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千蛟聖宮水族悲從心中起,現在已經不是當年,方運早就不是那個可以隨便辱罵的人物。

    蛟聖宮第一龍皇,當著萬千水族億萬人族的面,被打了耳光。

    現在,任何一頭水族敢辱罵方運,除非半聖親自出手,否則必然性命不保。

    一眾蛟聖的子孫恨得牙齒咯咯作響,可卻不敢說一句話。

    其中一頭蛟王躲在眾多蛟族之後,眼中的恨意幾乎能焚盡四海之水。

    清江蛟王,當年他的一個兒子被方運所殺,襲擊人族港口,又雨鎖玉海城,最後被敖雨薇持龍宮法旨斷角剝皮,妖位下降,時隔多年,得蛟聖幫助,實力才回到蛟王層次。

    「怒濤戰台圍堵本聖,罪大惡極,妖侯以下,謝罪吧。」

    方運的聲音如雷霆在空,震得所有水族頭暈目眩。

    那些水族一動也不敢動,不明白謝罪具體是何意。

    方運的怒濤戰台上只有十萬精兵,而蛟聖宮的每座怒濤戰台上,都陳兵百萬,這才是怒濤戰台正常的出戰狀態。

    那些年長的水妖卻驚呆了,蛟皇敖功不得不微微低頭,道:「懇請文星龍爵殿下收回成命,在下……願拋棄所有恩怨。」

    各地的大儒看到這一幕,也有些吃驚,蛟皇的地位相當於人族的文豪衣知世,半聖都會給面子。敖功身為蛟皇,卻如此低聲下氣,只可能發生在半聖面前,現在到底為了什麼?

    遠處的人族分江南江北。

    江北的都是景國人,而對面的都是慶國人。

    慶國人見到這個場面,茫然不知所措,景國人也不管發生什麼,齊齊叫好。

    玉海城頭,喊聲震天。

    玉海城的官員站在城頭,各個無奈,這時候肯定要支持方運,可方運這是要做什麼?太嚇人了!

    方運卻只是淡然地望著前方,一言不發。

    敖功死死咬著牙,始終沒有抬頭。

    九息之後,海鷗聲聲,如杜絕啼血,水濤陣陣,似野犬哀鳴。

    隨後,所有人驚訝地看到,十八座怒濤戰台之上,所有妖侯之下的水族如同割麥子一樣,成片成片地倒下。

    數息后,十八座怒濤戰台之上所有妖帥妖將死絕。

    千萬妖族喪命。

    一些妖侯妖王看到自己的子孫全都死亡,悲從心頭起,嚎哭不止。

    蛟龍宮水族未來百年的天才,除卻蛟龍一族,盡數被方運誅殺。

    兩岸的所有人族都被嚇到,那可是千萬水妖,絕對是蛟聖宮未來的中堅。

    幾乎可以說,方運一句話,毀了小半個蛟聖宮。

    「屠夫,我跟你拼了!」

    就見一頭體長十餘丈的青魚妖王直撲方運。

    「不要!」眾多水族紛紛喝止。

    「不敬,誅!」

    方運僅僅說了三個字,就見那青魚妖王憑空炸開,化為碎肉散落在水面,染紅一片水面,順流而下。

    眾多水族遍體生寒,連各族皇者都做不到一言誅殺妖王,方運卻如口含天憲,定生死。

    水波之上,青衣如聖。

    看到這一幕的景國人這才知道,方運竟然已經強到這種程度。這種妖王若是以前肆虐江州,除了李文鷹,沒人敢殺,也殺不了。

    即便比景國強盛的慶國遇到水族妖王為禍,也只能先稟報蛟聖宮,由蛟聖宮捉拿,若是慶國敢派出大儒捉拿水族妖王,蛟聖宮必然會找慶國討說法。

    慶國百姓原本被嚇到,現在看到方運竟然一言誅殺妖王,這些年積蓄的敵意竟然緩緩消散。

    雖是兩國人,終究一族內,親眼看到方運誅殺為非作歹的異族,岸邊所有慶國百姓無論如何都不能敵視方運。

    長江兩岸百姓最恨的便是水妖,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先人死在水妖手中。

    「怎麼,要等本龍爵毀怒濤戰台不成?」方運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蛟皇敖功咬著牙,緩緩下令:「其餘怒濤戰台全部下潛,收回蛟聖宮!」

    眾多水族也知只能如此,不敢抗命,就見十七座怒濤戰台迅速下潛,眾多妖王則飛向敖功所在的怒濤戰台。

    當十七座怒濤戰台下潛到水平面之下的時候,眾人看到壯觀的一幕。

    長江之上,浮屍千萬。

    密密麻麻,宛如血肉浮萍,令人不寒而慄。

    眾多人族背後直冒涼氣,誰也沒想到有一天會因為看到水妖死太多而全身發麻。

    水妖大都沒有埋葬屍體的習慣,大量的水妖屍體順流而下,只有少數妖王妖侯學習人族的習俗,收起自己後代的屍體。

    原本還對方運充滿恨意的一些水妖們,看著千萬浮屍順流而下,悲傷和恐懼壓過了仇恨。

    它們再看向方運,眼中多了未曾有過的溫順。

    違逆文星龍爵,本就應該死亡。

    但是,那些蛟族卻無一個變得溫順,許多蛟龍雙目通紅,恨不得出手殺了方運。

    眾人靜靜地看著水族浮屍徐徐入海,江面上只餘風聲水聲。

    敖煌嘖嘖兩聲,也被方運的大手筆驚住,即便身為真龍對普通水族有生殺予奪的權力,也不敢這麼做。

    負岳則咧著嘴開心地笑著,古妖跟水族的仇恨太深,隨後對方運低聲道:「霸氣!」

    方運後面的水妖們都嚇傻了,尤其是洞庭蛟王,已經在考慮要不要自殺。身為蛟聖宮的一員,竟然跟著方運做了這種事,一旦蛟聖回來,必然先殺他泄憤。

    洞庭蛟王滿心悔恨,早知道方運是來找蛟聖宮的麻煩,打死也不來湊熱鬧,可誰能想到方運借隸屬蛟聖宮的水妖去攻打蛟聖宮?

    不多時,蛟皇敖功強壓心中的悲憤,道:「請問文星龍爵殿下,您為何侵犯我蛟聖宮水域?」

    方運緩緩道:「蛟聖敖宙,與妖族勾結,謀殺龍族文星龍爵。他為半聖,不便處罰其身,改為抄家!」

    蛟族上下只覺腦袋炸開,終於明白方運的意圖。

    趁蛟聖不在,方運要把蛟龍宮連根拔起!

    眾多蛟族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即便方運已經說出真實意圖,他們還是無法相信。

    這可是蛟聖宮,是有萬載傳承的蛟聖宮!

    尊比一國,貴比半聖!

    敖功怒道:「文星龍爵,你可以殺我千萬水妖,但你不能污衊!我父聖並未想殺你,只是想小小懲戒你,而且並未出水!你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本聖既然宣判罪行,自然有確鑿的證據。」方運

    「證據呢?和妖族勾結的證據呢?出手殺你的證據呢?你不要說你能看透我父聖的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