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點點頭,看向古銘舟。

    「古尚書,殺蠻族的心一樣,但殺蠻族的原因並不相同。你說我們是為國為民殺蠻族,並不全面。我們不惜生命去殺妖蠻,不是為了那些自己怕死還不讓我們送死的人,而是為了那些不怕死和縱然怕死也支持我們保家衛國的國民!當戰爭來臨,我們別無選擇。」

    古銘舟恭恭敬敬拱手道:「方虛聖之言很有道理,但若我們景國百姓南遷,得武國與慶國相助,便會少死很多人,同樣會取得勝利。無論是從兵家之道還是任何一家之法,都是最好的選擇。」

    方運笑了笑,道:「妖聖狼戮要殺的是我,只要把我交出去,蠻族便會停止南下,你為何不把我交出去?」

    古銘舟偷看柳山一眼,輕咳一聲,道:「若是出於保命的私心,我是很希望方虛聖青衣白雲出塞,化解妖聖怒火,挽救景國上下。但出於公心,方虛聖為人族立下如此大的功勞,遠超億萬百姓,這種事,不能做。」

    方運道:「不,是很多人心裡清楚,即便把我交給蠻族,景國與蠻族的矛盾也不會化解,人族與蠻族的問題也不會解決,至多是拖延數年而已。是守是逃,有同樣的問題,若是守了,勝了,一切問題迎刃而解;若是敗了,最後的希望破滅,撤退也沒有什麼遺憾。但是,若是直接撤退,且不說遺憾與否,單單撤退後引發的一些列問題,就是巨大的負擔。長遠來看,那些問題引發的災難,並不比戰敗后更小。不戰而逃,斷了景國人的脊樑,折了人族的腿!」

    「只要有命在,我們景國可以接上脊樑,人族可以續上斷腿!」古銘舟振振有詞。

    「蠻族不會給我們時間,妖界同樣不會給我們時間!你們並不清楚一個奮起反擊縱然失敗的國家和一個一觸即潰便逃亡的國家,兩者的下場最後有什麼不同。前者會知恥而後勇,後者卻只留屈辱,成為歷史的污點,遺臭萬年。」

    眾多讀書人輕輕點頭,兩者的區別太大,只不過他們無法理解方運的話語為何那麼沉重,好像經歷過那種國家的恥辱。

    古銘舟深吸一口氣,朗聲道:「景君至仁至義,為了景國百姓,可以將國君禪讓給方虛聖,那麼,同樣為了景國百姓,為何不把國土與百姓讓給慶國和武國?我們都是人族,都會抗擊妖蠻,若百姓安居樂業,死傷減少,那後人只會稱頌景君,絕不會遺臭萬年。」

    「放肆!」

    眾多官員呵斥古銘舟,古銘舟卻滿不在乎。

    「慶君那昏庸之主,也配接手景國?那些嬌花兒似的慶國兵,也配與我景國好男兒並肩作戰?」方運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

    「說得好!」

    所有兵家讀書人轟然叫好,支持方運。

    方運隨後道:「古尚書有一點說的不錯。若是景國瀕臨國滅,國君願將國家託付給武國,本官倒是不會反對。到那時,古尚書定然會成武國功臣。」

    古銘舟被方運這一招順水推舟嚇了一跳,汗珠子都冒了出來,急忙向柳山看去。

    不僅那些經驗豐富的官員,連龍椅上的少年景君都差點笑出來。

    柳山乃是宗聖的執道者,而宗聖是慶國人。

    景國破滅,宗家與慶國只接受兩種可能,要麼景國國土全被蠻族佔領,要麼景國投靠慶國,若是景國投靠武國,那宗家與慶國的所有謀划付之東流。

    慶國寧可讓景國維持現狀從長計議,也不願意竹籃打水一場空。

    古銘舟甚至懷疑,現在柳山已經起了殺自己的心。

    方運道:「古尚書,看來你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景國現在並不適合加入任何一國。所以,我們並無後退這種選擇,只有堅守!直到,我們流干最後的血。」

    柳山突然抬頭,原本蒼老的面容彷彿恢復青春,雙目炯炯有神,眼含星月。

    「既然方虛聖主戰,為何不前去三連戰堡抗擊蠻族?」

    金鑾殿中鴉雀無聲。

    在這一剎那,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柳山為了這一刻,準備了很久。

    方運突然微笑起來。

    「當年在玉海城時,張破岳北上,我送了他一首詩,想必大家還記得。便是那首『畢竟平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北上之後,他信守承諾,回贈給我一頭王族鷹妖,現如今已經是妖侯。」

    方運停頓熟悉環視眾人,繼續道:「恐怕只有當年在場的人記得,我還曾說過,若是張將軍盛情邀請,我可以在他麾下談笑殺敵,保家衛國。如今張破岳被俘,本官自當遵守往日諾言,揮師北上,救回張將軍!」

    金鑾殿中更加寂靜,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

    「哀家,不同意!」太后斬釘截鐵道。

    「老夫也反對!」文相姜河川冷著臉道。

    「本官也不贊同!」

    眾多官員出言反對。

    「本聖,去意已定。」

    方運坐於太師椅上,環顧八方。

    「萬一狼戮為了殺你,壞了規矩,親自出手偷襲你該當如何?」姜河川道。

    「我很希望他如此做,這樣人族眾聖就有聯袂北上殺他的機會,順便以聖氣洗盪草蠻,幫景國解困。」方運道。

    「你若戰死,空有景國又如何?」

    「狼戮還沒那個本事可以瞞過聖院殺我。」方運道。

    「好,就算狼戮不出手,那若是眾多大蠻王圍殺,你如何逃脫?到那時,只有眾聖可以出手救你,那便會讓人族先壞了規矩。」

    「我實力自然不如大蠻王,但他們想殺我,那是痴心妄想。」方運道。

    姜河川無奈道:「你若去,那老夫只能相隨。」

    「本帥……也當北上。」陳知虛道。

    柳山點點頭,道:「若有眾多大儒護佑,方虛聖北上便會順利。不過,方虛聖北上是為救張破岳,還是準備堅守三連戰堡?」

    方運沉思片刻,道:「當時建造三連戰堡,是為阻撓蠻族,否則蠻族會長驅直入抵達寧安城外,那些從三邊逃回的老兵也會被追殺。現在既然阻住蠻族,救了十數萬老兵,同時所有新式機關已經得到驗證,三連戰堡便已經完成使命。以我之見,與其死守三連戰堡,不如帶領戰堡所有人撤回寧安城,以寧安城為憑依,進行最後一戰。若勝,則景國長存,若敗,後方便可從容撤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