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家人利用對孔聖古地的了解,試著鑄就過孔聖古地文台,可惜孔家對孔聖古地的控制不足,對那個世界的了解不多,導致那個孔家大學士的文台極弱,後來的人族大學士也不再鑄就相似的古地文台。

    嘗試雖然失敗,但人族大儒甚至連眾聖都曾推演過,一致認為古地文台是極強的文台,若能形成更強的一界文台,成就必然曠古絕今。

    畢竟,一界是萬界最基本也是最完善的組成部分,能夠孕育完整的生命,這是眾祖也做不到的事情,即便是在這方面最強的孔聖,創造的文界也有一定的缺陷,無法跟一界媲美。

    有位大儒曾預言,若是有人能創造出一界文台,那封聖后的文界將會變成真正的一界,生孕萬物,而其主也會獲得生生不息的力量,甚至可能長生不老,打破人族壽命的限制。

    王驚龍那天傳音說了數件事,其中一件事是希望方運鑄就血芒文台,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以王驚龍的名義去聖院討要神物。

    方運作出決定,便取出之前得到的文台錐,開始利用文台錐增強毒攻文台,之前的四座文台都被文台錐的力量增強。

    七月二十一,宜納財、開市、出行,忌入宅、安葬、破土。

    一大早,方運和往常一樣,與家人吃飯,與玉環聊家常,逗弄奴奴。

    還未等出門,收到一個好消息。

    奴直部落誕生一頭大蠻王,各族臣服,奉為共主,成為奴直部落新的領袖。聖院即刻派出禮殿大儒展開冊封,並給予新大蠻王戰殿掌院一職,地位近次於閣老,轟動全聖元大陸。

    這是奴直部落歷史上第一個大蠻王,也是人族馴化蠻族計劃的一個高峰。

    在此之前,眾多半聖都有大蠻王或大妖王私兵,但要麼是被半聖力量催化,要麼是本來就有這等妖位,而新的大蠻王在妖帥時期就在奴直部落,因為天賦驚人,不斷晉陞,直達大蠻王。

    方運很高興,整個方家都看出來方運很高興。

    不多時,方運起身道:「玉環,我們中午或許不回來,晚飯也可能去朋友家吃,備夜宵就行。」

    「嗯。」楊玉環乖巧地答應,並不追問方運去何處。

    敖煌和負岳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難以掩飾的激動,如同是兩頭準備大鬧天宮的孫猴子。

    奴奴看出有事,一向乖巧的她嚶嚶叫著跑到方運懷裡,用兩隻肉乎乎的粉嫩小爪捧著方運的下巴,仰頭用亮閃閃的眼睛盯著方運。

    看著奴奴那純潔無瑕的眼睛,方運有點心虛,畢竟是去蛟聖宮,比前往十寒古地都危險,什麼都不說就走了似乎不好。

    敖煌笑嘻嘻道:「奴奴,你留在家裡吧,方運是和我們去巡察水妖大軍。」

    奴奴十分嫌棄地看了敖煌一眼,好像在說你閉嘴,假話連篇。

    方運摸了摸奴奴點頭頭,奴奴舒舒服服眯起眼。

    「你好好留在這裡,我們出去辦點事,晚上就回來,雖然事情有點難辦,但有敖煌和負岳在,不會出什麼問題。」

    奴奴扭頭看了一眼擺出一副討好模樣的敖煌和負岳,猶豫數息,點點頭。

    楊玉環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細心伸出手,幫方運整理衣衫。

    方運親了楊玉環一下,把楊玉環親的面頰緋紅。

    奴奴立刻用小爪子捂住眼睛,敖煌也是,唯獨負岳捂不住,只能把頭扭向一側,單爪捂眼。

    方運笑著離開,敖煌和負岳興沖沖跟著飛行,現在負岳學敖煌,浮空飛行,不再兩腳走路。

    方運家已經被負岳不小心踩出好幾個大坑。

    剛出了門,不等方運腳踏平步青雲升空,敖煌興奮地道:「大王,咱們直奔蛟聖宮,還是點齊水族兵將?」

    方運也不計較敖煌的胡亂稱呼,問:「負岳,你能帶多少水族挪移去蛟聖宮?」

    負岳眨了眨眼,道:「我如果使用全部力量,億萬兵勇也無妨,現在么,只能帶十萬水族,而且速度大概只有平常的一成。」

    「一成也是一息六萬里,夠了。」方運道。

    「不過……咱們水族精兵也就五萬,其他都是普通水妖,要帶去嗎?畢竟咱們方家軍底子薄。」敖煌一本正經道。

    「洞庭水族兵甲精良、訓練有素,可以從那裡借調五萬撐撐場面,咱們畢竟是打家劫舍……咳,是替天行道的,場面要好看。」方運道。

    敖煌與負岳相視一眼,然後看著方運,目光里好像有三個字,你真狠!

    「帶洞庭蛟王的兵去蛟聖宮,你也太不把蛟聖宮放在眼裡了!」敖煌嘴上這麼說,可臉上卻無比興奮。

    「你就說我要借兵,等到了那裡,由不得他們。」方運道。

    「那洞庭蛟王要是也跟來助拳呢?」

    「那就讓他跟著。」

    敖煌又給了方運一個「你真狠」的眼神,和負岳勾肩搭背一同飛入洞庭湖中。

    方運飛到長江畔,觀賞長江兩岸的景緻。

    七月在北方已經入秋,但在長江兩岸,依舊繁花似錦,鬱鬱蔥蔥,一派夏日景象。

    浩浩蕩蕩的長江之水徐徐東流,渺茫如海。

    突然,一聲巨大的海螺聲響起。

    無論是船上還是長江兩岸的人,全都向洞庭湖的方向望去。

    就見一座巨大的平台浮出水面,整座平台由江水組成,聲勢浩大。

    怒濤戰台之上本就有五萬水軍,而附近亦有五萬水族陸續沖入其中,升到怒濤戰台之上。

    十萬水族大軍出現在巴陵城外的長江水面。

    換做以前,眾多人族必然會驚慌失措,紛紛逃竄,但現在,所有人都在看熱鬧。

    沒人擔心水族惹事,反而有人怕水族太老實看不到好戲。

    畢竟,當地的大老爺方總督可是把蛟聖按回水裡的大人物。

    怒濤戰台之上,負岳與敖煌並立,洞庭蛟王在後,一副諂媚的笑容。

    自從負岳一點氣血之力不用單憑身體把洞庭湖痛揍一頓后,洞庭蛟王便知道自己的地位,對負岳與敖煌分外殷勤。

    「方虛聖大人,小的清點了洞庭湖最好的水妖,跟您一起去作戰,為您擂鼓助威!您準備去哪裡?」

    「把怒濤戰台交給敖煌指揮,到時候你便知道去往何處。」方運飛到怒濤戰台之上。

    「得令,一切都聽您的。」洞庭蛟王毫不猶豫讓敖煌掌握比大儒文寶更珍貴的怒濤戰台。

    「出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