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岸邊與船上的人們十分失望,沒想到這些水妖跟方運是一起的,不過,他們很快又興奮起來,方運帶著十萬水妖這是要做什麼?

    所有人緊緊盯著怒濤戰台和上面的方運。

    怒濤戰台緩緩加速,不多時,負岳突然輕吼一聲,就見天降星光,籠罩整座怒濤戰台。

    數息后,所有人之間眼前光芒一閃,怒濤戰台消失了。

    眾人疑惑不解,可又不知緣由,只能聊著天各自行事。

    人群中一些人則陸續把發生的事情傳遞給各國各大勢力。

    各國與各世家紛紛尋找方運,很快,一個消息傳遍聖元大陸,讓論榜炸裂。

    方運駕著屬於蛟聖宮的怒濤戰台,抵達蛟聖宮正上方!

    所有讀書人在論榜看到后,第一時間給所有好友傳書這個消息。

    這是比蛟聖想要鎮壓方運更震撼的消息。

    大學士帶人打到半聖家門口?

    人族各地讀書人蜂擁入論榜。

    由於聖元大陸天地元氣增多,文曲星光大量增加,三個月前聖院做出了許多改變。

    比如,秀才便可以獲得官印,也可以連通論榜與文榜,不過,秀才只能觀看論榜內容,無法參與討論。

    人族這些年秀才數量一直增加。

    不到一刻鐘,數千萬讀書人已經駐紮論榜,無論是在酒樓衙門,還是在花樓街巷,凡是所有能連通聖廟的地方,所有讀書人都手握官印,心神沉浸入論榜。

    那些沒有官印不入論榜之人,無比羨慕地看著他們,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考中秀才,如若自己不能,也定要讓自己的後代考中秀才。

    那些大儒們幾乎不看論榜,他們全都藉助各處聖廟的力量,神念直升高空,俯視天地,目光落在長江出海口。

    白雲之下,碧波千里。

    水下便是蛟聖宮。

    方圓十里的怒濤戰台之上,所有水妖都好似被冰凍一樣,雙目發直,全身僵硬。

    尤其是洞庭蛟王,嚇得魂兒都飛了,就在剛才,他還拍著胸脯說要打前鋒。

    「方……方……方……」洞庭蛟王的嘴抖得跟篩子一樣,竟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癱在怒台站台之上,連飛行的力氣都沒有。

    洞庭湖的水妖個個魂不附體,水妖智力是不高,但之前說要攻打敵人,現在來到蛟聖宮門口,再傻也知道方運這是要攻打蛟聖宮。

    敖煌訓練出來的水妖好一些,但也都目瞪口呆,它們現在雖然屬於文星龍爵的衛兵,可當年一直隸屬蛟聖宮管轄,這幾乎等於讓它們討伐老祖宗。

    敖煌和負岳則與其他水妖全然不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水色之上有青衣。

    方運立於怒濤戰台的最前方,靜靜地看著澄清的江水。

    遠處,兩岸的人族奔走相告,玉海城的南城牆上擠滿了觀望的人群,附近的船隻全部靠岸拋錨。

    下方,江水清澈,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座龐大的建築群卧於水底。

    水下的建築乍一看無比陳舊古老,但若仔細觀察,便會在那陳舊中見到眾多精緻之處。

    建築處處有殘缺,但不僅不顯破敗,反而讓人感到那是殘缺的美。

    其中最大的主殿格外雄偉,彷彿有號令一界的力量,即便只是靜靜地立在那裡,也散發著恐怖的氣勢。

    那主殿的大門上,刻著三個大字。

    蛟聖宮。

    敖煌按捺不住,笑嘻嘻湊到方運肩膀邊,問:「咱們從哪裡下手?蛟聖宮的圖紙我已經給你了,有計劃嗎?」

    附近的水妖直翻白眼,敖煌這水族姦細做得也真徹底,蛟聖宮圖紙那可是一等一的機密,圖紙泄露,蛟聖宮幾乎等於不設防。

    方運是文星龍爵。

    遠古蛟聖不在,現在的蛟聖沒有龍庭法旨,理論上,是個水族半聖都可以掌控蛟聖宮!

    「搶!搶!搶!」負岳唯恐天下不亂,他對龍族的仇恨可是打娘胎裡帶出來的,搶劫掠奪蛟聖宮這種事,想想就讓他熱血沸騰。

    等回到眾星之巔,這可是長臉的大事,能吹一萬年!

    突然,蛟聖宮大門開放,隨後蛟聖宮其餘地方的水族紛紛湧出,一座又一座怒濤戰台開始上升。

    方運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看著。

    隨後,整整十八座怒濤戰台從四面八方浮出水面,包圍方運。

    每座怒濤戰台之上,至少有十頭大妖王,方運前方的三座怒濤戰台之上,各有一頭蛟皇!

    每頭蛟皇身上聖氣蕩漾,頭頂寶光四溢,顯然是蛟聖留下的後手。

    方運只一眼就看出寶光的原型,分別是三件龍族聖寶,雖然品質遠遠比不過蛟聖手中的龍族聖寶,但堪比人族普通半聖文寶。

    敖煌低聲道:「要不要把我姐請來,只要帶著龍宮至寶,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雨薇公主已成龍皇,正在為封聖準備,不便打擾。兩側的蛟皇外強中乾,應是被蛟聖力量催生,現在諸皇時代未全面開啟,蛟聖宮只有中間的敖功是名副其實的蛟皇。」方運道。

    「我姐準備去葬聖谷,尋找龍族先輩的遺物,正在最後關頭的修鍊,反正在練一門秘術。」敖煌道。

    負岳也飛到方運右肩邊,咧著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道:「要不我解開封印,把他們都吃了算了!」

    就在此時,前方居中的蛟皇敖功怒喝一聲,千里天空烏雲密布,下一刻就會下起傾盆大雨,但是,方運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天空,瞬間煙消雲散,晴空萬里。

    蛟聖宮水軍一片嘩然,眾多蛟龍氣得鬍鬚直抖,可又毫無辦法。

    蛟聖宮現在的所有水族加一起,在龍族的地位都不如文星龍爵的萬分之一。

    敖功徐徐升到半空,超過三十丈的龐大身軀伸展,威勢壓得十里內的水面生生下降一尺。

    「方運……」

    「放肆!方運是你叫的?」敖煌同樣升空,瞪著敖功。

    即便現在敖煌只有一丈長,可在氣勢上竟然與敖功不相上下。

    方運淡然道:「目無尊長,掌嘴!」

    水中赫然升起一個巨大的手掌,由純凈的江水組成,足足一丈高下,狠狠向敖功拍去。

    敖功目光變幻,憤怒、遲疑、殺意、羞惱等等各種情緒幾乎同時湧上,但是,最終他一動也不敢動。

    動了,文星龍爵就有殺他的借口!

    動了,方運就有衝進蛟聖宮的理由!

    巨大的水掌重重拍在敖功的臉上,生生受了這一掌,頭顱一歪,旋即恢復。

    「文星龍爵之恩,他日必然全力回報!」敖功從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天空狂風呼號,恨意衝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