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臣上君下的錯亂關係,眾官員突然想起之前方運那句免去繁文縟節是什麼意思。

    不是方運不想拜眾人與國君,而是方運不想讓眾人拜自己。

    所有官員都在思考一個問題,若是方運執意要拜,先跪在地上的會不會是景君?

    堂堂朝會之上,也只有方運才敢教訓一國之君,明明都知道這有違儒家的君臣大禮,可左相一黨無一人敢出來指責方運。

    方運一人,便可橫壓一國。

    眾官看著方運,眼神越發複雜。

    左相柳山若不是宗聖的執道者,方運恐怕早就夷平柳府,讓柳山滾出景國。

    方運目光掠過景君身後的幕簾,掠過眾官,最後目光落在大元帥陳知虛身上。

    景國大元帥陳知虛已經晉陞大儒,本來應該外出遊歷,但因為草蠻大舉入侵,聖院特許他此戰之後再去古地遊歷。

    陳知虛在功成名就后,深居簡出,很少露面,真正掌握大元帥府的是太后與景君。這次三邊全線告破,陳知虛才不得不出面,但平時大都坐在那裡修鍊,並不參與軍政大事。

    陳知虛曾要求帶軍出戰北方,不僅太后阻止,連左相一黨也不同意。

    京城需要陳知虛坐鎮,若陳知虛戰敗,對景國軍方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陳大元帥,此時景國當進當退?」方運問。

    陳知虛本來神遊天外,氣息飄飄渺渺,現在脫離修習狀態,立刻如戰場虎將,即便坐在那裡,也彷彿在萬軍之中馳騁,威勢四溢。

    陳知虛虎目微張,看了一眼方運,沉默片刻,道:「軍人守土,職責所在。戰而後敗可退,未有不戰而退之理。」

    「謝陳大元帥指點。」方運道。

    柳山突然開口道:「陳大元帥此言差矣,明知必敗,為何不提前撤退?」

    「左相既然可預知一國勝敗,也當有補救之法,知虛洗耳恭聽。」陳知虛道。

    所有人屏息斂聲,方運的到來,讓朝堂之爭進入最後的階段。

    「老夫斷定景國戰敗,原因有三。國力日漸衰弱,人口凋零,可用之兵越發稀少,此其一。三邊失守,老兵消耗殆盡,蠻族正式出動精兵,各部族劍指寧安城、飲馬益水河,此其二。眾聖心繫兩界山,水族幾欲反目,半聖狼戮養精蓄銳,大勢在敵,此為其三。此時景國,天有闕,地已破,人不足,若得外力相助,或有一戰可能,否則,戰必敗。」

    眾官沉默。

    景國的天時,自然是半聖陳觀海,他的傷勢之重,人盡皆知,恐怕在兩三年內就會聖隕。

    現在三邊失守,蠻族長驅直入,玉陽關以北即將拱手相讓,地利也消失殆盡。

    連年鏖戰,景國國庫空虛,百姓受到極大的影響,若非讀書人的數量不斷增加成功轉嫁矛盾,若非各國各大世家和聖院明裡暗裡幫助景國,景國早就民不聊生。

    即便如此,景國依舊物價飛漲,數不清的人儲存黃金拋售古董,整個聖元大陸都受到影響。

    照這個趨勢下去,景國撐不過一年,一年之後,景國為了對抗蠻族,必然會加重賦稅徭役,必然要不斷強征壯丁。當整個國家不計一切代價贏得此等規模的戰爭時,也意味著其他方面會停下。

    那時,便是誰都不想見到的戰亂年代。

    左相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卻已經表達自己的觀點,讓景國投靠慶國或武國。

    方運道:「左相大人很有見地,分析的不錯。不過,還應該加上第四點原因,那便是內鬼作祟,奸佞弄權,若能剷除內鬼,景國上下一心,則同樣有一戰之力。」

    左相一黨官員面露惱色,柳山則面不改色,道:「方虛聖所言不錯。若把那些置億萬百姓性命於不顧的內鬼揪出來,嚴懲那些讓軍士白白送死的奸佞,全國後撤,據長江堅守,借長江水妖之力,當有一戰之力。」

    「長江以北國土,當如何?」

    「暫且送給蠻族,待到時機成熟,揮兵北上,定可收復!」柳山道。

    「到那時,揮軍北上的,是慶國,是武國。」方運道。

    柳山無奈道:「方虛聖口口聲聲說要護衛景國百姓,若讓慶國與武國出面,難道不是最能保護景國百姓的手段嗎?至於國土,只要百姓在,終有一天會收復。又要保百姓性命,又要讓他們出戰,委實矛盾,望諸位深思。」

    古銘舟介面道:「左相大人所言甚是。我等讀書多年,已經不是動不動熱血上涌的毛頭小子,為國為民當講究謀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便是徒逞英雄,害國害民。為國為民者,當如左相,知進退,思得失,盲目死戰,有辱讀過的聖賢書。」

    「柳相,古尚書,兩位連大義都不要了嗎?」賽志學問。

    古銘舟冷哼道:「一國之義乃是小義,一族之義才是大義!大義在聖院!我等現在與其白白浪費軍力,不如求武國與慶國出兵,聯手抗擊蠻族,待事成后,出兵兩界山,這才是大義!爾等所謂的景國大義,更像是私慾!」

    「蠻族未破玉陽關,便不能定勝負。」大將軍周君虎道。

    「我倒是記得當年有人說,三邊未破,便不能分勝敗!」古銘舟冷笑道。

    「哼!」周君虎冷哼一聲,沒有反駁。

    方運也沒有反駁古銘舟,而是掃視眾人,看向周君虎,問:「你為何要抗擊蠻族?」

    周君虎一愣,也不知方運的目的,老老實實道:「在下倒並未仔細想過這個問題,若要回答,不同時期,原因不同。兒時讀書,聽大人講述,便本能以妖蠻為敵;後來長大發現,妖蠻與人族同為萬界生靈,皆容不下對方,身為人族,為了生存,必須要殺妖蠻。至於現在,原因更簡單,妖蠻攻打老子的國家,老子難道眼睜睜看著!殺就是了!」

    眾多讀書人紛紛點頭,一些將軍甚至高聲叫好。

    方運又問近處的李將軍:「你為何抗擊蠻族?」

    「論私心,便是建功立業,以妖蠻為磨刀石,砥礪自身聖道:論公心,既為軍士,當保家衛國,豈能眼睜睜看著國土淪陷?」

    方運又看向賽志學,問:「你為何抗擊蠻族?」

    「讀聖賢書,做景國人,抗擊蠻族天經地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