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應同知擺出一副兩不相幫的樣子,葛小毛的同窗們只能不悅地盯著盛母,不便反駁,不僅是為了應同知的面子,也為避免糾紛加深。

    盧霖輕咳一聲,道:「天色已晚,有些繁文縟節就免了,既然應同知已經到達,我看婚禮便可繼續,讓兩位新人快些入洞房。」

    應同知點點頭,正要說話,哪知盛母大聲道:「慢著!」

    眾人詫異地看向盛母。

    盛母掃了一眼葛家人,輕蔑一笑,道:「當年商討婚事的時候,葛家人說能請方虛聖來,我們這才免了葛家的彩禮,只要一些普通的金玉飾品,最後都留給小蓉。不過呢,大家都看到,方虛聖今天沒來,那你們葛家的彩禮,就要變一變。」

    「如何變?」葛小毛怒視盛母。

    盛母笑道:「我們家小蓉琴棋書畫說不上是一國大家,但也算樣樣精通,人又漂亮,甚至有名門之家上門提親。當年提親之人,出彩禮價格最高的是三千兩銀子加一處三進三出的大宅院以及三間店鋪。你們葛家,也就比照這些出吧,這些彩禮,我們就不給留給小夫妻了。」

    「你……」葛小毛差點破口大罵。

    各地習俗不同,有的人家會把彩禮和嫁妝全留給新婚夫妻,而有的則只留嫁妝,女方家會拿走所有彩禮。

    葛家人死死握著拳頭,許多人恨不得動手。

    盛母繼續道:「既然方虛聖沒來,我們盛家的嫁妝也要減一些,店鋪等物就省了,只留兩百兩白銀吧,畢竟我家的小兒子還要娶妻,要為他準備好彩禮。」

    聽到這裡,所有人終於明白,盛母之所以一直在鬧,為的就是銀錢。

    方虛聖若在,那盛家自然能沾上光,陪嫁的銀錢店鋪多一些無妨,可方虛聖不來,葛家根本不值得盛家那麼多的陪嫁,所以藉機鬧事,多要彩禮少給些嫁妝,根本不在意女兒死活,只是為了家裡的小兒子。

    燭光下,新娘螓首低垂,淚水漣漣。

    不等葛家答話,盛母故作為難道:「你們若真備不齊彩禮,今天這婚事,不知如何辦下去。」

    連幾個盛家人都露出愕然之色,盛母這是仗著自家人強勢,勒索葛家人。

    之前若盛家悔婚,那是盛家的不對,現在婚宴之上葛家人若是拿不出應有的彩禮,那葛家必然會被人認定是娶不起老婆,至於盛蓉將來的名聲如何,盛母已經完全不在意。

    「大哥,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解家主微微一笑,道:「舍妹話糙理不糙。小蓉是我看著張大的,這麼點聘禮,寒磣了。合安已經十四,馬上就能娶妻,彩禮要備得厚一些,這樣才不會被親家瞧不上。」

    盛家人群中,一個少年笑了笑,道:「多謝娘親和大舅。」

    解治文狠狠瞪了一眼堂兄,盛合安嚇得躲在大人身後。

    盧霖等人氣得兩手顫抖,如果僅僅是三千兩銀子,眾人湊湊也能夠,可再加一處大宅院和三間鋪子,完全超出在場人的極限。梁遠在所有人中最富,可也拿不出一座大宅院和三間鋪子。

    葛小毛咬著牙,握著拳,恨不得解除婚約,但是,盛蓉是無辜的,自己不能那麼做,如若自己解除婚約,那盛家必然會把盛蓉送賣給大戶人家當妾,因為有錢的大戶人家不會娶盛蓉為正妻。

    盧霖憤恨地道:「方運與蛟聖宮大戰的事,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現在他剛當長江君,自然沒法來。梁遠能來,就說明方家人沒忘記葛小毛!盛夫人,你把事做的這麼絕,就不怕以後遭報應嗎?」

    盛母呵呵一笑,道:「你們不要拿著方虛聖的名頭來嚇唬我們這些老實人,濟縣方家那麼多人,這些年結婚的不少,方虛聖去了嗎?方虛聖是沒去,可也親筆書寫《桃夭》賀喜,在大婚之前送至。你們葛家現在收到方虛聖什麼賀禮了?有一文錢一個字嗎?」

    葛家人沉默著,甚至連葛小毛的同窗也無言以對。

    那應同知露出恍然之色,面帶微笑。

    解家主輕嘆道:「諸位,你們都以為舍妹在咄咄逼人,實際上,是葛家打著方虛聖的名號來騙盛家!盛家沒有立刻翻臉,只是要該要的彩禮,已經對得起葛家!」

    「你們……」葛小毛的父親氣得身體一晃,被葛家人急忙扶住。

    「爹!」葛小毛急忙跑到父親身邊。

    葛父胸口起伏,面色悲涼,望著葛小毛,咬牙切齒道:「這盛家,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說著,渾濁的淚水緩緩流下。

    「爹……」葛小毛死死咬著牙,在心中告訴自己,不能讓盛家人看到自己的眼淚。

    盛母笑道:「親家,身體不好就多喝點湯補補。小毛啊,咱們說正事,你們葛家有那麼多親朋好友,你有那麼多同窗,不會出不起這些彩禮,借也能借到了。我們早知道,你是喜歡小蓉的,你願意看到小蓉在婚宴上走出這個家門嗎?你要是不娶她,她以後的名聲可就毀了!小毛啊……」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個溫潤寬和的聲音。

    「小毛的彩禮,我出。從此以後,盛家與葛家兩不相干。」

    盛母哈哈大笑,一邊轉頭看向大門,一邊道:「好啊!我就說你們葛家藏著掖著,現在還不是露馬腳了!只要有彩禮,一切都好說……」

    在聲音傳來的時候,葛小毛、盧霖和所有曾跟方運接觸過的同窗,都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望向門外。

    當看到門外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后,葛小毛淚如湧泉,朦朧了眼前的世界。

    這個在婚禮上被盛母如此羞辱都沒有流淚的新郎,嚎啕大哭。

    那些當年經常見方運的葛家人,望著來人,和葛小毛一樣,淚水止不住往外流。

    盧霖等人紅了眼圈,隨後驚喜如狂。

    許多人並不熟悉那聲音,但看到葛小毛等人反應后,瞬間明白是誰來了。

    當世唯有一人。

    盛母在看清那一襲青衣的剎那,目瞪口呆。

    那人正邁步入門,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那門框如此之小,因為那人幾乎能撐爆門框;可又覺得那門框無比巨大,因為連這人都能容下,那這門框完全可以裝下一座高山。

    那人明明只是個年輕人,可所有人都感到他彷彿從另一個世界走出,天地四方都彷彿在他的腳下,萬物眾生都只能仰望他的身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