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族與血妖蠻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方運這才提筆,紙懸半空,落筆書寫。

    附近的人偷偷看,只見方運在頁面先寫下「冰奴傳」三個字,然後才開始書寫正文。

    那些普通讀書人不敢一直偷看,但大學士和大儒們則正大光明看,既然方運不瞞著眾人,那自然都可以看。

    很快,所有大儒與大學士發現方運是用正常的速度書寫,並沒有運用奮筆疾書,立刻雙眼放光,說明這不是普通的文章,而是涉及聖道,需以才氣運筆,以神念御動,和普通的寫作完全不同。

    隨著方運書寫,眾人這才明白所謂「冰族」的來歷。

    古妖時代,也不是所有生靈都非常強大,只有維持萬年聖位不斷的族群,才有資格歸入古妖一族,只有出過祖帝或者大聖的族群,才有資格在眾星之巔建立星辰之山,位列百帝部落,得母神星照耀。

    那些普通的族群,在萬界的地位平平。

    在普通族群之下,還有一些地位卑下的族群,名為「奴族」,這些奴族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是投靠龍族,有的是與妖蠻暗通款曲,有的是先祖犯下重罪。

    萬界當年的確有個冰族,但冰族真正的先祖與妖界勾結,雖然未造成太大的損失,但全被貶為奴族,被稱為冰奴。

    冰奴之所以能在霜界繁衍,是因為當年的霜界比十寒古地更加寒冷,許多族群都無法適應,只有冰奴最適合,所以祖帝屠庭會在霜界豢養大批的冰奴。

    看著方運不斷書寫冰奴的一些歷史,許多人恍然大悟,甚至暗中竊喜。

    這些年來,冰奴一直宣稱先祖是祖帝屠庭,對十寒古地有著天然的統治權,人族為避免與古妖交惡,一直沒有接管十寒古地,但是,現在這層障礙沒了。

    顏寧逍這才明白在進冰帝宮前,方運為何會說那番話,也明白為何方運剛才說冰族已經無法使用寒君帝冠。

    沒有古妖一族指出來他們是冰奴,一切都好說,畢竟冰帝需要利用冰族。

    但現在,冰帝已死,方運以古妖一族的身份書寫正史,這些冰族將會被重新打落冰奴行列,根本無法使用蘊含冰帝力量的寒君帝冠。

    它們不配。

    待方運寫完最後一個字,所有大學士與大儒輕嘆一聲,暗中的宗家大學士面色發青,得罪方運的代價太大了。現在對比才發現,死一個蕭葉天和幾個讀書人根本不算什麼,冰族才真正倒霉。

    冰族統治十寒古地多年,人界與妖界都在拉攏的族群,堪稱十寒古地的土皇帝

    現在,全族都被打落成冰奴,以後別說佩戴寒君帝冠,見到人族都得行禮問候,否則被人族殺了也白殺,畢竟,人族和古妖是同盟!

    人族出過孔子,又和古妖結盟,所有奴族見到人族必須如同對待眾星之巔百帝部落一樣!

    方才看到冰族與血妖蠻廝殺,眾人心裡舒暢,現在想到冰族從那麼高的地位跌到冰奴,簡直舒爽百倍。

    不多時,所有血妖蠻都被殺光,而冰族也付出慘重的代價,足足三頭大妖王戰死,妖王死亡過百,重傷者不計其數。

    冰族諸王拖著疲憊的身軀回返,最後全站在方運前方,低頭行禮。

    十寒古地最強的大妖王冰綱王低頭道:「尊敬的百帝星主、負岳殿下,我等已除盡血妖蠻,自此以後,十寒古地再無血妖蠻立足之地。」

    「如此甚好。」

    方運說完,身前浮現史冊,竹簡般的史冊外放一道清光,把方運剛剛書寫完的紙頁收入其中。

    隨後,一種奇異的力量瀰漫在十寒古地,所有冰族猶如瞬間被投入極冷的水中,打了一個激靈,隨後全都知道,自己是冰奴,祖先是古妖的罪人,根本不是祖帝屠庭。

    「不可能!咳咳咳咳咳……」

    原第一寒城寒君突然大口咳嗽起來,附近的人急忙去幫忙,但原第一寒君的血止不住向外流,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止。

    「絕對不是這樣……」

    「嗚嗚……」

    上百萬冰族或哭天搶地,或破口大罵,根本不相信這個事實。

    一向自信的冰同也愣在那裡,面色難看,一旦成為冰奴,那自己的地位直線下降,即便去妖界,也會被人瞧不起。

    「方運,是不是你搞的鬼!」一頭冰族妖王厲聲質問,凶焰滔天。

    方運連眼皮都不抬,道:「以下犯上,誅。」

    天地元氣沒有動,方運的才氣也沒有動,沒有任何力量形成波動。

    那冰族妖王露出輕蔑之色,大聲道:「諸位看到了吧,我們根本不是什麼冰奴,他的話也……唔……」

    就見洶湧的血液自這頭冰族妖王的耳朵、眼睛、鼻孔和嘴巴流出,不過三息間,血液流干。

    但是,這條妖王還沒有死,只是倒在地上,全身抽搐。

    其餘冰族要過去救治,但隨後驚駭地向後跌倒。

    就見這頭冰族的白色毛髮陸續剝落,隨風飄散,接著皮膚寸寸乾裂,脫離肉身,之後身體的筋肉也裂成一塊又一塊,脫離骨骼。

    這頭冰族妖王甚至沒有叫喊,只有喉嚨里發出古怪的聲音,因為他的頭腦中只剩恐懼。

    原地只剩一具白骨。

    這種死亡方式震驚各族,沒人想到會是這種場面。

    「父親!」

    「爺爺!」

    妖王的後代們沖向白骨。

    「你方運殺了父親,你們替他報仇啊!方運,你這個卑賤的人奴!你……」

    「族誅!」

    方運淡然說出第二句話。

    同樣沒有任何力量的波動形成,就見那頭冰族妖王的所有父輩祖輩、所有兄弟姐妹、所有擁有他血脈的子孫後代,全都站立在原地,隨後鮮血湧出,皮肉剝離,很快只剩森森白骨。

    一百四十二頭冰族同時死亡,加上那頭冰族妖王,一百四十三。

    不知寒冷為何物的冰族們,遍體生寒。

    有些年紀小的冰族嚇得身體顫抖,抱著近處的親人哇哇大哭。

    在場的諸王目瞪口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力量,一言定生死,至少要半聖才能做到。

    眾多冰族看著方運身後的星辰之山,終於明白何為何為百帝部落,何為古妖傳承,何為冰奴。

    人族與星妖蠻也嚇得一動不動,平時方運是一個何等和善之人,和普通官員一樣巡察,安慰怕死的人族,從來沒有做出驕橫放縱之事,待人接物彬彬有禮,可現在一言誅族,國君帝王都遠遠無法與他相提並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