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龍與蛟族虎視眈眈看著方運,還有一些後輩死於方運之手的水妖,眼中彷彿有火焰升騰。

    方運先是一愣,然後詫異道:「這是我的私兵兼血芒界水族統領!我正要向外界宣布,我文星龍爵、人族虛聖方運,降服了一頭古妖負岳當我屬下,這是為龍族爭光的大功勞。你們看,這是我賜予他的水族統領敕令。」

    方運說著,一張口,「哤」地一聲龍語響起,就見口中飛出一個金色龍族文字,飛到負岳體內。

    眾龍與蛟族目瞪口呆,那可是古妖負岳,而且南海龍聖與西海龍聖已經明確指出,那是一頭半聖負岳,半聖負岳甘願當一個大學士的屬下?而且還心甘情願接受敕令?對於古妖來說,這種敕令和奴役沒什麼區別。

    在來這裡之前,三海龍宮就商量好,根本就沒考慮過堂堂半聖給方運當私兵當下屬的可能。

    它們氣得七竅生煙,方運簡直太肆無忌憚,負岳根本就不是什麼水族統領,但方運就敢當著眾人的面撒個謊,然後當眾用龍族敕令冊封,補上水族統領的冊封,完全不把四海龍宮放在眼裡。

    可它們一點辦法,文星龍爵本來就有戰時招募屬下的權力,現在用龍族最正統的敕令冊封水族統領,就算龍庭也無權撤銷,因為這是文星龍爵的基本權力。

    負岳呆在原地,敖煌也是一呆,然後一龍一龜相視一眼,嘿嘿直笑,負岳根本就沒把這種敕令當回事,都是自家人,當統領還是小兵都無所謂。

    敖功忍著怒氣道:「文星龍爵的確有戰時招募屬下之權,敢問在來蛟聖宮之前,兩位在哪一處戰場與何等敵人大戰?如若並未戰鬥,那便等於欺騙四海龍宮,負岳必死!」

    「何等敵人?我數數……嗯,算是十一尊半聖吧。」方運一本正經道。

    「你……」

    對面的所有龍族與蛟族氣得暴跳如雷。

    過了好一會兒,敖功才龍爪緊握,大聲吼道:「文星龍爵殿下,您可以瞧不起我,您可以用高位壓我,但您不能侮辱我們的頭腦!您若再如此,不要怪本皇破口大罵!」

    西海龍皇敖絕也氣得雙目發赤,喝道:「本皇代西海龍聖問話,你若再如此胡攪蠻纏,我們是不能拿你怎麼樣,但不要怪我三海龍宮聯手擒拿這頭古妖!又是什麼龍帝才能看的機密,又是十一尊半聖?你當我們是沒腦子的魚蝦嗎?」

    敖煌拚命眨眼,低聲道:「方運,這個牛吹的有點大,簡直是在吹龍了。」

    負岳卻用力點點頭,道:「是真事,我差點被打成光腚。不過方運虛報了兩個……不,可能是在十寒古地遇到。」

    敖煌認真看了負岳一眼,又看向方運。

    「是真事。」方運點點頭,語氣平淡,但卻不容置疑。

    敖煌張大龍嘴,呆若木雞,傻呵呵看著方運。

    不遠處的洞庭蛟王比敖煌更加吃驚,雖說並不相信方運的話,可私底下方運沒必要騙人,再加上負岳佐證,看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在說謊。

    洞庭蛟王瞪大眼睛,雙眼亂轉,不知道在考慮什麼。

    雙方相距很遠,一直在舌綻春雷或氣血傳音,附近的人都聽得到。

    無論是附近的百姓還是正利用聖廟查看這裡的一眾大儒,一開始都覺得是開玩笑,但越想越心驚,這種時候,方運再蠢也不可能胡說八道,因為真要撒謊,必然會被抓住把柄。

    一干龍族與蛟族心中大罵,卻始終不敢開口。

    「文星龍爵,請說明真相!」敖絕怒道。

    西海龍宮的龍族情緒波動最大,因為就在前不久他們遇到數千年來最大的打擊,甚至超過孔聖降服西海龍聖。

    西海龍宮唯一的一頭聖位之下的真龍隕落,鎮海龍王的死,是西海龍宮無法承受的損失,全族都在拚命尋找兇手。

    一些西海龍宮的龍族陰狠地盯著方運,雖然早就確認當時的方運在冰帝宮內,幾乎不可能殺死鎮海龍王,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西海龍族已經暗中查探多日,但因為西聖親自下了三緘其口的封口令,西海龍聖親至也得不到蛛絲馬跡,只能作罷。

    「我說過的,便是真相。」方運道。

    「那請一一點出十一尊半聖的身份,還有戰鬥的地點!」

    方運露出一副無可奉告的樣子,道:「不好意思,無論是時間地點還是半聖,都是龍帝層次的機密,你們無權得知。」

    「你……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以為這種把戲能矇騙我們嗎?既然你反覆編造謊言,欺騙四海龍聖,今日,你若是撐不過觀天鏡,別想活著離開!」

    敖絕吼完,看向北海龍宮的龍皇敖幽。

    敖幽先是微微點頭失禮,道:「尊貴的文星龍爵陛殿下,北海龍宮先就在寧安時欲帶您照觀天鏡一事道歉。同時,也為今日之事道歉,在未有龍庭敕令前,本不應該以觀天鏡相照,但蛟聖宮乃是除四海龍族外第一水族,與四海龍族息息相關,即便您是文星龍爵,我等也當秉公處理。得罪!請觀天鏡!」

    敖幽深深低頭,就見身後突然放出無量量金光。

    剎那間,整座聖元大陸所在的星球都被這光芒籠罩,充斥著世界的每一處。

    天地萬物都沒有了影子,無論是山洞海底還是密封之處,一切的黑暗都消失。

    那力量如照耀萬界的陽光。

    天地大光明。

    聖元大陸所有陰魂鬼域在這一刻全都被光芒消融,無數被奇特疾病困擾的生靈痊癒。

    負岳露出驚駭之色,不得不低下半聖高貴的頭顱。

    一界之中,世間生靈都低下頭顱,無論是不懂事的嬰孩還是閱盡滄桑的老者,無論是智慧最高的人族還是蟲豸,甚至連天地間的所有植物都垂花落葉。

    觀天鏡下,一界俯首。

    宛若龍帝親臨。

    唯獨方運挺直身軀,不低頭,不施禮。

    在這一剎那,一界的中心不再是那無量量的光芒,而是這個立於江上的青衣大學士。

    方運只是望著天空,望向那一片蕩漾的水光。

    根本沒人能看到觀天鏡的具體形象,即便那只是觀天鏡的投影。

    眾龍與蛟族抬起頭,發現方運竟然依舊沒有行禮,氣急敗壞,可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敢腹誹,不敢明罵。

    唯獨龍皇敖絕終於按捺不住,暴喝一聲:「放肆!文星龍爵,為何見觀天鏡不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