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來的人除了葛小毛舊日的同窗,還有這些同窗的友人。

    看到這些人,葛小毛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他深吸一口氣,忍住流淚的衝動,並起身向前。

    「見過諸位文友。」葛小毛身穿喜慶的新郎服,微笑著向進來的讀書人拱手。

    盧霖等人則一起拱手回禮,面帶微笑。

    兩家四桌人急忙起身,葛家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終於浮現喜悅之色。

    盛家人也跟著起身,面帶微笑,但並不熱情。

    盛母掃了一眼這些人的文位服,臉上還帶著一絲冷淡。

    一個盛家人低聲對盛母道:「姐,我看還是算了,這葛小毛終究是方虛聖的同窗,這些人還是會幫襯。」

    盛母冷哼一聲,壓低聲音道:「幫襯?若是他們真願意幫襯,葛小毛還能考不中童生?隨便教教不就能中了?說白了,這些人都是看方虛聖的面子來的,與那個笨女婿一點關係沒有。現在方虛聖來不了,等今日一過,誰還理會葛小毛?若不是咱們怕你外甥女名聲壞了嫁不出去,怎麼會嫁給葛家。」

    「他終究跟方虛聖有一些關係,方家族長已經派人送了禮,說明方家還是認可這層關係的。」

    「方家是什麼?那是虛聖家族、豪門之家,濟縣的方家族長雖然不是真正的方家大族長,可面子還是要的,方虛聖不知道送,濟縣族長必須要送。」

    「以後他遇到事,求到這些同窗頭上,還是有用的。那些地……咳咳,他們能幫襯得上。」

    盛母冷笑道:「幫襯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人情總有用光的時候。我現在就認一點,葛小毛就算不成進士,成個舉人也是好的,倘若連舉人也成不了,我女兒不如去給進士家做小!這寧安縣是福地,葛小毛能跟方虛聖攀上同窗,本來有大福氣,可現在他卻連個童生考不中,說明他是無福之人!我理會他作甚?」

    「他們終究是讀書人,您可千萬別怠慢。」

    「都是濟縣人,我還能跟方家攀上親戚呢,他們算什麼?葛家以為請一個舉人就能壓服盛家,可笑。你出門看看,看看大哥來了沒有,見到治文別忘了塞個紅包。」盛母說到最後故意提高聲音。

    聽到「治文」二字,盛家所有人都挺直胸膛。

    幾個葛家人聽到「治文」二字,唉聲嘆息,那解治文乃是大源府有名的小神童,年紀十四歲便已經考中秀才,若無意外,今年九月極可能中舉,不出五年必然中進士。即便是現在的聖元大陸,二十歲前能中進士的也是了不起的天才。

    這解治文本身是神童還不算什麼,普通濟縣人不清楚那解治文的底細,但葛家人早在一個月前知曉。

    解治文曾拜大源府上任知府孫冠年為恩師,而現在孫冠年已經是翰林,並且在京城任要職。那孫冠年的來頭極大,不僅是對方運有知遇之恩的蔡禾的同鄉好友,當年方運在大源府的時候也曾有所接觸,而且孫冠年是文相一系,與方運又親近了一步。

    現如今的景國,實力最強的便是所謂的帝黨,軍方、文相外加方運都被列為帝黨,至於左相黨已經位居次席。

    江州是帝黨的中堅,這裡的官員不是親近李文鷹就是親近方運,甚至許多跟兩人都有關係。

    葛家人甚至還聽說,葛小毛的婚事還是解家的家主也就是盛母的大哥定下的,希望與方家拉近關係,可沒想到葛小毛給方運的書信如泥牛入海,方運根本不回復,解家也懶得理會葛家。

    葛家人更加惱火,那解家主和解治文不會說什麼難聽的話,但這盛母怕是狗仗人勢,讓葛家在更多人面前難堪。

    盧霖與方仲永等人進門后,就見一個個家丁挑著禮盒,陸續進來。

    圓形禮盒被紅綢系著,陸續被送入葛家人所在的地方,同時附上禮單。

    葛家人無比感動,這些讀書人都有文位,家資不菲,出手最少也是十兩,而最富有的梁遠更是送了許多金飾玉器,總價值超過千兩銀子,是一等一的厚禮。

    葛小毛的父親看著禮單抹眼淚。

    看到如此厚禮,葛家人終於鬆了口氣,這不僅僅是面子,也是以後葛小毛跟盛蓉過日子的底氣!

    葛小毛走出正堂,隨後盧霖等人開始把葛小毛不相識的讀書人介紹給葛小毛。

    除了少數幾個人面色冷淡,大多數人都帶著和善的微笑,此來是註定見不到方運,但盧霖和方仲永等人必然記得這個人情。

    盧霖等人正要拜見葛小毛的父親,就見盛母的弟弟一溜小跑從院外衝進來,一邊跑一邊喊:「大哥來了,治文也來了!好像還有更大的官!」

    葛小毛的同窗立刻站定,望向屋外。

    盧霖當年就很講義氣,這些年一直留在寧安縣,為了幫助方運,也為用自己的方式抵禦妖蠻,準備成進士后就馬上參軍。

    「小毛,盛家人說話一直那麼難聽?你也不用遮掩,在門外的時候,我們聽得一清二楚。」盧霖說著,不滿地看了盛母一眼。

    葛小毛低聲輕嘆,沒有說話。

    梁遠冷冷一笑,道:「平時壓著小毛不說,見方運不來,還要請親戚朋友來撐場面,未免太過了。」

    葛小毛低聲道:「其實……他們也是怕拙荊在我們家受欺負。」

    「我看啊,無非是攀附不上方運,拿你們撒氣。無妨,有我們在,誰也不能拿你如何!」梁遠道。

    多個讀書人點頭,這梁遠原本放棄讀書,幫方運經商,不過後來文曲天降,他又考中童生,然後放棄秀才,一心幫助方運。梁遠雖然在眾人之中地位高,但文位太低,所以只能由文位最高的盧霖出頭。

    盛家人全部快步出門迎接,不多時,以三個人為首的隊伍從正門進入。

    一位白衣劍服中年進士,一位黑衣中年舉人,還有一個藍衣秀才,十四五歲的樣子。

    葛小毛等眾人面色微變,向那中年進士齊齊作揖。

    「見過應同知。」

    葛家人也慌了,全部行禮。

    在一府之地,同知是僅次於知府的官位,權力極大,一旦知府離開,同知便能主管一府事務。

    沒人能想到,盛家人竟然能請來這尊大人物,即便濟縣縣令見到都要先行行禮。

    所有人都看到,盛母跟在應同知身後,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