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讀書人來自各國,甚至有眾聖世家子弟,皆是受方運感召而來,有的已經舉家遷徙到寧安城,長期居住。

    這些人都騎著蛟馬,皆是原蛟聖宮之物。蛟聖宮在東海中有許多島嶼,其中一部分被西海、南海和北海龍宮搶先一步席捲,剩下一些並不重要的島嶼。

    即便如此,每年也能為景國提供十萬蛟馬。

    方運策馬疾馳,接近寧安城后,數不清的百姓大聲歡呼。

    「方虛聖秋安!」

    「小方縣令秋安!」

    歡聲如潮。

    尤其是那些小孩,不管認識不認識方運,都拚命地大喊。

    在寧安城,方運永遠是最熟悉的人。

    方運舌綻春雷道:「寧安城的父老鄉親、同僚文友,此番北上,為救友人張破岳,不便逗留。待救回張破岳,必回返寧安,黃花黃酒,再敘舊話!」

    寧安城百姓紛紛答應。

    方運向眾人一抱拳,沖向橫貫益水河的怒濤戰台,不過,方運多掃了一眼那由讀書人組成的五千人騎兵營。

    一些人有種錯覺,方運似乎向騎兵營輕輕點了一下頭。

    蠻族私兵與讀書人騎兵則調轉馬頭,跟上方運的隊伍。

    馬蹄如鼓,塵土如濤,滾滾向前,勢不可擋。

    萬人騎兵,以怒濤戰台為橋,躍過益水河。

    敖煌嗷嗷叫道:「方運,我也要去!」

    「你駐守寧安城,指揮水軍,防止蠻族偷襲,不得有誤!」方運頭也不回吼道。

    敖煌頓時蔫了,一臉不情願地看著一萬騎兵的背影。

    過了一會兒,敖煌仰頭望天,喃喃自語:「看來本龍要努力了,不然跟不上方運的腳步了。負岳那孫子那麼強,本龍豈能輸給他?不過在那之前……」

    敖煌轉身,神氣活現地大聲叫道:「孩兒們,操練起來!」

    水妖們一邊在心裡罵娘,一邊認認真真操練。

    隊伍過了益水河后,行軍速度開始變慢。

    蠻族私兵領袖、妖王狐璃跟在方運左後方。

    五千讀書人騎兵領袖則是陳聖世家的大學士陳佑道,此人原本只是普通翰林,在陳聖世家地位平平,但因為聽過方運開講,得天花亂墜,書道畫道進入三境,躍然紙上,因此晉陞大學士,一直駐留在寧安城。

    陳佑道自知其他天賦有限,所以徹底放棄晉陞大儒,主攻畫道,又因多次得見真龍敖煌,竟然凝聚成少見的畫龍點睛文台,一舉成為人族有名的畫道大家,拜訪求教之人絡繹不絕。

    陳佑道不為外物所動,一直留在寧安城,不斷深研畫道,而且專研戰畫,只為有朝一日為國立功。

    人族大學士雖日漸增多,但終究已入人族高層之列,或在修鍊,或駐守各地,或前往兩界山,真正常駐寧安城的極少,而且並不擅長戰鬥,只有這陳佑道以戰畫見長,成為這支「文安軍」的領袖。

    過了益水河,隊伍的陣形立刻發生變化,方運不斷下令,就見一頭又一頭蠻族斥候騎乘蛟馬向四面八方奔跑。

    與此同時,張破岳送給方運的鷹滄高飛在天,展翅滑翔,俯察天地。

    鷹滄翼展超過十丈,早就達到妖侯巔峰層次,不出半年便能晉陞為妖王。

    一直到深夜,隊伍才安營紮寨,開始修習。

    蠻族可以堅持奔波三五天不受影響,但人族讀書人做不到。

    第二日,吃過早飯,方運使用《滿江紅》為眾人壯行,大幅度增強新加入的蠻族與人族的身體,隨後啟程。

    在三連戰堡五百裡外,遇到一個從三連戰堡疾馳而來的斥候。

    蠻族圍三闕一,深諳兵法,景國與三連戰堡也因此沒有斷了聯繫。

    那童生斥候正要下馬下拜,方運朗聲道:「隨我一同前行,路上說。」

    「是!」

    「三連戰堡戰況如何?」方運問。

    「蠻族很惡毒,就是在消磨我們的兵力,逼我們使用添油之法,不斷被他們消耗。若朝廷再不派救兵,只能堅持兩三個月,一旦入冬必敗無疑。」

    「張將軍情況如何?」

    「每日風吹日晒,非常憔悴,不過神韻還在,意志不屈!」斥候道。

    「蠻族如何?」

    「蠻皇昨日親臨。」

    僅僅這六個字,便讓所有人心神一震。

    陳佑道眉頭緊皺,道:「方虛聖,這蠻皇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昨日抵達,莫非是沖著您來的?」

    那斥候道:「啟稟方虛聖,三連戰堡眾將一致認為,蠻皇是為您而來。您應該先行離去,不宜前往。請您三思。」

    方運沉吟不語。

    「景國與蠻族兩聖不出手,但聖位之下卻無顧忌。那些大蠻王出手,我等或許可抵擋,若是蠻皇親自出手,您只能束手就擒。」

    斥候道:「三連戰堡雖有大量新式機關,足以威脅蠻皇,但若是蠻族從四面包圍,一旦攻破城頭,那些機關便成了廢品,無法保護您。不過,我們都猜測蠻皇會在路上伏擊您,實際並沒有。」

    「他更怕遇伏。」方運道。

    陳佑道點點頭,道:「的確。蠻族絕對不敢跟您玩陰謀,就算他們想玩,蠻族裡的逆種文人也會阻止他們。被人族兵法解決的蠻族太多,更何況,連半聖世家都被您玩弄於股掌之間,那些蠻族更不敢貿然出手。他們定然會在您進入三連戰堡后,發起總攻,從正面殺死您。這樣的話,半聖都無法出手相救。」

    斥候介面道:「蠻族那半聖寶物異常厲害,就算半聖出手,也能暫時阻止,您千萬小心,畢竟水族都被那寶物趕走。」

    「他們倒是好算計。」方運道。

    「當然,他們知道你只要在聖元大陸,極有可能會救張破岳,所以我們一直懷疑,這三連戰堡與張破岳,就是蠻族的誘餌,目的就是您。我們三連戰堡全軍上下都不願意您來,因為我們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您對人族的貢獻。」

    方運卻岔開話題道:「前線下來的老兵如何?」

    「少數不能戰鬥的已經被送走,剩下的與新兵混編,成為戰事的主力,讓許多新兵快速成長。我們都已經聽說了您的《滿江紅》,可惜許多大學士無法離開,不能去聖廟學習。您既然來了,就可以直接向您學習。」

    「鷹滄!」

    鷹妖侯鷹滄快速下降,在半空盤旋。

    「你前往三連戰堡,傳我軍令,全軍做好準備,明天開始撤退!」

    「遵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