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密密麻麻的雷電聲音響起。

    有幾頭妖王驚駭欲絕,甚至忘記要攻擊方運,抬頭望天。

    就見數十道雷電齊齊落下,其中有八道雷電是單獨劈下,而其餘雷電分成兩組,每一組的雷電由幾十道雷電匯聚而成,密密麻麻,如同雷霆瀑布。

    在看到雷電的一瞬間,所有妖王全都絕望。

    這一擊,如百儒同在。

    之前方運只用一道雷電就殺死鎮海龍王,現在突然近百雷電齊發,最弱的一道雷電縱然比不上殺死鎮海龍王的那道,也有七八成的威力,足以殺死任何一頭妖王。

    只有狼珀與虎瀾沒有放棄,控制兩個巨大的祖靈巨像攻向方運。

    雷霆瀑布降臨。

    就見兩頭巨大的祖靈巨像瞬間被如水雷霆包圍,雷電密布兩頭祖靈巨像的表面,剎那之後兩頭祖靈巨像炸裂。

    噗……

    狼珀與虎瀾遭到反噬,吐血委頓。

    「方運,你不能殺我們!我們祖神一族不會……」

    在狼珀的嚎叫聲中,剩餘的雷霆吞噬兩頭祖神一族。

    其餘八頭妖王全部被雷霆擊中,身體瞬間焦黑,風一吹便化為飛灰散去。

    天空的黑洞雲渦緩緩消散。

    狐璃低聲問:「您……竟然能控制金聲玉振?」

    「某種程度上是。」方運回答。

    十顆魂魄血球飛向方運,懸浮在身後。

    三谷連戰最後存活的妖王,它們的魂魄一個不剩全都出現的方運身後。

    冰同呆立在那裡,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整個過程令他難以置信,不得不在心中細細推演。

    首先,方運用冰族妖王削弱那十頭妖王與鎮海龍王,其次,方運連續使用三首詩詞增強摩天崖的天氣,同時讓三首詩詞的力量與摩天崖的環境相互交融,只有這樣,接下來的第四首《春雷》才會吸收到更多的風雪與寒意,轉化成更強的雷霆。

    即便整個過程歷歷在目,冰同也不敢相信那首《春雷》竟然強到這種程度,即便鎮海龍王在全盛時期,也擋不住十雷齊發,而黑洞雲渦的雷霆一共接近百道。

    每一道雷霆都相當於一位大儒全力以赴使用出的大儒戰詩詞,而且不是新晉大儒,至少是修境大儒。

    冰同細細回憶之前的事,突然明白為何方運會在殺死鎮海龍王前說那句「你似乎忘記我之前說過的話」,因為方運說過,這裡是古妖一族的地方。

    當時很多人不明白方運的用意,現在才真相大白,方運那麼說是因為他能使用監天律令,能在這裡調動祖帝屠庭的力量殺死真龍。在古妖的規矩里,若為了殺真龍而需要借力,那附近的古妖力量會無條件相助,即便是祖帝也不能拒絕。

    冰同又想起,之前方運說過自己是人族,現在看來,明顯是在說人族詩詞變化無窮,人族也有數不清的奇思妙想,所以方運能不惜代價,先消耗三張聖頁三滴聖血,不攻擊,不殺敵,只為最後一首戰詩詞蓄勢。

    那最後的《春雷》力量之所以如此強,強到重傷的妖王們無法反擊,是因為前三首詩詞的蓄勢太足,足到把堂堂十寒古地最冷的地方生生融化,如一春降臨。

    冰帝宮中生百草。

    冰同低頭一看,地面竟然有絲絲綠意,極度無奈,若是那些冰族老人看到,估計能活活氣死,這幾乎等於方運一個人抄了冰族祖墳不說還在上面撒尿。

    就在此時,一個個衣衫破爛的人族徐徐從摩天崖邊緣攀爬上來,他們全身是傷,氣喘吁吁。

    摩天崖可不管是妖蠻還是人族,只能手動攀爬,對妖蠻來說只是小麻煩,但對人族來說可是要了命,也只有方運這種經過多次才氣洗禮的人才能快速登頂。

    第一個是蕭葉天,第二個是荀平洋,第三個是曾越……

    蕭葉天有氣無力坐在地上,喃喃自語:「怪了,聽說這裡是冰帝宮中心,凍絕萬物,怎麼濕漉漉的,一摸一手水……」

    蕭葉天一邊說一邊抬頭看,話未說完,就如同被人捂住嘴,聲音戛然而止。

    最近出是一片片的冰族妖王屍體,再往前,是一頭頭更龐大的妖王屍體,最遠處,則是坐在武侯車上的方運與狐璃,至於另一側的冰同,蕭葉天已經不在乎。

    「武侯車……」三個字在蕭葉天的喉嚨里翻滾,這可是人族最頂級的大儒文寶之一,數量稀少,連亞聖世家也捨不得用在十寒古地,生怕被妖蠻所奪。

    若是擁有武侯車,蕭葉天敢與冰同一較長短,奪第一寒君之位。

    蕭葉天緩緩起身,不斷掃視那些妖王屍體,最後看向方運,說不出話來。

    他不知道現在應該說什麼。

    因為就在一刻鐘前,他還在攀爬摩天崖的時候說出豪言壯志,說自己必將成為人族第一個登上摩天崖之人,要與群妖爭雄。

    現在上來一看,方運不知道已經喝了幾壺茶。

    荀平洋與曾越等人陸續爬上來,看到眼前的一幕,和蕭葉天一樣先是愣了片刻,然後看了蕭葉天一眼,忍不住笑起來。

    眾多大學士腳踏平步青雲,向方運飛去。

    荀平洋舌綻春雷問:「方虛聖,請問此地為何如此?那些妖王不像是十寒古地的。」

    「他們是參與三谷連戰的妖王。」方運道。

    眾人皆驚,所有大學士都眨了眨眼,好像完全聽不懂方運話里的意思。

    「妖界派他們再次襲殺您?」曾越問。

    「是我以大競技令把他們挪移到此地,為報三谷連戰之仇。」

    方運的話語輕描淡寫,但所有大學士只覺頭皮發麻,全身僵硬。

    人族在十寒古地已經處於劣勢,方運本身已經病懨懨的,在這種最重要的地點最重要的時候,方運竟然引來萬界最強的這些妖王,還要面對數不清的冰族妖王,當時自己若是在這裡,都可能被嚇死。

    「蕭某……並不相信。」蕭葉天胸口起伏,死死盯著方運。

    「本聖何事需要你相信?」方運看都不看蕭葉天,對荀平洋等人道,「喝幾杯茶暖暖身,為最後的十寒君王之爭做準備。」

    方運隨手一撫,數個杯子飛向迎來的大學士。

    冰同在不遠處白了方運一眼,沒好氣地小聲嘀咕:「還爭個屁。」

    .

    最近家裡網路不好,後半夜寫完往往沒法發上來,現在暫定更新時間為中午。

    新的一年,祝大家在2017年氣運如大日,鼎盛不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