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站在金鑾殿中,靜靜聽完李將軍講述事情經過。

    景國的西北、正北和東北統稱三邊,這三邊的景國軍人不僅是景國最精銳的士兵,即便在全人族也位於最強之列。

    三邊潰敗,百萬大軍只剩十數萬老兵撤到三連戰堡中休養,而三連戰堡中大部分士兵都是並未參戰的新兵。

    那十幾萬老兵是景國最後的精銳,也是最後的火種。

    從昨日開始,蠻族便圍三闕一,給三連戰堡留下南逃的後路,這是極狠的毒計。不僅能讓三連戰堡的新兵士氣渙散無心防守,甚至可能讓攻城戰變為追擊戰,更加致命。

    而最為毒辣的是,蠻族想把三連戰堡變成一個無底洞和絞肉機,讓景國大軍遠遠不斷前來支援,然後在這裡不斷絞殺景國的有生力量,之後便可輕易攻破寧安縣與玉陽關,長驅直入,兵臨京城。

    現如今,僅僅在三連戰堡外就聚集了兩千萬蠻族,其中蠻族最精銳的十大部族有六個在這裡,大蠻王有五十四頭,蠻王不計其數,景國即便全力以赴,也無法抗衡,要麼逃跑,要麼依託最強大的京城死戰。

    在其餘各地,蠻族部落燒殺搶掠,並已經開始向寧安城方向行軍。

    在蠻族主力攻破三連戰堡后,所有蠻族大軍都會聚集在寧安城外。

    景國現在兵力有限,除卻京城,寧安城與玉陽關只能全力保一處,因為景國這些年已經被耗盡國力,根本無法連保兩地。

    對現如今的景國來說,寧安城的重要性已經超過玉陽關。

    即便是不懂兵法的普通讀書人也已經看到,寧安城外的戰鬥,將決定未來景國的存亡。

    現如今三連戰堡外的戰鬥,則是寧安之戰的序幕。

    若是普通的戰爭,大元帥府與國君可以決定一切,其他文臣只能干預,但現在的戰爭牽扯到方方面面,左相一系便趁機興風作浪,偏偏這種時候還無法清除左相一系。

    景國無論是讀書人還是普通百姓,都出現兩極分化,一部分人堅持抗蠻,認為景國還有希望,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景國必敗主張撤退,或逃到武國,或逃到慶國,最後請聖院出手。

    現在,朝堂之上的爭鬥已經白熱化,主戰派和逃亡派已經撕破臉皮。

    方運皺眉看了一眼爭執不休的官員,十個官員相互指責,一開始只是兩個人成對爭執,後來有餘力的人偶爾指責其他人,這在外人看來十分可笑的場面,卻是朝堂之上最常見的事情。

    「京城乃是一國之本,不可丟棄!」

    「一國之本是民,萬民若在,則國不滅!」

    「若京城失守,則民心不存。若無心,何談民?」

    「天下並非只有景國一國,聖院在,則人族在,人族在,民心便在。」

    「如此說來,請賀侍郎去聖院任職,景國上下無須賀翰林。」

    「此言差矣,兵家以學問衛國,而我雜家以學問安國,安國為民之策萬千,並非只有您一孔之見!」

    雜家讀書人向來涉獵廣博,吸收各家之長,能言善辯,在朝堂之上即便處於弱勢,口頭上也從不吃虧。

    左相一黨至今能屹立朝堂之上,式微而不倒。

    帝黨曾用盡手段妄圖換左相,但卻發現左相布局無人能及,大學士之下無法擔任左相,而現如今的大學士要麼年紀太大,要麼資歷不足,而原本能跟左相相爭的那些大學士,要麼在為衝擊大儒做準備,要麼已成大儒,根本無法威脅左相的地位。

    方運謝過李將軍,靜靜坐在那裡,思索如何解救景國,如何解救張破岳。

    突然,禮部侍郎賽志學輕咳一聲,道:「諸位吵了幾日,也該累了。方虛聖既然回返,理當聽聽方虛聖的看法。」

    正在爭吵的人不情願地閉嘴。

    吏部尚書古銘舟道:「方虛聖放眼萬界,定十寒,鎮蛟聖,區區景國小事已經難入他法眼,以老夫之見,方虛聖還是繼續修習,為兩界山大戰做準備,至於景國戰事,就不勞駕了。」

    「古尚書說的是。方虛聖,您已經血芒之主和長江之主,不出意外也會成為十寒之主,以後國君見您都需要大拜。畢竟,長江兩岸只認長江君,不認六國帝王。」

    「您現在地位崇高,一言一行都要謹慎,不然總會有小人進讒言說您欲奪一國,自封為君!」

    「方運乃是萬界龍,豈能遨遊景國中?」

    左相一黨眾人紛紛拍馬屁,讓帝黨啞口無言,只能看著。

    帝黨既然和方運本來就是堅實的盟友,這時候不能出面否定方運,可左相一黨的官員名為稱讚方運,實則用心險惡,挑撥離間。

    方運冷眼掃視左相一黨官員,那些官員本想繼續說下去,可竟然抵不住方運雙目中的威嚴,如見一界之主,如面一江之君,內心都被看透,本能地閉上嘴。

    「本督乃兩州總督並濟王,依舊是景國臣子,諸位何出此言?至於說圖謀景國,圖謀過來直面妖聖狼戮,還是國運壓身放棄聖道?若是再如此出言無狀,本聖少不得讓你們見見何為長江之主!何為血芒之主!」方運語氣平淡,但卻充滿強大的自信。

    左相一黨的官員相互看了看,竟然無人敢反駁。

    當年這些官員可以巧言令色胡攪蠻纏,但現在,方運連蛟聖宮的傳承都敢滅,若是繼續在一件事上反覆糾纏,方運真敢翻臉。

    現如今的左相,已經壓不住同為大學士的方運。

    金鑾殿的氣氛驟變,之前還不可一世的左相一黨的氣氛驟然消散,方運彷彿成了此地之主,睥睨天下。

    景君輕輕鬆了口氣,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

    文武眾官看到這一幕,也都漸漸放鬆,他們望著方運,終於明白,方運已經今非昔比,不再是那個用盡手段才能剪除左相羽翼的方運,而是能以一己之力威壓全部左相黨的雄主。

    景君道:「若方愛卿看上這張龍椅,朕定當學上古先賢,行禪讓之事。」

    方運微笑看著景君,道:「怎麼,景國有難,你這頑徒想撒手不幹?」

    景君頓時皺起小臉,道:「有點累了。」

    「累了也要坐下去!」

    「弟子謹記恩師之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