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道:「還請雪神與我交換古妖歷史傳承。」

    在古妖各族中,雖然能力或血脈傳承非常隱秘,但歷史傳承不一樣,百帝部落經常共享,冰宮山外刻著的古妖歷史傳承就是最好的證明。

    「傳你之後,我會沉睡,他日相見!」

    隨後,方運就感到一道奇特的力量湧向自己的文宮,少數力量被文宮截留,被文宮蟠龍吞噬,剩餘的力量進入文宮之中,形成一張張古妖傳承圖,隨後進入奇書天地,化為方運的知識。

    方運沒有立刻離開鎮魂迴廊,而是閱讀屠庭一族的古妖歷史,彌補了負岳傳承中缺失的古妖歷史,可以讓《古妖史》更加完善。

    之後,方運開始研究鎮魂迴廊,用了三天的時間,掌握這處無主的鎮魂迴廊,並控制住鎮魂山,最後念誦雪神傳下的監天律令。

    大地震動,整座鎮魂迴廊不斷縮小,隨後化為一座一尺高的小山,落在方運的手掌之上。

    山峰黝黑,山壁之上處處有奇特的藍色鎮魂符,充滿玄奧的意味。

    「好東西!」方運露出愉快的笑容。

    鎮魂迴廊的強大遠超想象,數量極為稀少。

    因為,鎮魂迴廊是為稱祖之魂而建造。

    方運的真正目的,並不是雪神,而是這強大的鎮魂迴廊。

    「從現在開始,要為那一天準備了……」

    方運的思緒飄飛,想起書山第九山所看到的場面。

    方運回到聖院,傳書給龍宮,借用天地貝,取了天地貝后再度進入十寒古地,把雲洞霧池收走,送入文星龍爵宮中,吸收東海與長江的力量,孕育出新的雲霧力量,然後傳書給眾聖世家,讓眾聖世家商議出一個使用雲洞霧池的草案。

    至於那幾個曾在中秋文會上反對他的世家,都沒有收到傳書。

    雲洞霧池名義上是公用,但一部分力量被引到文星龍爵宮一處偏殿,方運以及友人可以自由進入其中修習。

    十寒古地最大的好處被方運取走,宗家展開反撲,用盡各種手段要求方運把雲洞霧池獻給聖院。

    但是,十寒古地名義上歸屬聖院,但實際上除非半聖插手,否則大小事務一律由六大亞聖世家定奪,六大亞聖世家不出頭反對,宗家人叫喚得再厲害,也阻止不了方運。

    隨後,方運又傳書給聖元大陸的大部分大儒,邀請他們去一次血芒界的靈地,同樣排除了宗家以及曾經攻擊他的大儒。

    這一次,宗家眾人沒了聲息。

    血芒界就是方運的,方運給聖院面子,所以邀請大部分大儒去靈地,不給面子,半聖出面都無濟於事。

    很快,眾多大儒利用星門進入血芒界,在血芒殿人員的帶領下,進入血芒靈地修習三個時辰。

    一天之後,進入血芒靈地的大儒紛紛傳書感謝方運,因為九成的人力量獲得明顯成長,其中有五位大儒修齊治平四境已經完備,家國天下力量達到巔峰,開始鍛造天命,不久便可寫出名傳天下的文章,晉陞文宗。

    雖然沒有大儒刻意宣揚,但論榜上紛紛討論此事,數不清的人歡呼雀躍,人族大儒的力量整體提高,在對戰妖蠻時有更大的勝算。

    很快有小道消息流傳,文豪衣知世並沒有接受方運的邀請前往血芒靈地。

    這一天,巴陵城的所有高官都沒心思看論榜,而是排成一隊緩緩進入總督府的書房。

    方運坐在桌案之後,面沉似水,盯著桌子上的文書,看都不看那一位位三品四品的大員。

    州牧董文叢、州都督方守業以及各司司正等一一在列,老老實實站立,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方守業仗著與方運熟悉,往書房的茶几邊移動,準備喝茶。

    「誰讓你喝茶的!」方運的語氣十分平淡,可所有官員全身發涼。

    方守業尷尬一笑,低著頭一動不動。

    眾官相互看了看,全都感覺不妙,因為方運連這個本家大伯都呵斥,這明顯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方運看著文書,一言不發。

    象州泰閤府發生了一件象州官員甚至全人族官員都不在乎的小事,總督衙門甚至都沒有上報給方運,方運翻閱之前的文書才看到。

    泰閤府鹿縣的一個人被人活活打死,而這個人在去年舉報過靈獸販子。

    各級官員聯手把這個消息壓下去,只被當成的普通命案解決。案發時間正是方運在十寒古地的時候,沒有引發任何事端。

    如果不出意外,這件事會無聲無息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甚至連左相的人都不會拿這種事攻擊方運。

    「這就是你治下的象州!」方運低喝一聲,把文書擲到董文叢的臉上。

    文書碰了一下董文叢便輕飄飄下落,沒有絲毫著力,但董文叢卻感到臉上火辣辣的。

    所有官員大驚失色,因為方運從來沒有發這麼大的脾氣,也從來不曾把文書往官吏臉上摔過。

    方運雙目如鷹掃視眾官,道:「本督辛辛苦苦整風,好不容易把靈獸販子趕盡殺絕,甚至親自殺到慶國,現在舉報人竟然被你們這群廢物官僚出賣!你們這是造本官的反,還是習慣了草菅人命!」

    最後,方運的目光落在董文叢臉上。

    董文叢苦著臉道:「此事本官並未直管,從頭至尾皆由泰合知府與法司、刑司聯合判決,更何況,那把消息泄漏給靈獸販子的小吏,已經被奪官,終生不得擔任吏員。」

    「好一個『更何況』!一個吏員僅僅為了二十兩銀子,就出賣一個冒著生命危險舉報靈獸的百姓,象州上下不知嚴加處置,僅僅趕走了事,本官真是見識到何為官官相護!本官早在去年就下發過政令,官府中所有跟百姓有關的資料,皆為機密,不得外泄。景國對泄漏國家機密的處罰,僅僅是奪官了事?」方運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

    所有官員噤若寒蟬,不敢回答。

    「既然泰閤府連一個百姓的秘密都守不住,那說明泰合府上上下下徹底爛透。董文叢!」

    「下官在!」董文叢急忙上前半步。

    「方守業!」

    「下官在!」

    「把鹿縣與泰閤府一應官吏,下到差役,上到知府,一個不剩,全部拿下!至於如何善後,你們自行解決,本官沒工夫給你們擦屁股!」

    方運起身,一甩衣袖,邁步向書房外走去。

    「你們可以不在乎百姓,但絕不能出賣他們!突破這個底線,這個官就不要當了!」方運說完離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