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二十四孝》在古代便成書,但隨著時代發展,會做出相應的改變,把舊的孝道故事換成新的。

    象州送交的《二十四孝》中,有這樣一個故事,東漢時期有個叫郭巨的人,分家之後贍養母親,後來生了一個兒子。因為老人都心疼孫子,會把吃的給孫子吃,郭巨見自家本來就困苦,若母親再把吃的分給兒子,很可能讓母親餓死。於是,郭巨準備埋掉剛出生的兒子,但是在挖坑的時候挖到一罐金子,因此保全了兒子。

    聖元大陸對這個故事推崇備至,認為郭巨是至孝。

    方運看到這裡直皺眉頭。

    思索許久,方運撤掉這個故事,然後回憶這些年看過的書籍,用另一個真實發生的事件替換並換成新詩。

    於是,新的《二十四孝》少了埋兒奉母的故事,多了一個新故事。

    新故事並沒有奇特之處,講述的是蜀國一個年輕人娶了妻子后,發現自己難以同時奉養母親和妻子,於是把飯菜大都讓給母親和妻子,自己挨餓,然後努力做工,得到工坊坊主的認可,獲得資助讀書,最後成為秀才,讓一家人都過上好日子。

    替換了埋兒奉母后,方運想了想,做此事要找原因,否則便是公然與人族為敵。

    思索片刻,方運下達總督令,禁止兩州以任何形式宣揚埋兒奉母這種所謂的孝道,並判定這個故事是悖逆孝道,因為若郭巨的兒子真的死了,那郭母必然傷心,從而積鬱成疾過早去世。郭巨此種行為,等於讓其母殺其孫,乃是悖逆人倫之舉,不可宣揚。

    處理完政務,方運便繼續讀書,而元帥府、兵部和禮部等則為明日的出征大閱做準備,到時候無論是太后還是國君,文武百官都會前往送行。

    八月的清晨,涼風習習,朝日少了夏季的燥熱,多了一絲秋季的清爽。

    一大早晨,大量糧草被運送到泉園,都被方運收入自己的海貝之中。

    方運先前往城東,與駐守在京城附近的蠻族私兵匯合。

    方運的蠻族私兵兵分三路,其中京城的私兵以老幼病殘為主,寧安的私兵是為了震懾當地官員,最精銳的私兵則長隨方運,最近一直在巴陵城,現在則前往寧安。

    十寒古地的數千私兵大都安置在京郊,以老幼蠻族居多,此次能出行的不過一千之數。

    這些蠻族私兵一身精良的裝備,要害部位都用極為昂貴的裝備護住,精氣神遠超在十寒古地時候。

    看到方運,所有蠻族跪地叩拜,它們親眼見證了方運如何成十寒之主,對方運佩服得五體投地。

    方運翻身一躍騎上龍馬,一夾馬肚,從京城外繞向北郊,那些蠻族或騎著蛟馬,或跟著奔跑。

    千人之軍卻跑出萬軍的氣勢,身後塵土飛騰,氣勢洶洶。

    京城城牆上的士兵看到這一幕,默默行禮。

    方運救士兵打老人的事情早就傳遍軍中,全軍上下交口稱讚。

    方運率軍前行,在即將進入城北的官道時,就見一列車隊在前方行軍。

    一輛蛟馬豪車居中,前後兩側各有妖鐵騎兵,同時有一頭馬蠻侯與四頭馬蠻帥拱衛豪車。

    馬蠻族上身似人,頭顱與腰下似馬,以善跑而聞名。

    那頭馬蠻侯見到方運,面露怒色,咴咴叫了一聲,大吼道:「左相車隊,閑人退避!」

    「放肆!」方運一聲輕喝,無形的力量凝聚,天地間的元氣猶如重鎚直直砸向馬蠻侯。

    方運早就是巔峰大學士,即便直接控制天地元氣,也能重創這區區馬蠻侯。

    馬蠻侯附近的人族大驚失色,不曾想現在的方運說動手就動手,遠比以前更加霸道。

    這時候,豪車內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方虛聖何必跟私兵計較。」

    無形的力量涌動,化解湧向馬蠻侯的天地元氣。

    那馬蠻侯冷冷一笑,不再說話。

    其餘人族的妖鐵騎兵則全部停下,向方運行馬上禮。

    方運減緩速度,手握韁繩徐徐向前。

    馬蹄踏地,聲聲清脆。

    「都說宰相門前七品官,這私兵衝撞虛聖,你竟不加責罰,看樣子像是二品大員,可以入閣了!」方運道。

    窗帘掀開,露出柳山微笑的面孔。

    「方虛聖此言差矣,馬厚一心為保護老夫,無論是誰,他都會如此。畢竟是您帶領上千蠻族疾馳而來,即便老夫也不得不小心。」柳山一副笑呵呵的模樣,與朝廷上的左相相去甚遠,更像是一位和藹的老者。

    「看來柳相做了太多虧心事,所以時時刻刻小心提防。」方運道。

    柳山笑道:「畢竟老夫曾經遇襲,多虧宗聖力量才脫困。方虛聖若是不嫌棄,可一併前往大校場。」

    方運冷哼一聲,併入官道,繼續前行,而柳山的車隊也一起向前。

    當年方運差點被妖皇殺死,柳山趁機攬權,各國義士聚於一處要殺柳山,但柳山暴露執道者身份,利用宗聖力量擒下所有人。後方運回返,釋放那些人。

    柳山倚著車窗,望向遠處,表情漠然,緩緩道:「方虛聖,蠻族大舉入侵,不久之後,寧安、玉陽關與京城必將接連告破,退守長江才是正道。您堅持抵抗,倒是會搏個好名聲,那千萬景國子弟兵卻可惜了。這景國,搖搖欲墜,我看,您不如另投明主,早踏聖道。對您來說,這景國就是拖累。」

    「朝堂之上,柳相可不是這麼說的。」方運道。

    柳山笑了笑,道:「冠冕堂皇之言,豈能與私下肺腑之言相比?方虛聖……」

    柳山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面嚴肅,道:「宗聖之道,浩大堂正,橫絕一世,得益於文曲天降,亞聖有望。諸皇時代開啟,人族必將重現百家爭鳴之盛,而宗聖必然如孔聖再世,鎮壓萬界,讓人族重獲千年安寧。」

    「我以前真不知道柳相吹牛水平這麼高。」方運微笑道。

    柳山面色一沉,道:「方虛聖,老夫一番好心,你莫要當成驢肝肺。人族其餘諸聖,或垂垂老矣,或遨遊萬界,或無心功業,或只圖自保,或……苟延殘喘!唯有恩師銳意進取,筆指亞聖,當為中興之主,遠勝董仲舒!你若棄暗投明,改拜恩師名下,你要景國,景國便是你的,你要慶國,慶國同樣是你的。不久之後,你便能繼承恩師衣缽,端坐眾聖殿,受萬民敬仰,聖名永世不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