖的力量凝聚龍聖星位,這才擊敗那頭龜妖侯。

    方運道:「我自然知道諸位都是不世奇才,有壓箱底的手段。不過,這裡是霜寒大競技場,是古妖之地。」

    鎮海龍王冷聲道:「愚昧。任何大競技場必須要保證相對的公平,即便我們龍族與妖蠻是古妖的死敵,大競技場也不會優待你,更不會壓制我等。冰族之所以增強,並非因為它們是古妖後裔,而是因為他們是冰族,可以吸收寒冰之力,即便到了妖界的極寒之地,冰族也照樣會變強。之前三頭大妖王之所以被殺,僅僅是因為他們妖位過高而已。當年,龍族或妖蠻殺死古妖勁敵取得勝利離開大競技場的事常有發生!這裡,是古妖之地,但不是你方運的地盤。」

    「你說的是完整的、獨立的大競技場,但你卻忘記,這裡已經是十寒古地,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都蘊含祖帝屠庭的意志,那些寒氣,那些天地元氣,凡是我們能利用的力量,都會因為沾染祖帝屠庭的力量而親近古妖。世界易變,你卻冥頑不靈。」方運道。

    鎮海龍王嗤笑道:「所以我說你愚昧。縱然一界有變,縱然你的的確確與此地的力量親近,但真正的作用無非就是相當於讓戰詩詞多出一層寶光而已,這種程度的增強,對我等來說算得了什麼?」

    「在祖靈巨像面前,即便氣血充沛的新晉大妖王也必死無疑,你獲得區區增強,無足輕重!」狼珀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

    「我剛才其實還有一句話,這裡是古妖之地,而我是人族。」方運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猶如君子展顏,春風拂面。

    這句話並沒有多大的氣勢,甚至也沒有蘊含何等強大的力量,是普通的再普通的一句話。

    但是,十頭妖王與鎮海龍王的表情都有細微的變化。

    方運是人族。

    人族不是一個創造奇迹的種族,而是一步一步向前,一點一點努力,能把偶然奇迹化為必然成果的種族!

    當周文王出世時,妖蠻認為那是奇迹。

    當儒家出世時,妖蠻認為那是奇迹。

    當百家爭鳴時,妖蠻依舊認為那是奇迹。

    當儒家、工家、法家、兵家、雜家、醫家等等等等各家力量陸續在聖元大陸開花結果后,妖蠻卻發現了問題。

    那一切並非奇迹,是人族用智慧和勤勞換來的必然結果。

    「你們從一開始就應該想一想,是殺光冰族那些蝦兵蟹將簡單,還是殺光你們簡單?」

    眾妖愕然。

    冰同瞪大眼睛望著方運,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思考,原來,從一開始,方運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借這些妖王去阻擋冰族,也不是所謂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十寒古地的冰族也好,血妖蠻也罷,真正的左右只是用來削弱方運換來的妖王。

    從獲得冰宮山開始,方運的真正目的就從爭奪十寒君王改變為殺死三谷連戰的那些兇徒。

    「那又如何?並無區別。」

    「區別很大。」

    方運說著,緩緩坐直身體,生命氣息猶如長江決堤,瘋狂提高。

    一息之後,方運的氣息不僅超越正心境,還更進一步,成為巔峰大學士。

    冰同愕然,這才明白,方運應該早就恢復了力量,但一直在偽裝,在麻痹冰族大妖王或其他敵人。

    茫茫大雪,方運如山。

    「並無區別!」鎮海龍王堅定道。

    「區別很大!」

    方運說完,一頁聖頁漂浮於前,硯龜墨女顯現,大儒文寶筆飛起,一滴金色聖血落入聖頁。

    「十寒古地,眾友畢至,賞雪飲茶,好不快哉。方某書四詩以饗諸位,黃泉路上請走好。」

    眾妖王全神戒備,可惜因為身受重傷,還在緩緩恢復,他們不能浪費任何力量,只能先防禦,找到機會再出手。更何況,真正的戰鬥必然要進行試探,除非有必然的理由,否則不可能一出手就全力以赴。

    鎮海龍王、狼珀與虎瀾相視一眼,輕輕點頭,在關鍵時刻必然使用最強力量,一擊而破。

    方運提筆便寫,第一首一息詩成。

    「六齣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如今好上高樓望,蓋盡人間惡路歧。」

    眾妖王無比差異,這並不是戰詩詞,只是在講述詩人坐於家中,看到六瓣雪花飛入院落,讓竹子被大雪覆蓋,猶如白玉,這種時候正好可以上高處遠望,看看大雪覆蓋那些岔道險路,讓世間變得整潔乾淨。

    這首詩所蘊之情,雖非殺盡敵人,但也寄託作者除盡一切惡事惡人的願望,但終究不是戰詩詞。

    一層層寶光在聖頁之上閃爍,聖頁吸取大量天地元氣,熊熊燃燒,最後化虛為實,就見天地間的大雪驟然增多。

    這摩天崖的雪本來就極大,到處都是巴掌大的雪片飛舞。

    而現在,那些大雪片層層疊疊,十倍於之前。

    這些雪片飛舞得更急,邊緣更銳利,每一片雪片都相當於妖帥一擊。

    這首詩獲得十寒古地力量增強,竟然達到大儒層次。

    十頭妖王和鎮海龍王都笑了,因為那些雪片甚至無法碰觸到他們的身體。

    鎮海龍王笑吟吟點評道:「你一開始差點把我唬住,現在又差點讓我笑掉龍牙。讓我看看這首詩的力量。不錯,雪花增多,寒意增強,雪片也強了不少,範圍倒也大,大到相當於大儒戰詩,不錯。哦,我忘了,這句『蓋盡人間惡路歧』,有迷蹤幻術之能吧?我的確已經看不到較遠處的景象,甚至已經無法準確感知百丈外的距離,不過,誰需要攻擊百丈外的敵人,只要接近你不就好了?」

    狼珀笑道:「這首戰詩詞對普通妖王來說算是不小的麻煩,大概會不斷迷路,但,我們不是普通妖王。」

    在場所有妖王都笑起來,另外八頭妖王即便不是祖神血脈,也至少是聖子,這種程度的幻術,根本不會影響他們的近身戰鬥。

    狐璃沉默不語,她是用幻術的大行家,這首詩詞的幻術的確平平,可如果說這首詩主要是為了增加雪花數量也說不過去,畢竟這種程度的雪花再多,也奈何不了妖王。

    眾多妖王變得輕鬆起來,一邊繼續走向方運,一邊繼續恢復力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