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的傳承,向來是自己學、自己爭來的,無人可賜予。」方運淡然道。

    柳山看向前方,道:「大地無邊,為何要修築道路?皆因道路便於通行。聖道亦如此,暢通無阻直達半聖的道路擺在面前,你棄而不取,偏偏走那崎嶇險路,稍有不慎便萬劫不復,何苦?你看這官道,你我并行不悖,那聖道,為何不能攜手共進?」

    「為何?因為我不高興。」方運回答。

    「堂堂虛聖如此任性,如何踏聖道封半聖?」柳山變得無比嚴厲。

    「堂堂虛聖連任性都做不到,踏聖道封半聖又如何?」方運反問。

    柳山沉默了。

    柳山的部屬用又無奈又尊敬的目光看著方運,從沒見過有人能把堂堂左相說得啞口無言。

    沉默數息,柳山道:「方虛聖,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這次蠻族南下,將是你最後的一次機會。我的耐心有限,那位的耐心同樣有限。聖道之爭,你擔不起。」

    「事在人為。還記得昨日朝堂之上陳大元帥的話嗎?只有戰敗而退的士兵,沒有不戰而逃的將軍。」方運道。

    柳山看著方運,雙目深邃,道:「你已經戰得夠多了,多到老夫不惜犯忌,再度誠邀;多到老夫已經心生敬意,不願我人族大英才就此隕落;多到……只要你拜入恩師門下,老夫甘心唯你馬首是瞻,守門駕車!」

    柳山的目光澄清,沒有雲霧繚繞,沒有層層城府,只有最純粹的懇切之色。

    「大人……」附近的柳山部屬全都想阻止柳山,堂堂執道者守門駕車,這可是半聖的待遇。

    「道不同,不相為謀。」方運望著前方。

    道路盡頭,白雲悠悠,天際遼闊。

    柳山部屬勃然大怒,這句話乃是孔聖親言,一旦用出,幾乎等同割袍斷義,歷史上說出這番話的讀書人從未有合好的前例。

    當年孔聖入妖界,乘列國車、執春秋筆,遭遇眾多妖聖阻撓,甚至包括三尊大聖,但孔聖僅僅說出這七個字,便自辟一道,直達眾聖樹,億萬妖蠻無可奈何。

    柳山深吸一口氣,目光變得無比凌厲,方圓百丈彷彿在瞬間陷入黑夜,又很快恢復正常。所有人都微微一驚,這是只有大儒才可能形成的異象,可見柳山造詣之深,雖非大儒,勝似大儒。

    「既然如此,老夫便不再多費口舌。此番北上,便是你折翼之途!若你妄圖執聖道,老夫定當斷其路!」

    附近的氣溫驟降,秋天瞬間轉為寒冬。

    秋日之下,冬意如血。

    不止是附近的讀書人,甚至連常年跟隨柳山的蠻族私兵都知道,柳山這是開啟聖道之爭!

    從此以後,除非一方聖道斷絕,否則爭鬥絕無可能中止。

    柳山的馬車緩緩加速。

    柳山右手托著窗帘,望著側後方的方運,雙目含忿,威如國主。

    「老夫如此謙恭,依舊換不來你半分敬意,他日相見,休怪趕盡殺絕!」

    柳山一鬆手,窗帘落下。

    窗帘內外,天各一邊。

    方運笑了笑,騎著馬,悠閑地繼續向前走。

    柳山車隊揚起的塵土,接近方運十丈內,皆被無形的力量壓在一寸之下,不過馬蹄。

    與此同時,景國上空突然元氣震動,隨後,一條長雲自南向北鋪開,層層疊疊,凝聚不散,如龍如蛇,似有天威。

    頃刻后,那萬里長雲從中撕裂,如裂天分界,無聲無息,卻令人心驚肉跳。

    數不清的讀書人抬頭望天,難以置信。

    聖元大陸各地強大的生靈抬頭遙望,目視景國上空。

    國運撕裂!

    裂雲徐徐消散,天地恢復平靜。

    數不清的史家讀書人紛紛提筆,記載此事。

    京城北郊的大校場,彩旗飄揚,刀槍林立,超過三十萬大軍列陣以待。

    大元帥陳知虛站在閱兵台的一側,在閱兵台的對面,則是國君、太后以及文武百官所在的觀禮台。

    清晨的陽光灑落,彷彿為寬闊的大校場鍍了一層金,士兵的武器與兵甲熠熠生輝,晃得人眼疼。

    軍威沖霄,覆壓八方。

    柳山徐徐登上觀禮台,文相居高臨下,怒目而視。

    「柳相,景國危急,生死存亡,為何裂我國運!」

    柳山神色淡然,拾級而上,邊走邊道:「景國昌盛,本來無事,偶有小恙,老夫亦能妙手回春。方運小兒,鼠目寸光,激怒半聖狼戮,引億萬蠻族南下,生靈塗炭,一國悲號。自今日起,凡方運所行之事,老夫必一力阻之。吾與方運,勢不兩立!」

    姜河川平靜地看著柳山,晨光灑落,白須飄蕩。

    「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不足為奇。」姜河川變得格外平靜。

    陳知虛立於對面閱兵台,雙目更冷。

    觀禮台上空,元氣涌動,大將軍周君虎右手緊握佩劍,數息后,緩緩鬆開。

    劍柄碎裂,落地成灰。

    景君雙目怒瞪,牙齒緊咬。

    太后以簾遮面,右指輕顫。

    景國未崩,卻已天裂,血影漫天。

    不多時,身穿青衣騎乘白馬的方運帶領上千蠻族私兵從大校場的門外進入。

    陳知虛手持鼓槌,敲響秋日第一聲。

    咚!

    咚!咚!咚!

    號角長鳴,鐘鼓齊動,大校場上空回蕩著昂揚的軍樂。

    方運登上閱兵台,先朗聲誓師,然後各軍出動,正式閱兵。

    妖鐵騎兵、重騎兵、機關軍、長槍陣、朴刀營、弓弩手等等代表京營最強力量的各軍陸續出動,最後則是一支最低由秀才組成的文韜營,整整三千人,皆騎乘蛟馬,有少許舉人進士,由一位翰林統軍。

    文韜營一出場,全軍歡騰。

    在文曲星降前,只有少數幾個強國有這種完全由讀書人組成大軍,而現在,景國也終於組建這樣的強軍。

    之後,國君賜甲胄和虎符,大元帥陳知虛親自將一套工家打造的金色甲胄幫方運穿戴好,隨後再給方運穿上能在北方禦寒的貂皮大衣與厚實的帽子。

    最後,陳知虛交給方運虎符,有了這虎符,方運便可統帥除京軍和玉陽關以外的北方所有大軍。

    大閱完畢,所有人起身,準備為方運送行。

    方運身前浮現筆墨紙硯,執大儒文寶筆,蘸飽龍血墨,提筆看向對面的觀禮台。

    「今日本王北上,壯志與悲憤共存,浩氣與戰意同在,特書一首出征詞,為我軍壯行!」

    大多數人沒有特別在意,但讀書人們卻翹首以盼,屏息斂聲,因為昨日就聽說過,今天方運要作一首新詩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