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

    一聲奇特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腦海中響過,就見觀天鏡投影外放的光柱掃過對面的所有水族,包括那頭逃跑的大龍王敖區。

    一些水族背後冒出聖光,但隨後被觀天鏡金光生生壓下。

    剎那后,漫天光華消散,太陽從中間開始逐漸變得明亮,最後天地恢復清明。

    巨大的觀天鏡投影徐徐下降,不斷變小,最後落入方運手中。

    方運把觀天鏡投影與那玉盒一起放入吞海貝中。

    對面的怒濤戰台之上,所有水族慘叫。

    所有妖侯層次的水族,無論是普通水妖還是蛟龍,化為一攤血水。

    妖王層次的,直降到妖帥。

    大妖王層次的,直降到妖侯。

    在場的六頭龍皇,降為普通妖王。

    「本皇的力量何在!」之前還代西海龍皇訓斥方運的敖絕怒不可遏,聲音卻在顫抖。

    「我的力量……」蛟皇敖功帶著哭腔怒吼。

    「不對,我的血脈力量何在?我的龍族血脈力量何在?」北海龍皇敖幽突然拚命大叫起來。

    對面怒濤戰台突然平靜下來。

    所有水族都在審視自己的血脈。

    隨後,一片哀號聲傳來。

    「我的血脈,我的龜族血脈……」

    「我本正統龍族,為何我體內的龍力消失的乾乾淨淨,只剩下稀薄的妖力?」

    「我的蛟龍角,脫落了……」

    隨後,所有人都看到毛骨悚然的一幕,就見那些龍族與蛟族的鱗片紛紛脫落,龍角也陸續掉下,全身所有蘊含龍族力量的部分,都離開身體。

    一些龍族的妖氣在體內流動,在體表形成大大小小令人噁心的鼓包,改變它們的身體。

    很快,一些龍族與蛟族的頭顱變化,由原本寬大的頭顱變得瘦小,近乎倒三角形,而且身上尾巴也變得尖銳,四肢慢慢縮小……

    「它們這是……血脈下降,龍降化鰻……」敖煌驚駭難抑,聲音帶著顫抖。

    負岳都面帶驚色,跑到方運身邊道:「不對啊,這哪裡是觀天鏡投影,只有聖位真龍手持觀天鏡嚴懲孽龍才可能出現的場面。龍降化鰻,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能出現,那就是……逐出龍族!」

    敖煌木然地點點頭,道:「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他們會被默認逐出龍族,縱然四海龍聖聯手也無濟於事,除非立下大功且龍庭開恩,而且至少要龍帝宣旨。」

    負岳道:「其實鰻族本來是有龍族血脈的,而且最強的鰻族都有可能化龍,其他普通妖族做不到。但,現在這些罪龍體內所有的龍族血脈都被驅散得乾乾淨淨,連鰻族都會瞧不起他們。」

    「一點沒錯,鰻族比這些罪龍高貴。」敖煌的小爪子輕輕顫抖,心中驚駭,龍族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也沒有龍族捨得用觀天鏡去照龍族。

    「方運賊子,我要殺了你!」

    原西海龍皇、現鰻族妖王敖絕徹底瘋了,明知道會死,也拚命沖向方運,但他剛飛到空中,噗通一聲掉進水裡,然後拚命遊動,卻發現,遊動速度比普通人都慢!

    在天無翼,在水受阻,這就是罪龍的待遇。

    方運道:「你盡情罵,你現在已經不是水族,罵我幾句,死不了。」

    方運身後的眾多水族全身發寒,誰都可以想象到現在的敖絕是何等心情,從堂堂正統龍族變得連水族都不是,死了還好,方運偏偏不殺他,痛苦將是死亡的億萬倍。

    敖絕浮在水面上,雙目閃動著無盡的怒火。

    敖絕仰天嚎叫:「西海龍聖,龍族諸聖,龍族敖絕血脈被奪,已經無顏存活!諸龍諸聖若還記得我這尊龍皇,請替我報仇,殺死方運!殺死他!今日,我獻祭我的身體,獻祭我的魂魄,獻祭我生生世世,獻祭所有後裔!詛咒方運,我詛咒你生生死死不得好死,我詛咒你世世代代為奴,我詛咒你血脈斷絕!我詛咒……」

    話未說完,敖絕頭一歪,身體緩緩下降,沉入水底。

    一道灰濛濛的霧氣飛到文宮上空,但文宮蟠龍張口一吞,繼續沉睡。

    其餘西海龍族的罪龍萬念俱灰,學著敖絕一起詛咒方運,都僅僅詛咒一半便死亡,對方運毫無影響。

    南海龍族與北海龍族的罪龍則委頓在怒濤戰台之上,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捶胸頓足,還有的萎靡不振,有的低聲交談。

    敖區浮在遠處的水面上,成為一條大鰻魚的他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罵。

    「我都說了不要來,你們非逼著我說是見世面。我姐說了,敖雨薇喜歡的人不能招惹,你們偏不聽!我本來一直在南海龍宮修鍊,能成龍皇的,現在全被你們害沒了!嗚嗚……你們賠我龍皇,你們賠我血脈……」

    南海龍宮的龍族看著敖區,心中莫名悲傷,敖區的確是最無辜的那一個。

    敖區雖然不是真龍,但從小天賦驚人,如今不到二十歲,就躍過八道龍門,從而晉陞大龍王,一旦諸皇時代正式開啟,它便可以第一時間晉陞龍皇,將來極可能成為龍聖,血脈純化,身化真龍。

    從小到大敖區都在南海龍宮修行,這是第一次出門。

    帶回家的,卻是一個罪龍的身份。

    南海諸龍看了看方運,鼻子一酸,淚水滾滾留下,這種時候,根本怨不得方運,方運明明已經提醒他們,已經發出極為嚴重的警告,可是他們太愚蠢,沒有聽從。

    北海龍族則跟瘋了似的,不斷大哭哀嚎。

    「觀天鏡明明是我們北海龍宮的,他怎麼能使用?他怎麼能使用!」

    「完了完了,我本來是下一任鎮水殿統領的唯一選擇啊,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龍皇!我的龍皇!還我龍皇……」原本控制觀天鏡的敖幽狀如瘋子,悔恨、痛苦、憤怒、茫然等等各種複雜的情緒同時湧上。

    敖幽突然望向方運,匍匐在怒濤戰台之上,哀求道:「文星龍爵陛下,您大慈大悲,把龍皇還給我吧?從此以後,我給您做牛做馬!不不不……我太不知道進退了,我太貪婪了,我不需要龍皇,您只需要賞賜我龍族血脈,一點點就行,我不多要,就一點點!不不不,我憑什麼要求如此多?我如此卑賤!您只需要恩賜我蛟龍血脈,蛟龍血脈就可以……實在不行,給我水族血脈也行……」

    敖幽說著,如嬰孩一般哇哇大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