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寫完詩題的一瞬間,吏部尚書古銘舟冷聲道:「方虛聖,北上路途艱辛,回返不易,莫要自誤!」

    古銘舟的聲音在半空激蕩,竟然動用了大學士的力量,威脅方運。

    眾多讀書人喝止,但又不敢使用舌綻春雷,怕影響方運到方運。

    方運卻聽而不聞,落筆緩緩繼續書寫。

    斷頭今日意如何?

    創業艱難百戰多。

    此去泉台招舊部,

    旌旗十萬斬閻羅!

    每一筆都彷彿有金屬鏗鏘之聲,彷彿在抒發此刻方運的情懷。

    開創功業需要經曆數不清的戰鬥,屠妖滅蠻的過程艱辛困難,就算現在被殺死又能如何?即便戰死,也要在地府召集那些戰死的同袍,在旌旗飄揚之中,帶領所有的舊部斬殺地府之主,繼續開創功業,繼續在地府與妖蠻戰鬥。

    所有人本來就意識到這可能是不尋常的詩詞,但看完全詩,更加驚訝。

    如果說上一首《滿江紅》充滿激烈的愛國衛國情懷和必勝的信心,那這首《北上平蠻兼贈柳相》則充滿視死如歸和抗爭到底的精神。

    「即便戰死,也要繼續戰鬥,這等心志,何等堅毅!」

    「英豪生而為王,死後亦永不屈!」姜河川喃喃自語。

    「吾輩之師,吾輩之長!」大儒周君虎微微低下頭,表達心中無限的景仰。

    「若非百戰人,難書此等詩。」

    「這首詩中,隻字不提妖蠻,但卻句句有妖蠻!這首詩內,同樣也沒有柳山,但卻有閻羅!」

    「只是,不知這首詩有何等力量。」

    在眾人的注視中,戰詩之上寶光重重,雖未有傳世,但也蘊含強大的力量。

    就見聖頁燃燒,化為一道筆直的黑色狼煙直衝天際,在千丈之高的時候,黑煙翻滾,凝聚成雲。

    最後,所有的黑煙化為一團黑雲。

    黑雲不斷翻騰,熟悉后,竟然變化成一座奇特的城市,但那城市十分奇特,陰森可怖,宛若鬼域。

    城門之上,刻有「酆都」二字。

    傳說中人死後進入之地,是閻羅居所。

    眾人心中充滿驚駭,無論這酆都城到底是真是假,從未有人成功喚出,即便是大儒干寶都未曾做到,而現在,這讓人看一眼便有徹骨之寒的傳說之地現世。

    這是一座空城,沒有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魎,但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魂魄飄飄欲飛,隨時可能脫體而出,被那恐怖的酆都城吸入,化為厲鬼。

    所為何來?

    不過眨眼間,酆都大門敞開,兩輛由黑色煙霧組成的戰車分頭疾馳,在後面留下細小的黑色煙塵。

    戰車之上旌旗樹立,由四匹戰馬拉扯,其上各有一將,看不清面容。

    剎那之後,兩輛戰車分別撞入柳山與方運的眉心。

    隨後,酆都城消散,一切看似恢復平常。

    古銘舟怒喝:「方運,你對柳相做了什麼?為何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偷襲?」

    柳山右手緊緊攥住,關節發白,虎視方運。

    「正如此詩所言。」

    方運說完,轉身走下閱兵台,騎上龍馬。

    「出發!」

    方運一夾馬肚,塵土輕揚,一千蠻族私兵緊隨其後。

    大校場上,數不清的人彎腰恭送。

    尤其是那些普通的士兵,望著方運的背影,想起《詩經》那八個字,被司馬遷用來形容孔子。

    高山仰止,景行仰止。

    德如高山,見之仰望;行如大道,人皆跟隨。

    送走方運,姜河川與陳知虛走到太後身側,三人低語。

    各處的官員只是站立著,沒有立刻走,都在等國君命令,也在偷偷觀察太后三人。

    不多時,姜河川輕咳一聲,舌綻春雷宣布:「校場之中,凡四十以下並進士以下,皆致仕退伍,學籍統一納入景國學宮。因人數眾多,皆入銅縣學宮分院,逐年選拔優異之人入京城學宮修習!」

    全場歡呼雷動。

    尤其那三十多萬的平民子弟,興奮的滿面通紅。

    學宮,乃是各國文化的中心和教化的高峰,僅次於聖院。

    無論是文院系、文官系還是軍方,在提拔官員時,若兩人資歷文位相近,倘若有一人曾入學宮,另一人不曾入,那前者幾乎必然會高升。

    一國學宮,在各國百姓眼裡就是通天大道。

    進入學宮,不僅吃穿用度全部免費,甚至還有不菲的收入,比當兵的軍餉高很多。

    對於這些人來說,最重要的便是教育資源,有數不清的書籍,有最優秀的講郎,只要刻苦努力,必然成為讀書人。

    不久的將來,僅僅在這座大校場內,就可能誕生三十萬秀才,而且是身具永固《滿江紅》的秀才,生存能力強於舉人。

    方運的名字,烙印在每一個士兵的心上。

    蛟馬乃是一等一的坐騎,蠻族又能吃苦耐勞,一路上,所有人吃喝都在馬背上,到了晚上,蛟馬實在過於疲憊,所有蠻族下馬奔跑,待蛟馬充分休息后,繼續騎乘。

    一天一夜,便可行進兩千里。

    第二天傍晚,千乘騎兵已經看到燈火輝煌的寧安城。

    但城是空的,因為幾乎所有百姓都站在寧安城南門之外,翹首以盼。

    一根根火把照耀著一張張充滿喜悅的面龐,照耀著一顆顆雀躍的心。

    許多人大包小裹、拖家帶口,有人捧著棉服毛衣,有人挎著籃子裡面裝著甜棗水果、饅頭雞蛋,有人抱著襁褓中的兒女不斷提醒他們看方運,還有人推著各種小車,上面裝滿了食物。

    沒人在乎方運會不會吃這些東西用這些東西,他們不會考慮這些問題,只會拿出自己應該拿的東西。

    敬若神明,虔心供奉。

    在寧安城外的益水河上,十座怒濤戰台一一排列,長江最精銳的水軍皆立於其上,長江水軍大都督敖煌趾高氣揚懸停在空中,等待方運閱兵。

    在全城百姓的前方,是一隊隊的讀書人、妖鐵騎兵與蠻族私兵。

    加上方運帶領的,蠻族私兵總數已經達到五千。

    兩千妖鐵騎兵嚴陣以待,軍容肅正,遠比那四千蠻族私兵更加引人注目。

    不過,蠻族私兵之中,有四頭妖王和蠻王狐璃,震懾全軍。

    在妖鐵騎兵之前,則是人數高達五千的人族騎兵,而且全都是讀書人,文位至少是秀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