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只是觀天鏡投影,本聖無須參拜。龍族律法中,要對龍庭與監察院敬重,對諸聖龍帝敬重,並無一條要參拜至寶。你說我放肆,是要付出代價的。」方運道。

    敖絕冷冷一笑,道:「本皇是敬你為文星龍爵,屢次想讓,但你每每大言不慚,與文星龍爵應該具備的言行相去甚遠。現在,本皇代表西海龍聖,你不敬龍族至寶,自然可呵斥你!」

    方運也不理會敖絕,看向北海龍皇敖幽,道:「你拿出觀天鏡投影,意欲何為?」

    敖幽恭恭敬敬道:「並無他意,只為驗證您所言真假。現如今,只有觀天鏡才能驗證您所說是否屬實,是否涉及龍帝機密,是否涉及十一尊半聖,是否真的有證據證明蛟聖要殺您!」

    「無龍庭敕令,將觀天鏡用於私刑,傷文星龍爵,你們若是真要如此,就不怕龍庭懲罰么?」方運沉聲道。

    眾多水族笑起來,毫不掩飾語氣中的輕蔑。

    「龍庭?早就無人主持,而龍城不知在何處時空,萬界諸聖都尋不到,何來龍庭懲罰?文星龍爵殿下,您不要拿著雞毛當令箭威脅我等!你若認錯離開,賠償我蛟聖宮,也就罷了,若是執迷不悟,負隅頑抗,那就要嘗一嘗這觀天鏡的滋味!」敖功有了依仗,終於撕破麵皮。

    所有蛟族昂起頭,原本憤怒的目光中多了一絲輕蔑。

    方運輕輕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本聖也不再多費唇舌。敖幽,我知你在龍族中風評甚好,今日強行攜觀天鏡投影而來,乃是違逆龍庭,你可知曉?」

    敖幽無奈一嘆,道:「還望文星龍爵殿下恕罪,龍庭隱世多年,許多規矩已經難以分明。現如今,在下只尊龍宮之令,不敢不從。」

    方運又看向南海龍宮,道:「你們南海龍宮除卻老龍聖脾氣火爆,向來循規蹈矩,今日插手此事,犯了龍族律法。同為龍族,念在你們修行不易,我給你們一個離開的機會。尤其是大龍王敖區,你有晉陞龍皇潛質,你姐與雨薇交好,若是因此事跌落,得不償失。」

    南海眾龍神色各異,隨後那敖區硬著頭皮道:「龍宮聖命所在,不敢不從。」

    方運點點頭,道:「宿命如此,怪不得他人,你們只當……白活一世吧。」

    方運說完掃視全場,所有龍族與蛟族竟不敢與他直視。

    「敖煌,負岳,你們暫且向兩邊避開。」方運道。

    兩人都沒走,敖煌道:「方運,你還是別意氣用事了,觀天鏡雖是投影,力量不及本體,但的的確確蘊含近似稱祖的力量。咱們現在走了,他們能拿怎麼怎麼樣?」

    負岳皺眉道:「我也不想慫,可……那是觀天鏡啊,即便我解開封印,也頂不住,除非有我族至寶護身。」

    「無妨,我自有應對之策。」方運道。

    「真的?」敖煌與負岳異口同聲問。

    「自然。」方運道。

    一龍一龜相互看了看,慢慢向兩側走去,怒濤戰台上的其餘水族如同躲避瘟神一樣,如潮水般向後退去。

    遠處慶國沿岸的百姓嚇得紛紛後退,而景國百姓則一動不動,擔憂地望著方運。

    一道道傳書直入東聖閣,要求東聖閣調動人族寶物,阻止龍族出手。

    但是,東聖閣閣老、宗家家主宗甘雨卻發布禁令,禁止任何人族干預此事,並封禁所有聖院力量,理由是方運以龍族身份對待此事,人族若是插手,違反同盟規矩。

    論榜之上,罵聲一片,甚至有人指名道姓大罵宗甘雨,隨後被論榜禁言一年。

    各地讀書人群情激奮,但卻只能通過論榜得知最新的消息,無力幫助方運。

    敖功暴喝一聲:「文星龍爵,今日你退是不退!」

    方運報以輕蔑的笑容。

    前方水族諸王,猶如臭魚爛蝦。

    敖功立刻向敖幽道:「請動用觀天鏡!」

    敖絕也道:「請用觀天鏡!」

    敖幽輕嘆一聲,道:「得罪了!開……觀……天……鏡……」

    敖幽的聲音無比悠長,彷彿每一個字都繞著聖元大陸轉了一圈然後才進入眾人的耳中。

    就見天空的水光中緩緩浮出一面直立的鏡子,鏡面朝向方運。

    那鏡子有金黃的底座,鏡子兩側各有一條金龍,頭尾分別相交,組成鏡框。

    鏡框之內,並不是尋常的鏡子,而是一片無盡星空,正中是一顆比聖元大陸太陽大一萬倍的超巨型太陽,散發著無盡光明。

    那太陽輕輕一震,無量量的光芒奔涌而出。

    聖元大陸之外的那顆太陽,竟突然消失,好像瞬間熄滅一般。

    一界大日,竟不敢與觀天鏡爭輝。

    十丈高的觀天鏡外放巨大的光柱,落在方運身上。

    金黃色的光芒及身,方運如同金色聖人,充滿光輝,充滿智慧。

    所有人隱約看到,方運頭頂浮現一條金色蟠龍,在金光之下似乎有所損傷,越來越模糊。

    只是,方運的目光絲毫不變。

    三息后,一切毫無變化。

    敖煌怒喝道:「三息已過,觀天鏡鏡光未變,文星龍爵所說屬實,為何還不停止!」

    「干你娘的!別逼老子解開封印大鬧聖元大陸!」負岳周身磅礴的氣息蕩漾,即便沒有外放,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被壓得低下頭,無法直視。

    那敖幽臉上閃過猶豫之色,最終無奈道:「慚愧。」然後低下頭,一言不發。

    觀天鏡依舊照耀方運。

    敖煌與負岳即將發作,方運卻伸手從吞海貝中拿出在大競技場中得到的玉盒,道:「稍安勿躁。」

    敖煌與負岳目瞪口呆,方運可是在觀天鏡之中啊,那可是能鎮封大聖的力量,方運卻能在裡面自如使用吞海貝,還能說話,當觀天鏡是油燈嗎?

    對面的龍族與蛟族全部露出驚駭之色,觀天鏡之下,定攝萬物,大聖在短時間都無法移動分毫,方運這副樣子簡直就跟照日光浴一樣。

    西海龍族之中,那頭曾被方運關照過的大龍王敖區驚駭欲絕,一轉身,向來時的海眼衝去。

    「在下知錯,請文星龍爵饒恕……」

    「遲了……」

    方運的聲音彷彿從四面八方湧向所有龍族蛟族。

    觀天鏡瞬間挪移到方運上空,徐徐倒轉,照耀對面所有水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