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提筆,滴聖血入聖頁,一字一字緩緩書寫。

    詞牌先書「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景國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妖蠻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書法三境,字墨成骨。

    從四面八方任何角度看去,每一個字都彷彿有骨骼支撐,立於紙上。

    揮毫如刀,筆劃如刃。

    觀禮台上,眾人滿目悲色,彷彿見到,秋雨停后,一個偉岸的身影憑欄而立,怒髮衝冠。那人遙望天際,無處宣洩國運撕裂的悲憤,只得仰天長嘯,一舒壯志愛國情懷。為張龍象,所有功名如糞土,成方虛聖,披星戴月,轉戰各界,見慣風雲。景國危急,不能再虛度年華,不要等到發白人已老,才悔不當初,徒留悲傷。

    景國被蠻族侵略的恥辱,至今沒有洗刷!臣民的恨意,何時才能消除?既已如此,那應當如大將軍衛青,乘坐戰車,踏破賀蘭山的山口,驅逐妖蠻。戰場之上,吃妖蠻之肉,喝妖蠻之血,壯志凌雲,談笑殺敵,無懼無畏。

    從現在起,揮師北上,定要奪回失去的大好河山,最終攜勝利之師凱旋,回京朝見!

    轟!

    一道赤光直衝雲霄。

    轟!轟!轟!

    景國各地,一道又一道赤光直衝雲霄。

    有玉陽關的大軍,有寧安城的戍軍,有三連戰堡的守軍,有各地的州軍,有長江沿海的水軍……

    所有赤光柱衝天而起,抵達天幕盡頭,便徐徐彎曲,如虹橋轉向,直奔京城之北大校場。

    天地間所有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景國。

    萬民心潮湧動,冥冥之中彷彿有一種力量,讓他們不由自主望向方運所在。

    景國各地赤光在天際劃過優美的弧度,隨後斜斜拋向京北大校場。

    一道道又一道赤光融入京北大校場的赤光之中,數息后,整座京北大校場都被赤光籠罩。

    方運身後,出現人族名將、文豪衛青的虛影。

    一道道寶光出現在詩頁之上。

    首本寶光,聖頁寶光,原作寶光,詩魂寶光,傳世寶光,聖血寶光……

    各種寶光層層閃耀。

    最後,整座大校場的所有赤光猛地收縮,落於詩頁之上。

    軍魂顯現,萬軍同心。

    軍魂寶光!

    方運身後,大氅飛揚,聖光鋪開,化億萬軍魂,純白無瑕。

    那景國歷代軍魂戰魂遮蔽一半天空,如同無邊無際的披風落在方運身後。

    方運頭頂的浮現萬民文台、學海文台和血芒文台。

    萬民文台之上,無數人影落入詩頁之中。

    學海文台里,數條文心魚躍入詩中。

    那血芒文台之上,懸浮一顆星球,徐徐轉動,吸納所有軍魂。

    看到天空軍魂越來越少,每個景國人都悵然若失,都感覺那軍魂已經永遠離去,徹底離開景國,再也不會回來。

    雖為大學士出征詞,但寶光重重,已達大儒之境。

    最終,詩頁燃燒,化為虛影,萬軍在列。

    虛影炸開,無數軍士虛影如雲如霧,向四面八方飛散,落入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身體里,除了柳山等近乎叛國之人。

    即便是蠻族私兵也獲得這種力量。

    最後,那巨大的衛青之影融入方運體內。讓方運的身高生生提高一寸,身體更加強壯,思維更加敏捷,力量更大,能輕易撕裂妖侯。

    蠻族私兵驚喜地拍打撫摸全身,每個蠻族都感覺自己力量有明顯的提高,身體更加結實。

    人族的許多老兵也感應到,這首《滿江紅》形成的力量,比人族唯一一首傳世戰詩《常武》強大太多,即便是大儒使用三境的《常武》,力量也不足這首《滿江紅》的十分之一。

    畢竟,《常武》只是進士戰詩,而《滿江紅》是大學士戰詩。

    眾多將領感受到體內增加的力量,激動地看著方運。

    這首詩的作用,位居方運所有傳世戰詩之冠!

    出征詩又稱壯行詩,是人族最重要的戰詩詞,沒有之一,因為出征詩能讓大量的人族士兵的身體素質突飛猛進,少則維持數日,多則維持半年。

    若是長年累月獲得出征詩加持,人族士兵的身體會永久性增強,甚至連他們兒孫的身體都比尋常孩童強壯。

    人族為了創造出征詩費盡心血,普通的出征詩並不少,但進士或更高讀書人都能使用的傳世出征詩只有《詩經》的《常武》。

    而且,出征詩是所有戰詩中最難提升境界的類別,因為一首普通戰詩詞只要外放出去就算完成,詩人可以體驗到力量。

    出征詩不同,出征詩不僅耗費的才氣極多,而且只有落在人身上,才能體悟到這首詩的力量。

    《常武》只是進士戰詩,許多大學士或大儒甚至放棄修習《常武》,寧可自創普通壯行詩詞。但自創的壯行詩詞再好,也有巨大的局限性,只能用於一軍。

    進士戰詩是缺點,也是優點,可以靈活使用,而《滿江紅》只有大學士才能使用,這就導致不夠靈活,一些小股部隊外出無法得到《滿江紅》的力量。

    所以,這首大學士出征詞放在幾十年前,作用最多只有一半,因為當年的大學士數量極少,而現在大學士數量暴增,可以頻繁使用,再加上《滿江紅》是大學士戰詩詞,持續時間至少是半年,消除了文位太高的副作用。

    在場的將領們之所以激動,是因為現在這首《滿江紅》竟然能讓普通士兵的身體強度增加到妖將層次!

    普通大學士使用的時候,自然達不到這種效果,可大儒出手,並且煉至二境,再輔以文房四寶,絕對能達到這種效果!

    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時,每個普通士兵也能擁有妖將般的身體,那是因為半聖在列!

    半聖只要站在那裡,就能讓人族獲得強大的力量。

    現在,僅僅一首出征詩,就能讓人族大軍如半聖在側,這是何等偉岸之力。

    人族士兵之所以畏懼妖蠻,主要是身體力量差距太大,現在,身體力量差距縮小,憑藉人族的智慧和敏捷,憑藉那些苦練的殺敵術,從今以後,妖將以下的妖蠻,如土雞瓦狗!

    人族沒有氣血,普通士兵即便有妖將的身體也不具備妖將的殺傷力,但從現在起,面對妖將至少有回擊之力,而不是任由宰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