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那些蛟族的表情變化,敖煌問:「蛟族會不會想什麼毒計?我感覺不對勁。」

    負岳道:「哥,我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它們應該在討論我。可惜我力量封印,而且兩族血脈衝突,不然我能聽到他們在說我什麼。」

    方運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彷彿一切盡在掌握。

    敖煌道:「方運,你都說說你準備了什麼,蛟聖宮竟然動用遠古求援令,這事已經難了,沒有退路了!」

    「我哥什麼時候怕過事?只要龍聖不來,咱們怕誰?小黃……」負岳道。

    敖煌怒道:「別叫我小黃!所以說你們古妖腦子不行,萬一方運的證據不充分,就會變成方運屠殺蛟聖宮千萬水族在先,而不是復仇蛟聖!文星龍爵復仇蛟聖,其餘四海龍聖都無權干涉,但若復仇證據不夠,龍聖就可出手干涉,甚至會給方運放點血!」

    「這樣啊……」負岳無奈。

    敖煌低頭思考,突然驚道:「方運,不好,我們快離開吧!」

    「為何?」方運問。

    「如我所料不錯,北海龍宮恐怕會帶著觀天鏡來!嗯……不會帶本體,但會帶投影而來。一旦他們到來,你將無路可退。」

    「觀天鏡?傳說中被鏡光掃過,大聖妖位暫時封印,只余半聖力量,而半聖直接跌落聖位,需要重新修鍊,至於聖位以下,必死無疑。北海龍宮怎麼會用這種至寶?」負岳面色微變。

    「你還不知道,當年龍族懷疑方運與古妖勾結背叛龍族,所以想要對方運使用觀天鏡,毀方運聖道,還好沒成。這一次,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負岳道:「那觀天鏡自成一界,極難搬動,他們想要生擒我哥送到觀天鏡前,那也得看我是否同意!」

    敖煌無奈道:「當日北海龍宮失敗后,聽說西海龍聖與北海龍聖聯手,用遠古龍族秘法,煉製了一件觀天鏡投影,雖為投影,但有實體,可以借用觀天鏡的部分力量,真實威力不下於半聖文寶,只是使用次數有限制。這件事,方運也當知道。」

    方運點點頭,竟然在微笑。

    「哥,我以為我心就夠大的了,你心比我還大!觀天鏡投影估計我都未必能抗住,你拿什麼抗?他們若真是利用觀天鏡找證據也就罷了,若是故意多照你幾息,你一身的修為就付之東流了。」負岳道。

    敖煌盯著方運看了一會兒,道:「方運竟然不在乎,那定然有反制的手段,咱們先看看吧。」

    「嗯嗯,再看看。」負岳連連點頭。

    不多時,長江與東海的交界處,同時出現三個巨大的黑色漩渦,隨後,三頭體型龐大的巨龍徐徐升空,每頭巨龍身後都跟著十餘龍族。

    一隊以黑龍為主,一隊以白龍為主,一隊龍族鱗片泛著霞光,乃是南海的紅龍。

    每頭帶隊的龍皇周身都有聖氣升騰,壓得數百里內水面生生下降數尺,無數魚蝦死亡。

    眾龍輕吟一聲,如同宣示領土,隨後騰空飛行,直衝蛟族所在的怒濤戰台。

    疾風驟起,在水面留下一條條水線。

    數息后,所有新來的龍族懸停與怒濤戰台之上,面朝方運,齊齊低頭。

    「見過文星龍爵殿下。」

    「嗯。」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算是回禮。

    敖煌與負岳微笑,看來三海龍宮吸取了蛟聖宮的教訓,在低頭和被打耳光之間,做出最明智的選擇。

    那西海龍皇敖絕眼中凶意閃動,沉聲道:「文星龍爵,本皇代西海龍聖發問。你無故屠殺千萬水族,又與古妖聯手,今日若不給一個合理解釋,必受四海重罰!」

    其餘水族輕輕低頭,表示對西海龍聖尊敬。

    方運昂首挺立,道:「蛟聖殺我,證據確鑿,本聖抵達此處,只是水族聖位之爭,無關人等理當退避。」

    敖絕毫不客氣道:「此事暫且不談,你為何污衊蛟聖勾結妖族?你有何證據。」

    「蛟聖勾結妖族之事,本聖的確並無證據,還在求證。」方運道。

    敖絕道:「那我們便知曉了。你說蛟聖殺你有確鑿的證據,敢問證據何在?」

    「此事涉及聖位機密,若無龍庭諭令,即便是四海龍聖也不能追查。」方運道。

    三海龍族與一干蛟族齊齊冷笑。

    敖絕面色不變,道:「文星龍爵殿下如此說,未免太過輕率,若是人人都如此,那天下水族皆可殺之。另外,您畢竟不是龍族,並不知曉,四海龍宮之主與普通半聖不同,他們有權查看任何聖位機密。」

    眾多蛟族發笑,而方運身後的洞庭蛟王無奈掩面,龍族半聖和四海龍聖並不是一個概念,半聖是力量層次,而四海龍聖是指地位。

    敖煌眼中閃過一抹憂色,負岳滿不在乎。

    方運卻淡然道:「聖位機密,也是分高下。此事,涉及稱祖機密,四海龍宮之主當然無權知曉。」

    「你……」敖絕差點斥責方運胡說八道,但終究沒敢說出口。

    眾多龍族與蛟族面有怒色,這純粹是在胡攪蠻纏。

    敖功朗聲道:「文星龍爵,您未免太不講道理了!非要如此說,那您之前殺的都是水族眾聖後裔!」

    「本聖之言,絕無一絲虛假,可以對諸天眾聖立誓!」方運道。

    敖絕道:「人族手段多樣,在欺詐唬騙方面,我們龍族遠遠不如。無論是朝三暮四還是兵不厭詐,都不是我們龍族可以察覺。此事既然涉及蛟聖宮,那必然要按龍族規矩處置!」

    敖煌急忙用龍角碰了碰方運。

    「此事本來是龍族兩聖之爭,自然要按龍族規矩處置。」方運道。

    敖絕大喝一聲,道:「好,想必文星龍爵殿下絕對不會反悔!證據真假暫且不說,你既然身為龍族,身為文星龍爵,為何帶領古妖前來攻打蛟聖宮?既然按照龍族規矩處置,那要先捉拿這古妖,若是他真非龍族之敵,方可放行!否則,那便是與龍族為敵!」

    「壞了……」敖煌低聲道。

    負岳面色難看,若不是方運屢次警告,他早就破口大罵甚至衝上前把前面所有龍族都吞了。

    對待方運這種近似長輩的同族人,負岳和和氣氣,但面對宿敵水族,負岳除了一口吞掉,不會有任何其他相處方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