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負岳無奈地站在那裡,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方運。

    方運笑了笑,道:「這是我遊歷在外結識的兄弟,曾經佔山為王,染了一些不好的習氣,其他方面都不錯,不要害怕。」

    「嗯!見過小叔。」楊玉環輕輕點頭。

    「我是大叔……」負岳低聲道。

    「少說話,多聽!」方運瞪了負岳一眼。

    負岳撇撇嘴,就當是答應。

    奴奴歪著頭看了負岳好一會兒,然後從方運懷裡竄上負岳肩頭,伸著小爪去抓負岳的龜殼,發出酸牙的聲音,但沒有留下絲毫痕迹。

    負岳向方運報以求助的眼神,好像在說:我害怕……

    方運懶得理會負岳,問:「敖煌呢?」

    楊玉環笑道:「整天操練水妖,說將來要征服萬界,最近每日讀兵書,可總是讀不了幾頁便呼呼大睡,讓書上落滿龍涎。狐璃和他們都說龍涎是好東西,我們就收起來。」

    「嗯,敖煌和這個負岳一樣,全身都是寶,即便是半聖也很難獲取真龍龍涎。」方運道。

    負岳嚇了一跳,道:「你家還養真龍?厲害了!我尋思給你當弟弟有點自降身份,現在想來……還是自降身份,畢竟我們負岳一族比真龍高貴一百倍!」

    「放肆!哪家的王八羔子在這裡大放厥詞,小心本龍一爪結果了你!」就見一丈長的敖煌從天而降,也不管方運回來,懸浮在半空怒視負岳。

    負岳扭頭一看,露出輕蔑之色,道:「我當是什麼真龍,原來是條小龍崽子,當年我們負岳一族可沒少殺!」

    「小王八羔子,你也不過是大妖王,在這裡耀武揚威,不怕本龍把你燉了喝湯嗎?」

    「你若不是我哥家養的,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小短腿,你夠得著嗎?」

    「來,你到我面前說這句話!」

    「小王八羔子,有本事你飛上來!」

    「呵呵,小龍崽子,毛都沒長齊就知道嚷嚷,不看我哥的面子,你現在已經在土裡了!」

    ……

    方運無奈地看著兩個冤家,兩族仇恨綿延數十萬年,已經深入到血脈之中,只要相見,會本能厭惡對方。

    一龍一龜開始對罵,負岳終究經歷極少,被妖祖囚禁時大部分都在睡覺,接觸的人太少,哪裡能跟敖煌比。

    很快,負岳自覺說不過敖煌,氣哼哼地看向方運:「哥,解開封印吧,我要弄死他!」

    「封印?是龜殼吧?你是要光膀子跟我斗?」敖煌孩子一旁嘲諷。

    附近的方家人一直低頭笑,奴奴也笑嘻嘻看著兩人鬥嘴,楊玉環眉眼盈盈,捂著嘴也在笑。

    方運面色一沉,道:「從現在起,你們兩個誰敢再說一句話,別怪我不客氣!」

    「可……」

    「嗯?」

    負岳剛說一個字,就被方運凌厲的眼神嚇住,而同時奴奴的小爪子也舉了起來。

    敖煌沖負岳做了個鬼臉,笑眯眯飛到方運身側,和負岳大眼瞪小眼。

    方運道:「我方家有規有矩,你們兩個剛見面就吵,傳出去還以為我方運治家無方。今天你們兩個就站在庭院里思過,明日天亮才可離開。敖煌,你下來!」

    「我……」敖煌立刻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嗯?」

    方運一個眼神,敖煌被嚇得乖乖落在地上,和負岳一樣,用兩條後腿站立,大尾巴在地上掃來掃去,塵土都被龍威壓下。

    負岳笑起來,屁股后的小短尾巴飛快地擺動著,跟小狗一樣。

    「站直了!」方運一聲低喝,一龍一龜嚇得急忙挺直身體。

    「咱們回屋!」方運冷眼掃了負岳與敖煌一眼,轉身離開。

    走了幾步,楊玉環低聲道:「會不會罰得太重了?」

    「他倆天生冤家,今天不好好治治他們,以後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亂子。必須直接鎮壓!」方運完全一副鐵血治家的口氣。

    負岳與敖煌垂頭喪氣,看到方運真生氣了,也不敢亂來。

    負岳悶悶不樂,敖煌則兩眼亂轉,不知道在想什麼陰謀詭計。

    方運先把十座壽玉王座收起,白天安排一些官員會面,快速解決了一些重要事,然後便開始不斷回復傳書,數量實在太多了,足足過萬。

    到了晚上,方運帶著楊玉環回到卧室,然後使用文膽隔絕內外,行那夫妻之事。

    院子里,敖煌與負岳大眼瞪小眼,一直瞪著,好像誰先眨眼誰就輸。

    第二日一早,只有方運起來,不見楊玉環出屋。

    方運走到院子里,就見負岳與敖煌立刻露出乖巧的笑容,一臉的討好。

    「你們兩個知道錯了嗎?」

    兩人連連點頭。

    「那以後還吵架嗎?」

    兩個急忙搖頭。

    「這次只是警告,要是下次還吵架,懲罰嚴厲十倍!可以動了。」方運道。

    負岳與敖煌長長鬆了口氣,然後對視。

    就見敖煌一抬下巴,道:「叫哥!」

    負岳一愣,然後白了敖煌一眼,走向方運。

    敖煌急了,道:「我比你先認識方運,你叫他哥,就得叫我二哥,你是老三!」

    負岳冷哼一聲,道:「你這龍齡我一眼就瞧出來了,還沒我指甲蓋年紀大。我和方運是在彗星長廊認識的,在那之前你認識方運嗎?」

    敖煌蒙了,轉頭望向方運。

    方運點點頭,道:「的確是我和負岳先認識。」

    敖煌露出一副慘遭背叛的表情,隨後道:「在外邊你倆先認識,但這裡是聖元大陸,是我和方運先認識的,在這裡,你就得叫我哥!」

    負岳一攤手,道:「哥,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饒人,是他不講理。小嘎嘣豆子也要讓我叫哥,也就我現在脾氣好,換以前,早就揍得他滿地找牙!」

    方運道:「你倆別鬧了,敖煌,你要是忙就去訓練水族,沒事就跟我一起去祭奠朋友。」

    「我不忙,以後我就跟著你!」敖煌說完衝到方運身邊,看負岳跟看賊似的,生怕方運被負岳搶走。

    負岳昂頭仰天,輕嘆一聲,語重心長道:「哥,熊孩子不能慣啊!」

    「你說誰熊孩子?」敖煌怒道。

    負岳立刻四處望天,閉口不語。

    方運頭疼,得虧自己沒有孩子,不然家裡能亂成一鍋粥。

    「你倆別鬧了,祖輩仇恨雖大,但我們現在的共同敵人是妖蠻。你們倆真要比,就比誰殺的妖蠻多!」方運道。

    這時候,奴奴坐在門檻上,一邊用小爪子扒瓜子吃,一邊笑眯眯觀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