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葛家人看到這一幕心都涼了,葛小毛更是露出難堪之色,盛母本來就強勢,今日竟然請來一府同知主婚,從此以後,盛母必然會不斷干涉兩人夫妻生活,葛家的日子更難過。

    應同知掃過盧霖等人,一眼認出盧霖和梁遠等方運同窗的身份,在江州,這幾個人都是各地官員牢牢記住的,萬一招惹,很難收場。

    尤其是大源府的人,戲稱記載方運親朋好友的冊子是護官符,誰都惹不起。

    隨後,應同知看到葛小毛的新郎官打扮,又與方運同窗站在一起,立刻猜到個大概。

    應同知哈哈一笑,道:「今日解老弟請我主婚,應某事務繁忙,本無法前來,但解老弟反覆說新郎官一表人才,只好前來。應某並不常主婚,若有不周,還望見諒。」

    雙方精明之人立刻猜透應同知這句話里的意思,應同知來這裡不是為打壓葛家,但礙於解家的情面,不得不前來,甚至也不清楚具體內幕。接下來應同知會只當一個正常的主婚人,兩不相幫,若真的發生什麼事,絕不是他願意看到的,希望方運同窗別誤會。

    同時,他還打了一個圓場,表示解家其實還是看好葛小毛的,若是將來葛小毛飛黃騰達,別忘了解家。

    盧霖看向梁遠,梁遠一拱手,微笑道:「大源府一別,一年未見,應同知別來無恙。我們此來,盡同窗之誼,得遇應同知,倍感榮幸。」

    梁遠見慣風浪,不卑不亢。

    應同知笑著走近,道:「多日不見,梁老弟越發沉靜,我倒是想知道方家下一步準備做什麼,我好讓族裡的人喝點湯。」

    「應同知說笑了,應家乃是江州的名門,自然深諳經商之道,在下不過是運氣好一些而已,還無法跟應家的幾位掌柜比。」

    葛小毛看著梁遠與應同知談笑風生,心中暗嘆,當年的同窗現如今各個非比尋常,這梁遠當年不過是家境好一些,但跟對了方運,不要說這同知,就算見到一州州牧也能侃侃而談。

    葛小毛有些後悔,當年或許應該學梁遠,早點放棄學業幫方運。

    隨後,應同知把解家主與解治文介紹給在場的眾人,在介紹解治文的時候,著重點出他是孫冠年的門生。

    聽到孫冠年的名字,盧霖、方仲永與梁遠等人神色微變,看向葛小毛的目光充滿無奈與同情。

    都說宰相門前七品官,梁遠即便是方家的掌柜,至多也相當於六品官,而孫冠年乃是四品大員,跟方運的情誼不如這些同窗,但跟方運的關係實際上更深。關鍵孫冠年有望大學士,還和蔡禾關係極佳,當年也幫過方運,這些加起來,足以就讓方運的舊同窗自愧不如。

    聖元大陸,終究是一個看文位的世界。

    葛小毛早就知道此事,只是目光黯然,知道自家終究會被盛家壓一頭。

    盛母察言觀色,發現大勢已定,微笑道:「應同知,我家這新女婿啊,沒什麼本事不說,脾氣也不怎麼好,我別的不怕,就是怕我女兒嫁到他家受委屈,您現在來了,料想他以後也不敢做什麼。」

    應同知臉上閃過一抹無奈之色,微笑道:「我看新郎官性情內斂,以後斷不會做出什麼惡了妻兒的事,盛夫人放心就是了。。」

    盛母立刻大聲道:「葛小毛,聽到沒有,以後對我們盛家客氣點,別耍你的倔脾氣!」

    不止葛小毛的同窗面帶怒色,連那幾個之前不認識葛小毛的讀書人也露出不悅之色,這葛小毛的脾氣一眼便看出來,即便有點倔強,可終究偏軟,不被欺負就不錯了,怎可能欺負妻兒。

    那幾個人也看得出來葛小毛或許沒讀書天賦,但兩件事要分開看,不能因為葛小毛沒考中童生就可如此欺凌。

    這盛母說是為了女兒,可最後還是只說盛家不提盛蓉,明眼人都看出來這盛母與其說在照顧女兒,不如說是因為沒能攀上方虛聖而拿葛家撒氣。

    那解家主面帶微笑,道:「小毛,以後你我就是一家人了。以後若是在科舉上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帶著小蓉來我們家,讓治文指點指點你。」

    盛母笑得嘴都歪了,哈哈笑道:「對對對,大哥說的對,到時候治文你該罵罵,該打打,要好好指點他!」

    解治文雖然年紀小,但也聽出父親和姑姑的話不中聽,微微皺眉。

    葛小毛面色漲紅,雙手握拳,不點頭,也不搖頭。

    盧霖等同窗差點氣炸肺,解治文年紀雖小,學問不小,指點葛小毛很尋常,可那解家主與盛母的話里根本不是指點,而是借解治文羞辱葛小毛,讓解治文以後在解家盛家面前永遠低一頭。

    應同知面露無奈之色,這解家主或許只是想幫妹妹,可那盛夫人卻是個刁鑽刻薄的人,以後兩家怕是爭執不斷。

    「娘,大喜的日子您少說兩句吧。」新娘子的聲音從正堂走出來。

    盛母本以為自己佔盡優勢,正得意洋洋,聽到女兒如此說,頓時火冒三丈。

    「你個小沒良心的,我這是為了誰?這不都是為你好嗎?不把葛家震住,以後他們不知道怎麼拿捏你!看看葛家這副樣子,若不是仗著認識方虛聖,就是個破落戶!」盛母一番話嗆得女兒閉口不言。

    解治文則一本正經道:「大姑,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您說這些做什麼?」

    一個孩子的話讓葛家和一干讀書人暗暗鬆了口氣。

    盛母笑嘻嘻道:「治文啊,你還年輕,這一家裡的事,你還不懂。」

    解治文正色道:「你們大人的事,我們小孩不懂,但我至少知道,你敬他人一尺,他人敬你一丈。既然是一家人,除非是做了害人之事,否則都可坐下來說。」

    「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盛母的笑容僵在臉上。

    「您方才說是一家人,現在怎麼又分了內外?」解治文道。

    解家主面色一沉,道:「你怎麼跟你姑姑說話呢?讀了這麼多年書,難道連長幼尊卑都忘了?給你姑姑道歉!」

    解治文無奈輕嘆一聲,向盛母一拱手,道:「侄子無狀,姑姑見諒。」

    盛母眉開眼笑,道:「這才是好孩子。咱們盛家解家就是比葛家強,說說葛家怎麼了?我這也是為小蓉好。」

    葛家眾人沉默著,葛小毛低著頭,心中充滿憤怒,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婚禮竟是這般屈辱,若不是為了盛蓉,早就當場掀桌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