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斥候騎著蛟馬全力沖向三連戰堡。

    方運則遙望天際盡頭,三座巨大的黑色要塞連在一起,在更遠處的天空,數以百計的鷹妖在天空盤旋。

    「哼!」

    方運冷哼一聲,就見鷹妖盤旋之處晴空生雲,烏雲滾滾,電閃雷鳴,瞬間殺死妖王之下的所有鷹妖,即便鷹妖王也急忙下降。

    遠處眼看就要降下傾盆大雨,一道奇特的紅光衝天而起,驅散所有的烏雲。

    蠻族半聖寶物焚天爐的力量。

    隨後,蠻族上空不斷凝聚烏雲,但不斷被焚天爐的力量驅散,反覆不休。

    這八月的天,竟比六七月份更加陰晴不定。

    足足前行了兩百里,方運才停止試探焚天爐的力量。

    方運身後的讀書人與私兵眼中都充滿尊敬,數百里之外利用烏雲雷霆誅殺妖族,大儒也能做到,但絕不會如此輕描淡寫。

    陳佑道道:「方虛聖,看樣子,蠻族會放我們進三連戰堡,三天之內,必然會四面包圍。據我所知,在您抵達寧安后,戍守狼聖山的狼聖軍已經開拔,應該會在三日內抵達三連戰堡。狼聖軍一旦抵達,蠻族必然不惜一切代價攻破三連戰堡。」

    「狼聖軍是草蠻最強之軍,狼戮利用妖界秘法親自培養,實力絲毫不下於妖界主力軍,甚至有傳言說狼聖軍的各營首領都出自妖界主力軍。三十萬狼聖軍一旦出擊,若無險可守,我景國至少要五百萬精兵才能攔截,現如今,連號稱天下無敵的武國,精兵也只有三百萬而已。所以,我們要在狼聖軍抵達之前撤離。」方運道。

    陳佑道鬆了口氣,道:「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會害怕您意氣用事,妄圖趁機重創狼聖軍。」

    「三連戰堡的確不是解決狼聖軍的地方,但寧安城外可以。」

    陳佑道無奈望天。

    狐璃望著方運,一言不發,只是眼中隱藏著淡淡的憂慮。

    隊伍一路順利抵達三連戰堡之下。

    三座戰堡近看極其宏偉,每一座要塞城牆的高度都有二十層樓那麼高,這些城牆的建築材料都是工家精心準備,異常堅固,即便妖王蠻王也難以擊破。

    三座要塞連在一起,如同三尊銅牆鐵壁的巨人擋在蠻族的必經之路上。

    中間要塞的鋼鐵大門徐徐上升,絞索捲動聲震耳欲聾,隨後就見一位大儒、三位大學士與眾多讀書人騎乘蛟馬,出門迎接。

    為首的赫然是當年方運舉人試的考官,乞丐皇叔趙景空,但此人已經完全脫離景國皇室,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晉陞大儒,早早外出歷練,今年剛剛回到景國。

    趙景空原本駐守玉陽關,但因為蠻皇出動,他才來到三連戰堡。

    方運仔細一看,此刻的趙景空除了換上紫色大儒袍,其他方面與當年毫無二致,還是亂糟糟的頭髮和鬍子,臉上黑乎乎的一下雨都能衝出泥印子,即便是紫袍上都處處是污跡。

    這位趙景空的目光渾濁,面色頹廢,看上去就像是個糟老頭子,但沒人小看他。

    方運道:「軍務要緊,一切從簡,不必多禮。我們一邊進城一邊說。」

    趙景空懶洋洋地道:「方虛聖來了,那我就放心了,從現在開始,三連戰堡的大權由您掌管,我去睡覺了。」

    說完,趙景空竟然調頭離開。

    雙方的讀書人直翻白眼,這趙景空也太憊懶了,恐怕就算見到半聖也這副樣子。

    方運早就知道趙景空的性子,猜到他在全力修習,並不在意,而是看向三位大學士。

    這三位大學士中,有兩位是工家大學士,張源與張河。兩人都是張衡世家之人,原本都在工殿任職,現在辭去聖院職位,表面以景國人的身份加入軍中,實則全權負責工殿機關在景國的使用。

    另外一人則是景國的兵家大學士劉宏,在兩年前晉陞大學士,兵法謀略皆不凡,此人鬚髮皆白,滿面皺紋,飽經風霜,為人老成持重,做事四平八穩,又心細如髮,不善進攻,極善守御,整座三連戰堡在他的指揮下完美運行,至今未出紕漏。

    「見過方虛聖!」三位大學士齊齊施禮。

    方運點點頭,一夾馬肚,道:「三位帶路,我們先去北城頭看看。劉老將軍,您說說此地的具體情況。」

    劉宏略一思考,便回報此地軍務,條理分明,言簡意賅,未等抵達北城牆,方運便對此地的敵我雙方的實力、軍情、補給、軍心、機關等等各方面有了準確的了解。

    最後,劉宏微笑道:「蠻族年年飢荒,縱然他們可以吸收天地元氣維持,可沒有足夠的食物,身體依舊在持續衰弱,整體實力下降明顯,聽說,這都是得益於您當年的計策。」

    「年少妄言,算不上計策,還是人族群策群力的結果。」方運謙虛道。當年方運文位太低,獻上削弱蠻族之策又太過狠辣,人族怕蠻族暗殺方運,一直沒有公開。現在禁令不如當年那麼嚴格,許多人已經從各種途徑了解,蠻族之所以連年鬧飢荒,方運居功至偉。

    張源與張河是典型的工家人,除非方運問起,一路上一言不發,兩人更關心機關。

    眾人即將抵達城頭,劉宏眼中閃過一抹憂色,隨後道:「破岳將軍被綁在前方,您……別衝動。」

    方運面色浮現細微的變化,點點頭,卻岔開話題,道:「撤退之事,準備得怎麼樣了?」

    劉宏道:「聽說您要帶我們回返寧安,下官就開始準備,明日清晨便可順利撤退。不過……如何應付追兵,下官束手無策。」

    「我自有手段。」方運道。

    「那下官只須聽令行事。」劉宏暗暗鬆了口氣。

    身後的眾多讀書人聽到這麼說,眼中都閃過一絲喜色。

    既然來到這裡,每個人都做好馬革裹屍的準備,但如果能活著離開,自然值得慶賀。

    方運在前,四位大學士與其他人在後,登上三連戰堡城頭。

    城頭之上,血跡斑斑,奇特的腥臭味湧入鼻腔。

    方運卻滿不在乎,跟兩界山比起來,這裡簡直如鄉間田園。

    方運身後一些未經歷過大戰的讀書人則面色變幻,胃中翻騰,竭盡全力才壓制住身體的不適。

    方運隨意一掃,這三連戰堡的城頭如同縮小的兩界山城頭,近處有許多滑軌,大量的機關樹立,眾多士兵立於前方戒備,數不清的戰詩兵將擋在第一線。

    還有一些士兵正在清潔城頭。

    一場大戰剛剛結束。

    .
最近更新小說