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彷彿大半個世界都臣服於這個新的蕭葉天。

    宗家人看到這一幕,已經猜到七七八八。

    「方運,你這個人族敗類,為何眼睜睜看著蕭葉天被奪走軀體!」

    「你不配為人族虛聖!你是人族罪人!」

    「縱然化成厲鬼,我宗家上下也不會放過你!」

    「蕭葉天,你沒有死在敵人手中,卻死在方運手裡,你死的冤枉啊!」

    宗家人大罵,許多人族也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方運。

    冰同忍不住道:「你們人族竟然也出蠢貨。我剛才都說了,方運這個王八蛋原本想害我,讓我去奪第一帝冠,只不過……我不能說,讓方運自己說吧,從摩天崖回來的大學士都能當證人,方運說錯了我們都會反駁。」

    「方運,你就說一些實情吧。」荀平洋道。

    方運點點頭,朗聲道:「在冰帝宮外,我說過不與冰同爭第一寒君帝冠,而冰同自知實力不足只取第二帝冠,所以在十寒君王之爭的最後,第一帝冠反而空出來。蕭葉天自不量力,自尋死路去取第一帝冠,現在你們宗家人竟然怨我,簡直荒唐!若再出言不遜,休怪本聖不客氣!」

    一個宗家翰林怒道:「你明明知道冰帝的陰謀,為何不阻止?你就是兇手!」

    方運一甩手,天地元氣夾雜寒意重重拍在那翰林的臉上,打得那翰林牙齒脫落,口中流血,昏倒在地。

    「本聖已經說明緣由,你們依舊胡攪蠻纏,是何居心!」方運冰冷的目光掃過宗家,宗家無一人再敢反駁。

    「人族?不過如此。」冰帝的聲音彷彿自帶冷風。

    方運立於風雪中,身形挺拔,面帶極淡的微笑,似覺有趣,有好似在嘲笑。

    「區區殘魂,安敢放肆!」

    方運一句話如石破天驚,把所有人嚇得心臟狂跳。

    眾多冰族與妖蠻驚駭地看著方運,即便雙方敵對,他們心中也升起一絲景仰之情,此等人物,必將立於萬界之巔。

    冰族大妖王們很快欣喜若狂。

    冰瀚王大罵道:「卑微的人族,閉上你的臭嘴,還不快跪下!」

    哪知方運看著「蕭葉天」,道:「冰帝,你們冰界古妖的冰奴比你還放肆!」

    眾人還在揣度「冰奴」二字,冰帝緩緩看向冰瀚王,雙目之中有寒意,眨了一下眼,又看向方運。

    冰瀚王的身軀突然從下而上開始冰化,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

    「我……」

    冰瀚王話未說完,全身化冰,停滯一息后,身體炸裂,化為無數冰粉散落。

    眾人噤若寒蟬,無法理解冰帝為何要殺冰族的大妖王,也無法理解冰帝前面還與方運敵對,現在竟然幫助方運,那可是大妖王,即便在古妖時代,也是一族中堅,

    少數人隱約明白「冰奴」的意思。

    方運輕輕一笑,道:「不錯,你雖然不斷沉睡蘇醒,對世事變遷不甚了解,但古妖的規矩還是懂的。」

    「區區負岳妖王,出口不遜,你說本聖當如何懲戒?」冰帝一開口,便是風起雲湧,千里寒流齊聚,所有人都感到徹骨的寒意在體內回蕩。

    「尊敬的冰帝殿下,你似乎忘記一件事,你只是冰帝遺留的殘餘力量,是為了彌補他的錯誤……我便不當眾說出。而我……」

    方運突然閉嘴,身後浮現一座半透明的巨山,覆蓋十寒古地,衝破雲霄,山上高懸一星,山壁如鏡,上有負岳神像,力壓萬界。

    「見禮!」方運一聲輕喝,星辰之山上的負岳之星直連眾星之巔,微微一轉,銀光掃過冰帝宮前。

    噗噗噗噗……

    一聲聲血肉炸裂聲響起,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頭又一頭冰族死亡,有年輕的,有年老的,有妖民,還有大妖王,毫無規律。

    數息間十餘萬冰族化為肉漿,凍在地上。

    每個冰族的血脈中本能升起一種力量,讓他們清晰地意識到,現在所有敵視方運的冰族,必須死!

    這不是命令,也不是律法,而是天地間亘古長存的秩序,不容更改。

    大量冰族跪地磕頭,收斂對方運的敵意。

    冰帝那如萬載寒冰的表情終於出現變化,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身後的星辰之山。

    這是完整傳承的表現,即便不成聖,也位同半聖。

    冰帝當年乃是大聖,自然高於半聖,可現在大聖區區殘魂根本無法喚出星辰之山,更不可能跟真正的古妖半聖相提並論。

    冰帝死死咬著牙,彷彿用盡全身的力量,才微微低下頭。

    「見過負岳族友。」

    轟!轟!轟!

    冰宮山外,百山炸裂,冰雪衝天,皆是冰帝之怒。

    與此同時,每個人都彷彿聽到冰帝的聲音中透著另一個聲音。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已成冰帝,為何還要對方運低頭……」

    方運拿出官印,看了看時間,道:「我在十寒古地停留的時間太長,現在要回返人族,如果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星辰之山屹立大地,巍峨高聳,彷彿鎮壓一界。

    「你走不了。」冰帝冰冷地道。

    「怎麼,冰帝這是想違背古妖祖訓?不怕從眾星之巔除名、不怕血脈盡斷嗎?」方運厲聲道。

    冰帝神色不變,緩緩道:「十寒古地眾敵環伺,已然陷入危機之中,這一次,是復活妹妹唯一的機會。即便我冰帝一脈從眾星之巔除名,即便後裔族人血脈之力消散,也在所不惜。」

    「我低估了你的決心和犧牲。」方運微微皺眉。

    其實經歷鎮魂迴廊和冰宮山刻痕傳承后,方運便猜到七七八八。

    「現在你可以重新審視本聖決心。」冰帝道。

    方運沉思數息,道:「在我負岳一族的傳承中,你與雪女兄妹雙聖大戰妖界眾聖而死。在遇到鎮魂迴廊后,我本以為裡面是妖祖鎮壓的凶物,但後來仔細商量,懷疑裡面並非是鎮魂,而是養魂。在獲得冰宮山刻痕傳承后,我才知曉,當年為了讓你逃離,雪女斷後,被困一地。數日後你回返,但雪女已成殘魂,於是你在霜界的基礎上,利用祖帝屠庭的建築稍加改進,妄圖以霜界之力復活雪女。可惜,霜界遭遇妖蠻突襲,被打得四分五裂,你本尊戰死,臨死前把十寒古地送走,並以殘魂主持此處古地,為雪女復活。我說的可對。」

    「大體如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