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各地官府甚至下文,主動促成各種文會。尤其是緊鄰長江的象州與江州兩地,各地官府舉全員之力點花燈、鳴鞭炮、賽龍舟、辦文會、演大戲、開大席、點船燈等等,把各種傳統習俗集中到這一天。

    許多官吏已經上奏內閣和國君,要求景國設立一個『江君節』,用來紀念方運成為長江之主。

    江州,大源府,濟縣。

    全城張燈結綵,家家戶戶充滿喜慶,城中富戶響應縣令號召,在文院街大擺流水席,全城百姓都湧向那裡。

    城中的讀書人則聚集在各處文會,有的在酒樓,有的在野外,但大都在悟道河畔。

    濟縣熱熱鬧鬧,但在離著名的方運方家小院三條街外,葛家卻冷冷清清。

    葛家的獨子葛小毛今日大婚,院內院外都張燈結綵,院內十桌酒席,院外也按照濟縣的習俗準備了二十餘桌流水席,擺在街上。

    但是,院外空無一人,只有院子里坐了四桌人,都是葛家與親家的親戚。

    葛家的親家是濟縣的盛家,雖非望族名門,但在濟縣也是響噹噹的大戶,光陪嫁就有一間鋪子和百畝良田,讓尋常百姓羨慕不已。

    盛家的酒席,即便坐不滿二十桌,坐滿十桌不成問題,可現在,盛家邀請的客人只來了兩桌。

    兩桌盛家人黑著臉,滿桌的山珍海味竟然沒動一筷子。

    旁邊的葛家人的面色也很難看,有的愁眉苦臉,有的憤恨地看著盛家人。

    按照往常規矩,兩家的父母與祖父母要坐在一桌,而今天竟然徹底分開。

    兩位新人已經拜堂完畢,新郎官與新娘坐在正堂之內,低著頭沉默。

    新郎官葛小毛雖未中童生,但讀書多年,文質彬彬,只是暗淡的面色讓他看著不像讀書人。

    一旁的新娘相貌俏麗,低眉垂眼,一動不動,面有凄苦。

    七月的傍晚,蟲鳴鳥叫,熱氣蒸騰,紅燭高照,燭火卻冷。

    葛家的席位上,一位四十許但滿頭白髮的中年人道:「親家,還是坐過來吧,這大婚宴的,不能失了禮數。」

    就見盛家坐席上一個中年婦女冷笑道:「怎麼,你們葛家數落我們盛家沒禮數?去年誰赤口白牙信誓旦旦說方虛聖就算不來,也會賜字送禮,讓我葛家與盛家門楣放光,讓兩個新人得虛聖祝福。現在呢?不僅虛聖連人都沒見,城裡的讀書人也借口慶賀江君節紛紛躲避,有的連隨禮都省了!和你們葛家沾邊這麼倒霉,誰還敢去你們那邊湊熱鬧。」

    葛家眾人又羞又惱,卻無力反駁。

    先前說話的葛父輕嘆一聲,道:「親家,這大婚,是兩家的事,但說到底是小毛兩口子的事,大婚這天鬧成這樣,以後他們兩口子怎麼過日子?我已經接二連三登門賠罪,親家為何不依不饒?」

    葛小毛死死咬著牙,用力握著拳頭。

    突然,他身旁的新娘伸出手,輕輕碰觸葛小毛的拳頭。

    葛小毛僵硬片刻,握拳的手緩緩鬆開。

    兩人的手依舊碰觸。

    「我們盛家不依不饒?你再說一遍?再說一遍!」盛母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聲音飛出院子。

    葛父滿面愁苦,微微低下頭,竟然不敢看盛母。

    葛家眾人怒視盛母,但地位不如盛家,無人敢反駁。

    盛母橫眉指著葛家眾人道:「就你們葛家也好意思說我們盛家?若不是早就定了親,若不是顧及我女兒的名聲,我們盛家說什麼也要悔婚!我們盛家在濟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祖上可是出過進士的,三服內也是有舉人老爺的!還在大源府當大官!你們葛家有什麼?啊!有什麼啊!」

    葛家人羞愧難當,葛家也就出過秀才,那也是一百年前的事了,都期盼葛小毛能沾方虛聖的光,可誰知道葛小毛一直未能開竅,始終難以考中童生。濟縣甚至有傳言說,濟縣文院所有讀書人都對葛小毛照顧有加,可葛小毛每到考場就發揮失常,考官也無可奈何。

    盛母雙手叉腰,氣勢洶洶道:「之前攀附我們盛家的時候,你們葛家說了什麼?說今年我那個笨女婿一定能中童生,說什麼虛聖一定會派人來,說什麼要是多生兒子,可以過繼給盛家,甚至能求方虛聖收個弟子,最差也是再傳弟子。現在呢?現在呢!」

    盛母又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碗碟打顫。

    「就前天,你們還說讓我們盛家忍氣吞聲,怕氣到葛老爺子,今兒個不敢請葛老爺子來,是我們盛家的錯嗎?我那個笨女婿要是真跟方虛聖有情誼,何至於至今不來?笨女婿的那些同窗呢?他們不來,就是他們很清楚葛小毛是什麼鬼樣子,整天好吃懶做不務正業,拿著書就叫讀書了?不過,幸好那些同窗沒來,要是笨女婿的同窗都來了,這幾十張桌子還真坐不下,畢竟那些同窗走了一波又一波。你們知道外面怎麼說我這笨女婿嗎?鐵打的葛小毛,流水的童生!就這樣,你們葛家還說我們盛家如何?要不要臉!」

    葛家眾人更加惱怒。

    新郎官葛小毛氣得雙手發抖。

    新娘子細嫩的玉手緩緩抬起,放在葛小毛的手上。

    葛小毛眼圈一紅,差點哭出來。

    盛母掃視葛家眾人,又輕蔑地看了一眼葛小毛,說話的聲音又提高了三分。

    「若非葛小毛與方虛聖曾經是同窗,你們葛家就算蹦上天,也見不著我們盛家!當年我家女兒過了十六,提親的人都踏破門檻了你們知道嗎?一年換了整整三道門檻,還要包上鐵皮才行!知道我們為什麼選你們葛家嗎?因為方虛聖的同窗都有正妻了!都是有文位的人了!當初把我家女兒許給你們葛家,鄰里鄰居親朋好友怎麼說的?說我們盛家祖墳冒青煙了,竟然能攀上方虛聖的同窗,而且還是關係不錯的同窗!現在呢?現在呢!」

    「老娘真是瞎了眼了!」盛母如同雞鴨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嚎叫。

    這時候,門外傳來一聲冷哼。

    「新人大婚,何人哭喪!」

    就見一隊讀書人前來,為首的是一個舉人。

    葛小毛猛地抬頭。

    為首的正是當年與方運一同進入考場的盧霖,而且與方運是同榜的童生。

    在盧霖身後,有梁遠,現如今在方家地位極高,負責諸多商事。

    還有陸展,當年就是他扶著方運進考場,如今是翩翩秀才,在大源府頗有名頭。

    最惹人注目的,是一個與葛小毛年紀相仿的人,方仲永,已成秀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