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潘縣令三人帶著衙役快速來到縣衙兩條街外的蛟聖廟,已經有許多百姓自發前來,不過,這些百姓沒有參拜,全都站在門外議論紛紛。

    百希縣臨近長江,遠離東海,所以當地百姓不建龍王廟,自發建造一座供奉蛟聖的小廟,經常上香參拜,農夫求風調雨順,漁父求水妖遠離。

    潘縣令輕咳一聲,道:「各位父老鄉親,為何圍堵祈雨重地?」

    眾多百姓急忙讓出一條路。

    「縣令大人,您看看,蛟聖像裂了!」

    「蛟聖像旁邊的蛟龍和蝦兵蟹將雕像更慘,碎了一地。」

    潘縣令又驚又怒,雖說蛟聖看不上這種小廟,可若是知道聖像破碎,蛟聖宮定然會讓水妖來報復。

    「何人害我百希縣?廟祝何在!」潘縣令輕喝。

    「大人,老夫親眼看著是雕像自己裂開碎開的,平白就這樣了,絕非人禍啊!」廟祝大聲辯解。

    潘縣令皺起眉頭,疾步走到門口,向蛟聖廟裡看去。

    潘縣令突然愣住,因為裡面的正門牌匾上應該寫著「蛟聖廟」三個字,可現在,字跡被無形的力量抹去,化為平整的木板。

    「這……」潘縣令又響蛟聖像望去。

    哐當!

    蛟聖像一歪,倒在地上,摔成粉末。

    「完了……」潘縣令以及所有官吏面色慘白,心中絕望,雙膝發軟。

    眾多百姓嚇得紛紛跪下。

    周縣丞用顫抖的聲音道:「縣……縣令大人,我看,還是上報內閣吧,此事……你我扛不住啊!」

    潘縣令面色黯然,心道自己怕是再難主政一方,尤其現在景國進士數量暴增,此事一出,蛟聖宮追責,自己只能去當一個閑官。

    潘縣令輕嘆一聲,轉身返回縣衙,走了兩步,許多人突然輕呼。

    潘縣令急忙轉身看向蛟聖廟,就見空空如也的牌匾上,竟然憑空多出五個字。

    文星龍爵廟。

    潘縣令足足愣了三息,然後露出狂喜之色,大笑不止,堂堂進士竟然失態。

    縣丞與主簿同樣大喜,只有那些普通百姓不明所以。

    很快,一些消息靈通的百姓恍然大悟。

    「文星龍爵不就是方虛聖嗎?這蛟聖廟,以後要變成方運廟了!」

    「是啊!文星龍爵就是方虛聖!」

    「這是怎麼回事?我聽一些讀書人說,這時候方運正與蛟聖宮大戰,勝負未分,為何會出現這種異象?」

    「你用腳後跟想想也能想明白,蛟聖廟都變成文星龍爵廟了,定然是勝負已分!否則,縣令大人為何會笑成那般!」

    「縣令不止因為下雨高興,還因方虛聖成為長江之主高興,從此以後,長江兩側六國定然要高看咱們景國一眼!自此之後,景國國運大盛!」

    「對對對……」

    一眾百姓用怪異的目光看著狂笑不止的縣令大人。

    與此同時,長江流域所有蛟聖和其他水妖的雕像全部粉碎,凡是蛟聖之名,盡數換成文星龍爵。

    隨後,那些供奉酈道元的小廟緩緩坍塌,最後化為廢墟。

    慶君皇宮,御花園鬱鬱蔥蔥,一些稀少的靈物植物吸收天地元氣,讓皇宮的空氣清新。

    慶君正在兩個宦官的攙扶下,緩緩散步。

    「陛下,您今天氣色好,這天也就大晴了。」一個老太監跟在後面微笑,還有一個宦官捧著木案,木案之上鋪就明黃絲綢,絲綢之上放著慶君玉璽。

    這老太監腰上,竟然也掛著一方舉人官印。

    宮人悄悄望去,慶君慘白的面容上浮現病態的紅暈,氣色遠比前些日子好許多。本來慶君的病情已經控制,可在得知六大亞聖世家要封方運為十寒之主后,十分不悅。之後召見荀家現任家主荀大先生,結果荀大先生抱病不來,氣得慶君差點嘔血。

    慶君一身明黃龍袍,面帶微笑道:「這個方運,真是不自量力,以為蛟聖不在,便可為所欲為。他是已經得到觀天鏡投影,但觀天鏡投影奈何不了蛟聖宮的寶物,不說別的,就算那萬蛟圖裡蛟聖積累多年的力量,就夠他喝一壺的。更不用說,他若真佔下蛟聖宮,拿什麼鎮壓一江之水?區區文星龍爵之位,還有他那些所謂的神物寶物,可做不到。」

    老太監笑道:「陛下說的是。據說當時蛟聖陛下被這蛟聖宮折磨得生不如死,最後借用四海龍宮之力鎮壓,以聖位力量慢慢將力量融入其中,足足花了五千年,才能掌控蛟龍宮。他方運是有文星龍爵之名,可他有聖位力量嗎?其他三海龍宮會借他力量嗎?而且他之前為了得觀天鏡投影斷了自己退路,說這是水族內鬥,東聖閣也不可能借予。」

    「不錯。蛟聖宮裡的寶物可不少,即便他們有一頭半聖古妖,也無濟於事。不過,那頭半聖古妖是個麻煩!」慶君面目陰鷙。

    老太監笑道:「那頭古妖的底細,宗家已經查明,是被妖祖鎮壓多年的負岳,即便封聖也是新聖,遠遠比不上宗聖,更何況這裡是聖元大陸。宗聖一旦祭出雜家相印,十國之力在手,鎮壓負岳輕而易舉。更何況,那古妖修鍊方式與人族不同,斷不能在聖元大陸,只能在星空中遨遊,無須在意。」

    慶君點點頭,微笑道:「那咱們就看他如何把吃到嘴裡的東西吐出來!你馬上去安排,給景國一封國書,就說此次之爭禍及我慶國百姓,要求方運給我慶國一個交代!朕……」

    天空突然響起嘹亮的聲音,慶君的笑容僵在臉上。

    所有臨江鄰水的人都看到,江邊水邊浮現一個又一個由水組成的海螺,在兩岸連成兩排。

    江君法螺。

    「自今日起,聖元大陸再無蛟聖宮,唯有文星龍爵宮。」

    一個雄渾有力的聲音從所有的海螺中飛出,向四面八方傳播。

    文星龍爵宮上空,瑞氣千條,祥雲滿布,天懸長江倒影。

    長江水域,萬妖跪拜。

    玉海城頭,化為歡樂的海洋。

    論榜之上,無數祝賀方運的文章瘋狂出現,數息間超過十萬,很快論榜便禁止單獨發此類文章,只能集中到一篇文章中。

    象州各地,歡呼聲四起,鞭炮陣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