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所有人被這首曠古絕今的出征詞震驚的時候,一種極其晦澀但又龐大的力量自天而降。

    只有讀書人才能感受到那種天地元氣的波動,那力量龐大到必須要小心翼翼,因為稍有不慎便可能毀滅整座大校場。

    眾多人抬頭望天,就見一片奇特的水波在天空蕩漾,外放出奇特的氣息,籠罩在場所有被《滿江紅*怒髮衝冠》附著的人。

    柳山等少數人例外。

    這種時候,即便不是讀書人也感受到奇特的力量包圍自己,那種力量偉岸無上,自己生不出任何抵抗之心,只能僵立在那裡。

    許多人相互用眼神示意,猜測這是什麼聖物的力量降臨。

    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這根本不是一件聖寶降臨,而是留在聖院各殿的眾多聖寶或聖書齊齊出動,僅次於傳說中的百家降世。

    天空那奇特的水光,便是無數聖位力量匯聚后的現象,只有半聖才能看到那是法理交織、天道滌盪。

    無上的力量遲遲不離開,一些人慾哭無淚,因為每個人都感到自己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被這力量看透,彷彿赤.裸著身體站在大校場之中。

    另外一些人卻面帶微笑,即便還沒有擺脫那首《滿江紅》中的憤怒與壯烈,也依舊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因為,這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眾殿洗禮,這種力量遠遠超過雷鳴聖音。

    眾殿洗禮,連眾聖世家的弟子都無權享用,只有晉陞大儒后才能得到唯一的一次機會。

    眾殿洗禮,力量直接遍布人體的每一個部分,對人體形成一種全面的洗濯、滋養和增強,同時眾多聖物聖書的力量交織激蕩,對文宮以及文宮內的所有力量都有巨大的好處。

    眾殿洗禮,如沐聖人春風。

    這一次,眾殿洗禮的時間極長,一開始許多人驚恐,但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后,全都沉浸在其中,飄飄欲仙。

    方運慢慢閉上雙眼,神入文宮。

    就見文宮之上,奇光如雨。

    那些奇光無一明亮,全都無比奇怪,明明有一些鮮艷的顏色,諸如紫色、紅色、金黃等等,可無論顏色如何,在方運的感應中,那些光芒都無比暗淡,無比晦澀,彷彿改變了天地間顏色的性質。

    那不是顏色,而是深奧的法理,玄妙的聖道。

    法理聖道如四季,無法觸摸,無法看見,但卻可以通過萬物變化來推斷,那些奇光,並非法理與聖道本身,而是它們引動的力量。

    不止文宮、文宮星辰、文膽、自我雕像、奇書天地、文心燈火、文台等等在吸收眾殿洗禮,連那頭文宮蟠龍也在大口大口呼吸奇光。

    文宮蟠龍原本只是附著在文宮之上,但現在,它的身體竟然因為奇光的洗禮與文宮融合。

    文宮蟠龍似乎很不滿意這種變化,用力掙扎,讓文宮劇烈搖晃,導致方運神念震蕩,面色微白,但是,眾殿洗禮外放更強大的力量,將文宮蟠龍徹底鎮壓,把它的身體徹底與文宮牆壁交融,無法分開。

    文宮蟠龍只得放棄掙扎,如同報仇一樣大口吞吐奇光。

    方運神念遍布文宮,發現變化最大的是血芒文台,幾乎吸收了十分之一的眾殿洗禮。

    其他文台如被清水漂洗,緩緩增強,而血芒文台則如同水桶,直接吸收那些法理與聖道。

    血芒文台如同萬有之地,完全無懼這浩大堂皇的強大力量,拚命吸收。

    若是他人看到這一幕,定然驚駭至極,區區大學士的文台,竟然能直接吸收聖位層次的力量,大儒都做不到。

    方運自己都沒想到,這血芒文台竟然如此霸道,猜測原本的一界文台不會這麼強,恰巧趕上負岳背負血芒界,血芒一界擅長自我成長,而負岳擅長吸收外界力量,相互結合,才孕育出怪物般的血芒文台。

    隨著吸收的眾殿洗禮越來越多,血芒文台上的血芒界虛影越來越凝實,散發的氣息不變,但內部的力量越來越濃厚。

    方運心念一動,開始鑄就兵家文台!

    在這一瞬間,方運腦海中閃過無數的念頭。

    目前的兵家文台,最強的便是以兵書或兵家一位半聖為力量鑄就,雖然這樣會導致性質單一,但在特定時候發揮的力量最強,不過普遍來說,大多數兵家大學士還是鑄就適用性比較廣的文台,既能在戰場上幫助士兵,又能增強自己單打獨鬥的能力。

    不過,兵家至今沒有一種方運最想鑄就的文台。

    兵家聖廟文台!

    聖元大陸至今只有文廟,沒有兵廟。

    現在眾殿洗禮,其中就有聖道兵書與兵家聖寶的力量。

    方運立刻鑄就兵家文台!

    轉瞬間,一座文台憑空出現,文台基座之上,一件廟宇徐徐成形,廟宇的匾額之上,寫著四個字。

    武成王廟。

    文道孔聖為尊,而兵道則以姜尚姜子牙為尊。

    姜子牙被奉為兵祖,獲封武成王,齊國始祖,是兵家最先供奉的人物。

    方運開始鑄就武廟文台。

    武廟之***奉所有兵家半聖與部分兵家大儒。

    取所有兵家之所長,鑄就兵家最強文台。

    兵家浩瀚,甚至先於大部分百家聖道,一直位列最強聖道之一,更是對外第一中堅,與儒家教化一文一武,組成人族根基之一。

    所以,兵家文台的鑄就難度遠遠高於普通文台,而武廟文台一旦建立,必然是兵家最強文台,所以鑄就難度大大增加。

    即便有眾殿洗禮,方運也在不斷失敗。

    方運並不氣餒,鑄就文台與其說是不斷失敗,不如說是不斷修習,在這個過程中,方運要不斷回憶所讀兵書,對兵家之道的理解越發深刻。

    足足過了半刻鐘,那眾殿洗禮的力量上升,收入一片水光之中,徹底消失不見。

    方運睜開眼睛,嘴角噙笑,雖然武廟文台並未鑄就成功,但得益於眾殿洗禮,根基已成,接下來就是時間的問題。

    在場的所有人再度觀察自己的身體,驚呼連連。

    方運感覺眾人有異,於是也觀察自己身體,竟然也呆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眨眨眼,能讓自己驚呆的事情真不多,沒想到今天竟然發生了!

    眾殿洗禮,戰詩永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